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 三十四 冰宫(第1/3页)
    万年寒域,极地冰宫。

    这里,终年见不到阳光。天空总是被一层灰蒙蒙的云气覆盖,其下是一望无际的冰原。茫茫雪野,凌厉的寒风在原野上哀嚎怒卷,疯狂的撞击着一切阻挡住去向的障碍,不时有那稍微高出地面的雪堆被风摧毁,散成满天晶状碎末。风中夹杂着雪粒,刮在脸上如刀割般森寒。

    目所极处,一脉高耸入云的冰川如同天门矗立,在雪原上投下极重的一笔,山体冰层凝聚之至,以至于中心隐隐玄黑的色泽,没有人知道它存在了多长时间,也从没有人能上到山顶上去。

    距离冰原数千里外的陇西回廊,夹在重重大山之间,呈扇形而卧,水草丰美,向来是游牧民族乐意停留的地方,也就以此处为界,再往前,翻越几座高山,就是那冰原的所在。

    传闻那冰川之巅住着一位神仙,相貌如处子,肌肤若冰雪,三百年前曾有人穿越冰原,历经千险到达那冰川所在,却不知为何触怒了那位仙人,致使族人也受到牵连,天降巨雷,风雪交加,一夜之间便将那个部族数杀尽,甚至连其存在的痕迹,也都被抹灭得干干净净。

    从此再没有人敢踏入冰原,那里被当地牧民视为禁地,世代相传,绝不可轻越雷池一步。

    ………………

    …………

    此刻这被视为禁地的冰川上面,天顶处浓云密布,将天空也遮蔽开来,云层卷成一个巨大的旋涡,中有道道红光射出,电光闪闪,雷鸣轰轰,一阵紧似一阵的轰隆巨响从中传了出来,震人心魄,荡人心魂。

    云层中央却有两条人影,一道黑色,一道紫色,带出长长的流光,比闪电更为迅捷,如幻影一般,以肉眼几不可见的速度在雷电中间交错穿行,所过之处,漫天的雷击也朝着他们而去,电光聚集在两人周围,不断纠缠、碰撞,闪电如银蛇缠绕,在暗色的天幕上画出缭乱的银痕,直搅起雷光阵阵,乌云滚滚翻腾起来。

    不消多时,黑云式微,雷电也似乎小了许多。那两道人影当中,势力较弱的一方,突然身形一顿,周身雷光大作,带起一道长虹般的紫光,经天而过,直朝着另一人冲撞过去,只听砰的一声巨响,空中如同焰火绽放,霎时溅出无数星芒流痕,直如银河星落,绚丽非常。

    漫天的乌云瞬间消散,空中陡然落下一道人影,眼瞧着就要撞上冰川,忽的在空中一个翻转,单膝跪地落于冰面上。她立起身形,却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女,肤如凝雪,眉目若画,紫衣轻裳飘动,长发如缎披于身后。

    她面前已立了一人,墨色云纹锦衣,银发如雪,青铜覆面,一身冰寒气息的男子声音清冷:“我说过,凭你的现在的实力,是伤不了我的,劝你还是不要自讨苦吃,行这等毫无意义之事。”

    那少女不动声色的抹去唇角一缕血丝,也是冷声说道:“现下是我技输一筹,但来日方长,你焉知以后不会败于我的手上。”

    那男子仲怔了一下,突然放声大笑起来,笑声清越已极,在天地间引起重重回响。

    “好,好,好!”他一连说了三个好字,声音中明显透出欣悦的语气来,“不愧是我姑射涵的徒弟,你能有这等志向,实在是令为师大为慰怀。”

    “你可知我姑射一族,向来是与天争、与地斗的一族,从上古时代,妖魔横行之时开始,我之一族一出生就是天生的战士,遇神杀神,遇佛杀佛,斩妖除魔,纵横肆虐,天下无人可挡。修道即是悟道,只有在不断的战斗中才能领悟其中真髓,你能有这等志向,与我族心法再是适合不过。”

    “从今日起,为师便传授你‘天罡雷剑气’,此乃雷法要诀之一,你需用心学习,早日领悟为上。”

    紫衣少女,也就是段瑶,眼中不着痕迹的闪过一丝仇恨,只垂首应道:“是,多谢师父教导。”

    ************************************

    那冰川底下,是一座方圆百里的宫殿。

    虽是冰宫,却并不十分寒冷。暗夜幽光闪烁,通体雪白的植物散发出淡淡的荧光,在廊壁上夜明之珠的照拂下越发显得莹彻透明。

    段瑶穿过长长的回廊,绕过几根刻有莲花浮雕的玉柱,前面是一池碧水。

    隐隐有水声从白玉的屏障后面传来。

    段瑶止步,便听见姑射涵的声音遥遥传了过来:“……是瑶瑶啊,为师很快就好,你在外面等我。”

    “……是。”

    段瑶退到外殿,不过片刻,就见姑射涵披着一件深色长衣走了出来,面上已然罩上了那个面具,雪白头发垂在身后,滴水不沾。段瑶曾见过他将水珠凝成冰晶的场面,弄干头发这等小事,早已是见怪不怪,只说道:“饭食已经送上,请师父前去用膳。”

    原来姑射涵性子冷僻,尤其不喜人多,雪域里的所有外人都只在外围的偏殿,不得他允许,轻易不能入内。是以整座冰宫之中,只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