中国评书网 > 其他小说 > 一念成魔 > 35 三十五 火翼
    寒域万丈地底,有一个方圆数十丈的地底窟穴。此处常年黑气弥漫,伸手不见五指。

    往下望去,深不见底的黑气深处,隐隐有红光透出,妖冶非常。稀薄到几乎没有的空气,四处蔓延着硫磺火煞的味道。

    段瑶甫一进入,就觉一股沉重之极的地煞阴气,从四面八方挤压过来,热浪滚滚灼人,只欲将头发衣衫也烧着起来。她心念一动,身上青木簪自行发动,放出一团绿莹莹的碧光,将她身笼罩在内。

    姑射涵冷哼一声,忽将手一扬,已是抛出一颗明光闪耀的宝珠,洒出一片清光银辉,将两人周身照定。这清光银辉照在身上,却是一片清凉之感,就连心中的燥热似乎也散去许多。

    他再一扬手,空中顿时现出一只散着五彩光华的小巧炉鼎,璀璨辉光映得周遭一片光明,只见那炉鼎四面刻有各种奇形异兽的图纹,周身云气缭绕,直将那地煞黑气也冲淡开去。

    “此乃鸿钧万象鼎,当年我度劫之时,曾收摄有一缕劫云在内。我观你体内天罡之气不足,如果任其自行增长,不知要到何年何月才能发出天罡剑气。这劫云乃是天地间至纯至烈之物,你若能将它收归己用,定有事半功倍之效……”

    段瑶听他此言,不禁又是心神大震。先前早知他法力高深,没想到竟然连天劫也奈何不了他,如此一来,自己要对付得了他,却要等到何年何月去?想到此处,心中已是冰凉一片。

    她神思恍惚,便没听见姑射涵说了些什么,直到他一双寒眸直直扫了过来,口中轻慢道:“……徒儿可明白了?”

    段瑶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只见姑射涵手指微动,便有一团白光从他指尖飞出,在空中攸忽散成四道,分别落在四个角落里。他长袖一拂,一片纯白□□散了开来,再看时,地上赫然已经形成一个阵法,正中一团银白奇光,有如天眼,似合非合,四周探出无数条纤细银丝,光华流动,连接成一环环奇特而又华美的纹路,直与方才那四道白光连接起来。

    万象鼎正置于天眼之中,此刻却有一线五彩的烟气,从鼎中冉冉升起,凝而不散,仿似轻烟飘摇,捉摸不定。地底黑煞烟气碰上,竟纷纷散了开来。

    姑射涵做完这一切,转身对段瑶道:“从今日起,你需每日进入这万象鼎中,收取劫云化为己用。一个月后,为师再对你进行考验,如若完不成,你便需再入冰火雷震塔历练一番。”

    段瑶对他这种『完不成就要受惩』的举措,早已经习以为常,当下问道:“为何要选在这个地方?地面上不可以吗?”

    姑射涵道:“劫云火属,若是在冰宫之中,威势就要减弱许多。徒儿不必多问,只需照为师传授于你的方法,依法施为即可。”

    段瑶觉察出他似有不悦之色,当即不再多问,径将目光转向那正中的鼎炉,心中默念那运转的法咒。

    姑射涵忽伸手一招,却将悬在空中的宝珠招回手中,只见银光璀璨的一团,耀人夺目。

    “此物唤做雪魂珠,乃是千年冰蛛元魂所化,你且拿去防身。”说到此处,声音微寒道:“我姑射涵的徒弟,如何能用外人之物,你那青木簪,以后还是莫要拿出来的好。”

    “……”段瑶早将木簪的法力撤去,此刻听他言及,不由将手探入锦囊中摸了一摸,触及那温润清华的木质,这才安下心来。又想他既然这么说,应该也知道这木簪主人是谁,心中又是跳了一跳,只强将满腹的疑问生生压下,伸手接了那雪魂珠过来。

    只觉触手凉沁宜人,注入灵气,周身即放出一圈冷月银光,顿将周遭炙烈之气纷纷驱散了去。

    姑射涵道:“进出地穴的符咒已附在雪魂珠上,为师这几日别有他事,也不来监督于你,你自行斟酌即可。”

