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评书网 > 其他小说 > 一念成魔 > 33 三十三 冰火
    甫一恢复意识,痛觉即侵袭而来。身体如同被大山碾过,每呼吸一口,便有一股隐痛从胸中蔓延,延至四肢百骸,愈演愈烈,仿佛再下一刻就要四分五裂开来。每一条筋脉、每一寸肌肤,都像是扎满了密密麻麻的针头,既痛,且酸软入骨。右手臂伤处,更是有如毒火灼烧,稍动一动,就痛彻心骨。

    眼皮仿佛有千斤重,万分艰难地撑开来,迷蒙中瞥见莹白的地面,底下映出银白火红交错的奇异纹路,内里似有流质,沉静而又徐缓的流动着。

    掌心下也压着一团,银白的散出森森寒气,火红的却是炙烈如焚,熏得手掌半边是冰,半边如火。

    指尖终忍不住稍微动了一动,脑中顿时有些清醒了,眼睛无意识抬起,看到对面高高的墙壁,与地面一样的材质,莹然华彩。只是上面却有很多拳头大小的孔洞,黑乎乎的看不清深浅,不知是何作用。

    ……这是什么地方?

    心里想着要坐起来,身体却瘫软无力。

    段瑶觉得自己像是一条没生骨头的虫子,从里到外都破败不堪。

    心底突然生出一种深深的挫败感,原来她引以为傲的灵力,在那个人的面前,根本连一招都撑不过去……头一次的,她感觉自己是如此的弱小,如此的不堪一击,就好像.....就好像那地上的沙尘,渺小而又卑微。

    不甘心………

    好不甘心………

    我……要变强……无论如何,一定要变得更强……然后将他踩在脚下……然后才可以雪今日之耻……

    眼眶中陡然热气蔓延,她将脑袋埋在左手手心,肩头微不可见地抽动了一下。

    ………………

    …………

    姑射涵如同一尊没有生机的雕塑,无声无息地立在她身后的角落里。光阴暗沉,他脸上的青铜面具反射出铁色冷光,愈发显得狰狞。

    面具上方,他那双有些浅色的眸中映着一抹清寒的光辉,犹如月光,静静洒落在面前的孩子身上。

    看着她小小的身子在地上缩成一团,目光中有什么闪动了一下,他往前踏出一步,身后长长的银发也轻微的晃动起来。

    “既然醒了,就站起来吧。”

    乍闻人声,地上那原本还轻颤着的身形,猛然一僵。

    段瑶用没有受伤的左手慢慢撑起身体,一声不吭的从地上爬了起来。

    背对着他,她纤细的身影仿佛风一吹就会跌倒,右手软软的垂在身侧,身上浅白的纱衣,溅得满是斑斑的血渍,明明受了极重的伤,她却硬是一声也没有呼喊出来。姑射涵看在眼中,对她这桀骜不驯的性子,心里竟有几分满意。

    要做我姑射涵的徒弟,就要有这种觉悟才行。如果只是那等并无主见、唯命是从的庸俗之辈,根本就不配我看你一眼。

    他想到此处,不禁低沉笑了一声,向那孩子问道:“你可想通了?愿不愿做本座的弟子?”

    面前的身影晃了一晃,她慢慢地转过身,抬起头看向他,大大的眼睛里有些泛红,却是极力的睁开了来,幽幽如深潭的瞳孔中间,隐隐似有火焰在跳跃。

    “我……做。”

    沙哑到几乎听不到的嗓音,从她闭得紧紧的唇间挤了出来。

    姑射涵冷笑了一声,看到她如此不情愿的表情,他却也不说破,只将目光转向周围空间,缓缓道来:“你现在所处,乃是本座的冰火雷镇塔之中......这里每日早、中、晚会有三次寒冰、三次烈焰喷发,你既然要拜入我门下,就需在这里抗过三重考验,才可正式入门。”

    见她面上并无表情,姑射涵也失了兴致,袖袍一挥,便即转身离去,却只丢下一句话语————

    “若你能抗过此劫,明日此刻,我当亲自来打开塔门,接你出来!”

    由始至终,段瑶只是冷冷的看着他,一言不发。

    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在视野,她一瘸一拐的走到角落,靠着墙缓慢的坐了下来。

    小心的揭开右手的衣袖,那股有如灼烧的痛楚立时便如燎原一般往上延烧。

    整条手臂肿得像馒头一样,骨头被震碎了,只能用灵气慢慢修补,偏偏她此刻灵力耗尽,根本没有办法复原。段瑶额头冷汗直冒,直将下唇都咬出血来。

    却在此时,姑射涵的冷冰冰的声音又传了进来————

    “莫要说本座没有提醒过你,最好不要过分靠近墙壁。”

    他话音刚落,段瑶便觉得背后有森森凉气透了出来,心中悚然一惊,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砰的腾身跳了起来。

    噗的一声,只见那堵墙壁的孔洞之中,突然有一道晶白寒气喷射而出,粗逾腰身,宛若长龙,所过之处,空中的小水滴也结成粒粒冰珠,一片白色烟气缭绕开来。段瑶登时大吃一惊,急忙往后退了几步,却不料身后又是噗的一声响,另一个孔洞中也是一股寒气喷出,她慌忙往横里跃开,扬起的长发竟未能躲避,恰被喷个正着,刹时间就覆上了一层霜气,沉沉垂了下来。

