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 三十三 冰火(第1/3页)
    甫一恢复意识,痛觉即侵袭而来。身体如同被大山碾过,每呼吸一口,便有一股隐痛从胸中蔓延,延至四肢百骸,愈演愈烈,仿佛再下一刻就要四分五裂开来。每一条筋脉、每一寸肌肤,都像是扎满了密密麻麻的针头,既痛,且酸软入骨。右手臂伤处,更是有如毒火灼烧,稍动一动,就痛彻心骨。

    眼皮仿佛有千斤重,万分艰难地撑开来,迷蒙中瞥见莹白的地面,底下映出银白火红交错的奇异纹路,内里似有流质,沉静而又徐缓的流动着。

    掌心下也压着一团,银白的散出森森寒气,火红的却是炙烈如焚,熏得手掌半边是冰,半边如火。

    指尖终忍不住稍微动了一动,脑中顿时有些清醒了,眼睛无意识抬起,看到对面高高的墙壁,与地面一样的材质,莹然华彩。只是上面却有很多拳头大小的孔洞,黑乎乎的看不清深浅,不知是何作用。

    ……这是什么地方?

    心里想着要坐起来,身体却瘫软无力。

    段瑶觉得自己像是一条没生骨头的虫子,从里到外都破败不堪。

    心底突然生出一种深深的挫败感,原来她引以为傲的灵力,在那个人的面前,根本连一招都撑不过去……头一次的,她感觉自己是如此的弱小,如此的不堪一击,就好像.....就好像那地上的沙尘,渺小而又卑微。

    不甘心………

    好不甘心………

    我……要变强……无论如何,一定要变得更强……然后将他踩在脚下……然后才可以雪今日之耻……

    眼眶中陡然热气蔓延,她将脑袋埋在左手手心,肩头微不可见地抽动了一下。

    ………………

    …………

    姑射涵如同一尊没有生机的雕塑,无声无息地立在她身后的角落里。光阴暗沉,他脸上的青铜面具反射出铁色冷光,愈发显得狰狞。

    面具上方,他那双有些浅色的眸中映着一抹清寒的光辉,犹如月光,静静洒落在面前的孩子身上。

    看着她小小的身子在地上缩成一团,目光中有什么闪动了一下,他往前踏出一步,身后长长的银发也轻微的晃动起来。

    “既然醒了,就站起来吧。”

    乍闻人声,地上那原本还轻颤着的身形,猛然一僵。

    段瑶用没有受伤的左手慢慢撑起身体,一声不吭的从地上爬了起来。

    背对着他,她纤细的身影仿佛风一吹就会跌倒,右手软软的垂在身侧,身上浅白的纱衣,溅得满是斑斑的血渍,明明受了极重的伤,她却硬是一声也没有呼喊出来。姑射涵看在眼中,对她这桀骜不驯的性子,心里竟有几分满意。

    要做我姑射涵的徒弟,就要有这种觉悟才行。如果只是那等并无主见、唯命是从的庸俗之辈,根本就不配我看你一眼。

    他想到此处,不禁低沉笑了一声,向那孩子问道:“你可想通了?愿不愿做本座的弟子?”

    面前的身影晃了一晃,她慢慢地转过身,抬起头看向他,大大的眼睛里有些泛红,却是极力的睁开了来,幽幽如深潭的瞳孔中间,隐隐似有火焰在跳跃。

    “我……做。”

    沙哑到几乎听不到的嗓音,从她闭得紧紧的唇间挤了出来。

    姑射涵冷笑了一声,看到她如此不情愿的表情,他却也不说破,只将目光转向周围空间,缓缓道来:“你现在所处,乃是本座的冰火雷镇塔之中......这里每日早、中、晚会有三次寒冰、三次烈焰喷发,你既然要拜入我门下,就需在这里抗过三重考验,才可正式入门。”

    见她面上并无表情,姑射涵也失了兴致,袖袍一挥,便即转身离去,却只丢下一句话语————

    “若你能抗过此劫,明日此刻,我当亲自来打开塔门,接你出来!”

    由始至终,段瑶只是冷冷的看着他,一言不发。

    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在视野,她一瘸一拐的走到角落,靠着墙缓慢的坐了下来。

    小心的揭开右手的衣袖,那股有如灼烧的痛楚立时便如燎原一般往上延烧。

    整条手臂肿得像馒头一样,骨头被震碎了,只能用灵气慢慢修补,偏偏她此刻灵力耗尽,根本没有办法复原。段瑶额头冷汗直冒,直将下唇都咬出血来。

    却在此时,姑射涵的冷冰冰的声音又传了进来————

    “莫要说本座没有提醒过你,最好不要过分靠近墙壁。”

    他话音刚落,段瑶便觉得背后有森森凉气透了出来,心中悚然一惊,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砰的腾身跳了起来。

    噗的一声,只见那堵墙壁的孔洞之中,突然有一道晶白寒气喷射而出,粗逾腰身,宛若长龙,所过之处,空中的小水滴也结成粒粒冰珠,一片白色烟气缭绕开来。段瑶登时大吃一惊,急忙往后退了几步,却不料身后又是噗的一声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