    段瑶听他此言,正是求之不得。脸上却不表现出来,低头应了一声,便见眼前玄光一闪,他人已经不见踪影。

    ******************************************

    鸿钧万象鼎,为上古仙人遗留之物,内蕴天地鸿蒙,森罗万象,中间更摄有异兽精魂无数。姑射涵虽以法力将之镇压,却犹可见其影,鼎炉壁上,映有无数异兽化形,幻作魔影重重,黑气滚滚,若是心志不坚,很容易就会迷惑其中,再难返回现世。

    段瑶所要寻那一缕劫云,早在万象鼎中化成烛火蛇的原型,头顶长角,独目电光,周身金光闪耀,火气缭绕,在一团黑气魔云中间格外醒目。偏偏只是那细长的一条,灵动矫捷非同寻常,往往上一刻还见它在身前,下一刻就转到身后去了。

    更兼之此物乃九天劫雷化身,本来蕴含极强威力,修道之人遇上它,若是没有相应的法力来抵御,往往第一时间就会被轰成飞灰。此刻虽然在这万象鼎中被压制了许多,仍是霹雳火性,势如金刚,暴虐无匹,稍有不慎就会反被其所制。

    …………

    段瑶直到第五日上,才堪堪从它身上收取到一丝法力,天罡之属果然非同寻常,仅这一丝,已然抵过她数年之功。当下愈发用心对付,到第十日上,已将那烛火蛇的灵力吸走大半,要部化归己用,也只是时间早晚而已。

    眼见那一条小蛇已是变得又细又短,行动间也颇有迟滞,段瑶正欲一鼓作气将之数收服,冷不防外界传来一声大震动,竟连万象鼎的炉身也骤然晃动了一下。她被此冲力一撞,手上法诀顿时打偏,一道灵符飞出,竟绕过那烛火蛇,直直击在鼎壁一只紫翎天禽身上。

    只听一声长唳,那天禽额头三只眼睛突然睁开,绽放出一片紫焰光华,双翅一展即从壁上飞出,口中喷出一道奇形光焰,长喙一啄,竟将那一截烛火蛇一口吞下。

    段瑶被眼前的变故惊得目瞪口呆,正要上前去看,就觉鼎身一阵剧烈震动传来,她神念稍动,已知是外围阵法被人所触,只是这个时候,却会有谁来打扰于她?刚这么一想,之觉炉身又是一股巨力袭来,她再不迟疑,右手法咒一收,纵身一跃,化作一道白光冲出鼎炉!

    轰————

    迎面纵横交错的火焰,奇热高温扑面而来,段要在地上就势一滚,便即立起身来,胸口雪魂珠早已放出一圈银色光华,将她护在其中。

    她回身一看,只见一人身形极为高大,红发犹如火烧,一身赤血长袍,遍身更有无穷火焰缭绕,正站在阵眼之处,探手朝那鸿钧万象鼎抓去。

    “小贼你敢!”段瑶见他就要得手,心急之下,扬手发出一道大雷,直朝那人劈去。

    轰隆一声,雷霆与他身上火焰一撞,陡然消散无形,那火焰却也压得弱了三分,段瑶更不停顿,周身腾起雷光阵阵,如无数银蛇奔腾,带起道道白光尽数朝那人攒刺过去。

    雷光霹雳,刚到近前,陡然有一道烈焰火墙腾起数丈高,直将她的攻击尽皆挡了下来,火焰中那人转回身来,嘎嘎一声怪笑:“哪个小辈敢暗算本君?简直找死!”

    只见他大手一扬,忽有一团火云化作烈兽,携带起满身熊熊火焰,热浪袭人,转眼已逼至眼前。

    段瑶躲闪不及,就地一滚翻至侧面,扬手一挥,漫天乌金星芒,离火神针散开了来,顿将那团火云拦住。却听那人咦了一声,有些惊异的道:“你这女娃娃还有几分本事。”

    他一双倒三角眼猛地一张,喝道:“可是得罪了本魔君,一样要死!”