    “第一重考验,开始了。”

    耳听得那人不带一丝感情的声音,她心底一股怒火再也抑制不住的爆发出来。

    “姑射涵你这个卑鄙的混蛋!放姑奶奶出去!我不要做你的徒弟!你TMD不得好死!……”

    “……放我出去!你这个见不得光的老变态!放我出去!……放我出去!放我出去啊啊啊啊……”

    …………

    激烈的叫骂声在塔中来往荡漾,激起回声阵阵。

    整座塔楼都被青白色的烟气包围了起来,空中寒冰微粒弥漫,白茫茫的一片看不见外面的情形。段瑶靠着敏锐的听觉,强自拖着疲累不堪的身体,躲闪着空中越来越多的寒流。她眼前已是模糊不清,到了最后,连听觉也仿佛迟钝了下来,只是凭借着一股毅力,执拗的不肯停顿下来。

    扑————

    右边的胳臂突然一片森凉,登时再无知觉。

    又扑————

    左肩被一道冰寒已极的气流擦过,霎时半边身子都僵冷下来。

    ………………

    身体越来越迟滞,动作也越来越僵硬,却无法停止,求生的本能占了上风,双脚好像有了自己的意识,不断的在寒潮中间穿插、跳动、腾跃、飞驰……

    ……终于等到那寒潮退去,空中白烟渐渐淡去,一股股灼人欲燃的烈火又从孔洞之中喷发了出来……

    ………………

    …………

    不知道过了多久,也不知外面是白昼还是黑暗,天地空寂无声,四周终于安静了下来。

    她精疲力尽的倒在地上,几乎已经感觉不到自己的身体。头、手、躯干、腿部......似乎都一一的消失了,一丝一毫也感觉不到它们的存在。就连先前那锥心之痛的右臂,也再感觉不到了,意识轻飘飘的,像是浮在空中,漂在水里,虚虚沉沉,忽忽渺渺。

    似有玄光一闪,地上陡然投现出一抹高大的身影。

    她就是不去看,也能猜到是谁。

    眼睛失去了焦距,只是无意识的睁着,喉间却有一句话,她极力从口中恨恨的一字一句的吐将出来————

    “今日之耻……他日,我定要你偿还一亿倍!”

    暗哑晦涩的嗓音,衬着她败絮一般的身体,委实没有什么威慑力。

    姑射涵毫无征兆的笑了,低沉磁性的声音回响在耳边,竟仿佛含有无尽欣悦之意。他蹲下身,清寒双眸沉沉注视着她的面容,也是一字一顿的答道:

    “你若是能胜过我,一切就都如你所愿。”

    **************************************

    寒域冰宫之中,最里那一间雕梁玉砌的房间,内里面帷幔重叠,鲛绡垂遍,四周壁上各有两盏琉璃灯,照的周遭一片琼光碎影。

    正中一张沉香木床之上,浅黄流苏低垂,锦堆绣被中间团着一个小小的身影,白到几近透明的肌肤,黑如乌木的长发从枕边长长流泻出来。

    床前正站了两个人,其中一人玄墨衣裳,其上有暗色花纹映出幽光,一头白如雪的长发披在身后,纤尘不染。另一人身着灰衣,却是一位风烛残年的老人。

    “……她的伤既然已无大碍,为何还不醒来?”前面那人开口问道,他的声音如同玉石相击,冰脆动听。

    那灰衣老人语气甚为恭敬的答道:“主上,这位小姑娘内伤极重,就连经脉也受到些影响^她毕竟还是个孩子,身量尚未长成,这么重的伤,恐怕要将养很长一段时间才能然恢复过来……”

    “…………”

    姑射涵目光冷然,只盯着床上那人看了一阵,道,“本座明白了,你先下去吧。”

    老人向他施了一礼,便即退了下去。

    姑射涵随即在床边坐下,修长如玉的手指探入被中,将那一只柔嫩的小手牵了出来,手掌抵住她的手心,缓缓将自己的灵气输送过去。

    却只往上行到臂骨,便有一股闲散的阻力将他拦了下来。他怔得一怔,收了灵力,一手握住她的小手,另一手将她的袖子往上揭了起来,只见那如雪凝成的一截小臂之上,中间一圈红肿尤为醒目,姑射涵眼光微微凝聚,不假思索就将手心覆于其上,顿时便有丝丝白若银光的灵气萦绕而出,一丝一缕渗入那红肿之处,不过片刻,红肿便即消退了大半,露出原本雪白的肤色出来。

    姑射涵伸出两指,轻轻在那断口处按了一按,只觉得底下那孩子的身体猛地震动了一下,喉咙中发出轻微的呜咽声来,他抬眼看去,见她梦中犹自皱起眉头,一张小脸苦成一团,正待松手,却听她呜了一声,一只小手忽然蜷曲起来,松松的将他的手指抓住。

    姑射涵只觉手指被那一团粉嫩柔软围着,一股温温的暖意从她手上传了过来,心中陡然一凛,顿时便将手抽了回来。只见那小手如花朵一般垂在锦被边上,仍是无意识的抓了一下。他猛地起身,双目如电朝她脸上瞥了一眼,忽的转身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