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评书网 > 其他小说 > 一念成魔 > 34 三十四 冰宫
    万年寒域,极地冰宫。

    这里,终年见不到阳光。天空总是被一层灰蒙蒙的云气覆盖,其下是一望无际的冰原。茫茫雪野,凌厉的寒风在原野上哀嚎怒卷,疯狂的撞击着一切阻挡住去向的障碍,不时有那稍微高出地面的雪堆被风摧毁,散成满天晶状碎末。风中夹杂着雪粒,刮在脸上如刀割般森寒。

    目所极处,一脉高耸入云的冰川如同天门矗立,在雪原上投下极重的一笔,山体冰层凝聚之至,以至于中心隐隐玄黑的色泽,没有人知道它存在了多长时间,也从没有人能上到山顶上去。

    距离冰原数千里外的陇西回廊,夹在重重大山之间,呈扇形而卧,水草丰美,向来是游牧民族乐意停留的地方,也就以此处为界,再往前,翻越几座高山,就是那冰原的所在。

    传闻那冰川之巅住着一位神仙,相貌如处子,肌肤若冰雪,三百年前曾有人穿越冰原,历经千险到达那冰川所在,却不知为何触怒了那位仙人,致使族人也受到牵连,天降巨雷,风雪交加,一夜之间便将那个部族数杀尽,甚至连其存在的痕迹,也都被抹灭得干干净净。

    从此再没有人敢踏入冰原,那里被当地牧民视为禁地,世代相传,绝不可轻越雷池一步。

    ………………

    …………

    此刻这被视为禁地的冰川上面,天顶处浓云密布,将天空也遮蔽开来,云层卷成一个巨大的旋涡,中有道道红光射出,电光闪闪,雷鸣轰轰,一阵紧似一阵的轰隆巨响从中传了出来,震人心魄,荡人心魂。

    云层中央却有两条人影,一道黑色,一道紫色,带出长长的流光,比闪电更为迅捷,如幻影一般,以肉眼几不可见的速度在雷电中间交错穿行,所过之处,漫天的雷击也朝着他们而去,电光聚集在两人周围,不断纠缠、碰撞,闪电如银蛇缠绕,在暗色的天幕上画出缭乱的银痕,直搅起雷光阵阵,乌云滚滚翻腾起来。

    不消多时,黑云式微,雷电也似乎小了许多。那两道人影当中,势力较弱的一方,突然身形一顿,周身雷光大作,带起一道长虹般的紫光,经天而过,直朝着另一人冲撞过去,只听砰的一声巨响,空中如同焰火绽放,霎时溅出无数星芒流痕,直如银河星落,绚丽非常。

    漫天的乌云瞬间消散,空中陡然落下一道人影,眼瞧着就要撞上冰川,忽的在空中一个翻转,单膝跪地落于冰面上。她立起身形,却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女,肤如凝雪,眉目若画,紫衣轻裳飘动,长发如缎披于身后。

    她面前已立了一人,墨色云纹锦衣,银发如雪,青铜覆面,一身冰寒气息的男子声音清冷:“我说过,凭你的现在的实力,是伤不了我的,劝你还是不要自讨苦吃,行这等毫无意义之事。”

    那少女不动声色的抹去唇角一缕血丝,也是冷声说道:“现下是我技输一筹,但来日方长,你焉知以后不会败于我的手上。”

    那男子仲怔了一下,突然放声大笑起来,笑声清越已极,在天地间引起重重回响。

    “好,好,好!”他一连说了三个好字,声音中明显透出欣悦的语气来,“不愧是我姑射涵的徒弟,你能有这等志向,实在是令为师大为慰怀。”

    “你可知我姑射一族,向来是与天争、与地斗的一族,从上古时代,妖魔横行之时开始,我之一族一出生就是天生的战士,遇神杀神,遇佛杀佛,斩妖除魔,纵横肆虐,天下无人可挡。修道即是悟道,只有在不断的战斗中才能领悟其中真髓,你能有这等志向,与我族心法再是适合不过。”

    “从今日起,为师便传授你‘天罡雷剑气’,此乃雷法要诀之一,你需用心学习,早日领悟为上。”

    紫衣少女,也就是段瑶,眼中不着痕迹的闪过一丝仇恨,只垂首应道:“是,多谢师父教导。”

    ************************************

    那冰川底下,是一座方圆百里的宫殿。

    虽是冰宫,却并不十分寒冷。暗夜幽光闪烁,通体雪白的植物散发出淡淡的荧光,在廊壁上夜明之珠的照拂下越发显得莹彻透明。

    段瑶穿过长长的回廊,绕过几根刻有莲花浮雕的玉柱,前面是一池碧水。

    隐隐有水声从白玉的屏障后面传来。

    段瑶止步,便听见姑射涵的声音遥遥传了过来:“……是瑶瑶啊,为师很快就好,你在外面等我。”

    “……是。”

    段瑶退到外殿,不过片刻,就见姑射涵披着一件深色长衣走了出来,面上已然罩上了那个面具,雪白头发垂在身后,滴水不沾。段瑶曾见过他将水珠凝成冰晶的场面,弄干头发这等小事,早已是见怪不怪,只说道:“饭食已经送上,请师父前去用膳。”