    巨口一喷,忽有一道长及数丈的烈焰奇光,如剑气穿涌而至!段瑶大惊跃开,不料那道奇光竟如跗骨之蛆,紧紧追在她的身后。这地穴原本狭小,她根本无从躲闪。耳边听得那什么魔君得意大笑,段要心中一怒,突然转身反朝他扑将过去。

    “女娃娃倒是好胆识!本君且看看你还有什么招数!”那魔君怪笑一声,只将左手一扬,又是一团火云奔出,霎时将她淹没其中。段瑶虽有那雪魂珠护持,仍是被热浪熏得一窒,只觉如焚的灵压陡然压迫过来,身后也是灼然一痛,方才那道奇光也逼了近来。

    正在此时,那地上的鸿钧万象鼎猛然剧烈震动,鼎口一喷,忽有一道紫焰光华冲天而出!

    莹紫光华一绕,陡然缩成一星流痕,在空中一划,直如萤火虫一般,拖出长长的流痕碎影子。

    那魔君见此情形,大喜叫道:“迦楼罗火翼!果然在此!”也顾不上理会段瑶,腾身一跃,手中放出一团红光奇光,就朝那团紫焰扑将过去!孰料那道流光看似缓慢,却比闪电更为迅捷,任他几次三番施法拦截,始终被它轻松躲闪过去。那魔君却是锲而不舍,连连追赶不已。

    段瑶趁此机会,早从火云中脱身出来,在空中一折,便将近在咫尺的那道奇光避了开去。她五指凝成爪形,只一捞,便将地上那兀自震颤不休的万象鼎收起,跟着两指一并,反手一指,指尖乍然一道凝练至极的白光射出,直若剑光化形,正迎上紧追在身后的那道奇光,只听一阵刺耳的嗞嗞声响,两者在空中同时爆散开来。

    原来她这几日体内天罡之气渐长,隐隐已能领悟这天罡雷剑气的法诀,此刻一试,果然威力非同寻常。

    段瑶收了那鼎,就要驱动符咒离开此处,不料那道紫焰被魔君四处追赶,正巧赶到这个角落,仿佛猛然受到感应一般,长长的流痕遽然收拢,只化作一星紫芒,电驰星掣而来。段瑶只觉眼前光华一闪,刹那间一道奇光猛地射入眉心之中,顿时脑中轰然一声,被那股冲力一撞,恍似神魂俱消,身摇影坠,砰然撞入身后石壁之中,一时间土石崩裂,直震得天顶上石屑碎片纷纷扬扬落了下来。

    那魔君眼看就要到手,竟然横生此种变故,直气得暴跳如雷,厉声喝道:“兀那女娃娃,速速将那迦楼罗火翼交出来,否则本君要你死无葬身之地!”

    原来他乃是天穹山烈火宫魔君,本命属火,正需要一样纯火之物炼制魔教至宝,恰好算出这寒域底下将有那西方神鸟迦楼罗精魄出世,便借了好友一枚钻地梭,趁了寒域主人不在之时,意欲抢先将之夺取过来。

    那火翼乃是纯火精华,对火属之人最有裨益,他原本势在必得,此刻却眼睁睁的看着别人将之拿下,功亏一篑之下,再也顾不得是否会得罪此间主人,只将周身一震,陡然间火光大盛,无数火鸟火兽从他身上纷涌而出,卷起无穷热浪,加上地穴本身带有的煞气黑烟,燃燃滚滚,直欲将整个地穴如烤炉一般烘将起来。

    不料他这边无穷火云刚刚显性,就见那紫衣少女从石壁当中腾跃而出,手指如爪,双目赤红,张口一喷,一道华美至极的紫焰奔出,迎风一长,幻出流焰三千,以燎原之势狂奔怒吼而来。

    轰————

    轰————

    两团火云碰上,直如天崩地裂,这地底石窟原本狭小,哪里经受得住这股冲力,只见周围石壁纷纷如纸屑脱落,寸寸碎裂开来。顶上更是有万钧力道压下,空气凝聚如质,压强之下,那坚硬如铁的花岗岩就如木料一般,轰然碎成粉末。

    烈火魔君见此情形,知道是这地壳承受不住两人的灵气,马上将要坍塌下来,此处乃是万丈地底,一旦被困,绝无生路可逃,他见那少女被无边气浪一掀,便如一片轻羽直往那地底深渊处落去。他深知地脉中黑煞阴气狠毒无比,人若下去是必死无疑,暗自骂了声晦气,自钻入钻地梭中逃命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