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 三十五 火翼(第1/3页)
    寒域万丈地底,有一个方圆数十丈的地底窟穴。此处常年黑气弥漫,伸手不见五指。

    往下望去,深不见底的黑气深处,隐隐有红光透出,妖冶非常。稀薄到几乎没有的空气,四处蔓延着硫磺火煞的味道。

    段瑶甫一进入,就觉一股沉重之极的地煞阴气,从四面八方挤压过来,热浪滚滚灼人,只欲将头发衣衫也烧着起来。她心念一动,身上青木簪自行发动,放出一团绿莹莹的碧光,将她身笼罩在内。

    姑射涵冷哼一声,忽将手一扬,已是抛出一颗明光闪耀的宝珠,洒出一片清光银辉,将两人周身照定。这清光银辉照在身上,却是一片清凉之感,就连心中的燥热似乎也散去许多。

    他再一扬手,空中顿时现出一只散着五彩光华的小巧炉鼎,璀璨辉光映得周遭一片光明,只见那炉鼎四面刻有各种奇形异兽的图纹,周身云气缭绕,直将那地煞黑气也冲淡开去。

    “此乃鸿钧万象鼎,当年我度劫之时,曾收摄有一缕劫云在内。我观你体内天罡之气不足,如果任其自行增长,不知要到何年何月才能发出天罡剑气。这劫云乃是天地间至纯至烈之物,你若能将它收归己用,定有事半功倍之效……”

    段瑶听他此言,不禁又是心神大震。先前早知他法力高深,没想到竟然连天劫也奈何不了他,如此一来,自己要对付得了他,却要等到何年何月去?想到此处,心中已是冰凉一片。

    她神思恍惚,便没听见姑射涵说了些什么,直到他一双寒眸直直扫了过来,口中轻慢道:“……徒儿可明白了?”

    段瑶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只见姑射涵手指微动,便有一团白光从他指尖飞出,在空中攸忽散成四道,分别落在四个角落里。他长袖一拂,一片纯白□□散了开来,再看时,地上赫然已经形成一个阵法,正中一团银白奇光,有如天眼,似合非合,四周探出无数条纤细银丝,光华流动,连接成一环环奇特而又华美的纹路,直与方才那四道白光连接起来。

    万象鼎正置于天眼之中,此刻却有一线五彩的烟气,从鼎中冉冉升起,凝而不散,仿似轻烟飘摇,捉摸不定。地底黑煞烟气碰上,竟纷纷散了开来。

    姑射涵做完这一切,转身对段瑶道:“从今日起,你需每日进入这万象鼎中,收取劫云化为己用。一个月后,为师再对你进行考验,如若完不成,你便需再入冰火雷震塔历练一番。”

    段瑶对他这种『完不成就要受惩』的举措,早已经习以为常,当下问道:“为何要选在这个地方?地面上不可以吗?”

    姑射涵道:“劫云火属,若是在冰宫之中,威势就要减弱许多。徒儿不必多问,只需照为师传授于你的方法,依法施为即可。”

    段瑶觉察出他似有不悦之色,当即不再多问,径将目光转向那正中的鼎炉,心中默念那运转的法咒。

    姑射涵忽伸手一招,却将悬在空中的宝珠招回手中,只见银光璀璨的一团,耀人夺目。

    “此物唤做雪魂珠,乃是千年冰蛛元魂所化,你且拿去防身。”说到此处,声音微寒道:“我姑射涵的徒弟,如何能用外人之物,你那青木簪,以后还是莫要拿出来的好。”

    “……”段瑶早将木簪的法力撤去,此刻听他言及,不由将手探入锦囊中摸了一摸,触及那温润清华的木质,这才安下心来。又想他既然这么说,应该也知道这木簪主人是谁,心中又是跳了一跳,只强将满腹的疑问生生压下,伸手接了那雪魂珠过来。

    只觉触手凉沁宜人,注入灵气,周身即放出一圈冷月银光,顿将周遭炙烈之气纷纷驱散了去。

    姑射涵道:“进出地穴的符咒已附在雪魂珠上,为师这几日别有他事,也不来监督于你,你自行斟酌即可。”

    段瑶听他此言,正是求之不得。脸上却不表现出来,低头应了一声,便见眼前玄光一闪,他人已经不见踪影。

    ******************************************

    鸿钧万象鼎,为上古仙人遗留之物,内蕴天地鸿蒙,森罗万象,中间更摄有异兽精魂无数。姑射涵虽以法力将之镇压,却犹可见其影,鼎炉壁上,映有无数异兽化形,幻作魔影重重,黑气滚滚,若是心志不坚,很容易就会迷惑其中,再难返回现世。

    段瑶所要寻那一缕劫云,早在万象鼎中化成烛火蛇的原型,头顶长角,独目电光,周身金光闪耀,火气缭绕,在一团黑气魔云中间格外醒目。偏偏只是那细长的一条,灵动矫捷非同寻常,往往上一刻还见它在身前,下一刻就转到身后去了。

    更兼之此物乃九天劫雷化身,本来蕴含极强威力,修道之人遇上它,若是没有相应的法力来抵御,往往第一时间就会被轰成飞灰。此刻虽然在这万象鼎中被压制了许多,仍是霹雳火性,势如金刚,暴虐无匹,稍有不慎就会反被其所制。

    …………

    段瑶直到第五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