    原来姑射涵性子冷僻,尤其不喜人多,雪域里的所有外人都只在外围的偏殿,不得他允许,轻易不能入内。是以整座冰宫之中,只住了他与段瑶两人,那些人有什么事,也是往往先来跟她说,段瑶虽然不喜,却也别无他法。这里的所有人或多或少都跟姑射一族有些关系,也有一些修道之人,甚至有些已经活了几百岁,但无一例外,这些人对姑射涵是都敬若神明,他说的话更是奉如圣旨,半点不敢违逆。

    当下姑射涵说道:“以后直接送到我房间即可,不用特地来通告。”

    段瑶心道,若不是侯爷爷一再叮嘱不要让饭菜凉了,我才懒得理你。那侯爷爷就是曾经为她调理伤势的老人,段瑶与他相处日久,颇有一些交情。还有一个年轻女子名叫催眉的,也是曾在她伤势未愈时照料过她,还说得上几句话,除了这两人,其余的都跟她不熟。

    姑射涵见她面上有些不忿之色,不由低笑一声,说道:“也罢,难为你了,且随为师一同用膳吧。”

    “……”段瑶有些愕然的瞟了他一眼,这人从来不在人前摘下面具,就连吃饭,也都是在自己的房间,从未与别人一起过,她来此地三年,一次也没有见过他的真面目,她虽然对他的长相并无兴趣,有时想到却也有些好奇,一个人长年累月的将面孔隐在面具之下,定然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是以此刻听他提起,不禁也是怔了一怔。

    姑射涵却不再言语,缓步从她身边走过。段瑶只得跟上。

    冰宫虽大,屋宇并不多,中间是一大片冰湖,只在东西两角有些房舍。姑射涵平时多在东苑修行,段瑶就住了西苑,如非必要,她也甚少前去打扰。

    姑射涵甚少睡眠,他的房间更像是练功的地方,只有一张寒玉塌,一张玉桌,两个团凳,内里十分洁净。

    桌上放着四个碗,形呈晶玉,碧□□滴,其中米粒如珠玉饱满。

    这些都是寒域中人自行培育,玉石为床,以雨露浇灌,集天地灵气养成,其中不乏琼枝仙草,甘美无双。

    两人在桌前坐下,段瑶虽是垂着眼,却以眼角的余光暗自瞥着姑射涵,心下忖道,难不成你吃饭还要戴着面具?

    不料他轻笑了一声,径将一只修长如玉的手拂在桌上,浅色眼眸望向她道:“为师今日不欲进食,只是想与徒儿聚一聚,这些,都是为你准备的。”

    段瑶听他这一说,不由望桌上看了一眼,雪玉莲藕、万花凉露、紫树琼芝,都是她平时所喜爱的。

    顿时诧异的抬头看了他一眼。

    姑射涵道:“徒儿不喜欢?”

    段瑶重又垂眸,口中说道:“谢谢师父。”

    姑射涵缓缓将袖口捋平,说道:“这万花凉露能滋养灵气,化解你体内火气,以后你每日早、晚各饮一杯,当大有补益。”

    “你毕竟不是我族类,没有天生的冰寒体制,那地底阴穴温度奇高,若不事先做些准备,只怕你会经受不住。”

    “……地底阴穴?”段瑶不解道,“我为何要去那种地方?”

    姑射涵眸中似有流光辉映,声音颇为悦然的道:“因为我要你去。”

    “……”段瑶心中冷笑,面上却不动声色,表情平静的道:“师父要我几时动身?”

    “不急,”姑射涵笑道,“徒儿用过晚膳,回去好好休息一晚,为师明日再带你去。”

    段瑶不再说话,拿起桌上的玉箸,慢慢进食。

    姑射涵只坐在对面,目光静静注视着她。

    水晶幽暗的反光下,他浅色的眼眸清莹透彻,少去了以往冰森的寒气,仿似流露出几分温和的颜色来。

    “不知不觉已经三年了,徒儿都长这么大了……”

    他嗓音中带着一丝缅怀,身形动了动,雪白的长发便从肩头拂了下来,落在玄墨的衣上,竟有一种说不出的奇异美感。

    “为师考虑,也该是时候,助你结成金丹了吧。”

    他话音刚落,就见段瑶握箸的手猛然一沉,随即啪的一声将之掼在桌上。

    下一刻她已经站起身来,声音冷冷向着他道:“我吃好了,多谢师父,徒儿这就去休息,为明日做好准备。”

    言毕转身就往外走,竟是看也不去看他一眼。

    姑射涵目光沉沉,看着那一抹紫色的影子在门外一闪而过,口中自言自语的轻声说道:“时至今日,你难道还想从我手中逃出去?呵……既然做了我的徒儿,自然要留在这冰宫中陪我,为师是不可能放你出去的……”

    *****************************

    ………………

    『我已经在你身上设下了禁制,若是你再敢逃跑,本座弹指之间就可以让你魂飞魄散。以后再不听话,我就要让你受那冰火炼魂之苦,明白吗?』

    三年前他说过的话,又一次在脑中响起,屈辱、不甘、愤怒种种心情接踵摩肩而来,她狠狠一拳砸在右侧的墙壁之上,直将那平整的玉壁砸出一个凹陷的深坑。将额头抵在墙上,身子微微发颤,唇间若无意识的逸出诅咒般的呓语:

    “………想让我一辈子屈服于你……做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