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评书网 > 其他小说 > 一念成魔 > 31 三十一 赐婚
    “你说,父皇将我指婚于他?”

    段瑶背后枕了一叠锦被,靠在床头,眼望着段攸华慢悠悠的问道。

    她一条伤腿搁在被子外面,用药一层层包了个严严实实。床边两个宫女两个太监垂手而立,随时等着她的召唤,外面更是有十来个御医候着,稍有不对便即上来察看。被人如此捧在手心里侍奉着,段瑶却是一点好心情都没有。

    段攸华小心翼翼的审视着她脸上的表情,觉得自己不会被她迁怒,这才说道:“原本是母后相中了青阳侯世子,想请父皇招他做六妹的驸马,没想到被他当场拒绝,反而向父皇求娶于你......两人在御书房里不知说了什么,等他出来,父皇随后就下旨,将你指婚于他,说是等两年后及笄再行完婚……”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前天。”段攸华道,便见她脸上并无不悦之色,便又加了一句,“其实那青阳侯世子人也不错,凌家又是数一数二的大家族……”

    “…………”段瑶瞄了他一眼,“那,你是支持我嫁过去了?”

    段攸华讪讪笑了两声,“瑶妹妹你今年虚岁已经十四了,民间有些女孩子在这个年纪都成亲了,父皇也是为了你考虑……”

    哼,是不是为我考虑他心里清楚,无非是想留住我,又藉此笼络青阳侯父子罢了!段瑶心里忿忿的想道,对宫中这种尔虞我诈,突然有种莫名的厌烦。

    …………习惯了江湖上的快意生活,果然还是不能适应宫中的气氛吗?

    既然如此,又何必跟他们多做纠缠,且放下这一切,自去逍遥好了!

    *********************************

    “段兰成,你有什么要求,说吧!”

    东庆的二皇子殿下正要就寝,忽的帘幕被人掀开,段瑶一身白色寝衣的闯了进来,劈头问道。

    他搁在里衣第二个扣子上的手指缓了一缓,回头对床边一个粉衣的娇俏人影说道:“你先下去,今日不用过来了。”

    那粉衣女子低头轻应了一声,敛裾退了下去。

    段兰成披上一件长袄,又走过去,将被她撞开的窗户关好,慢慢走回桌前,拎起茶壶缓缓斟了一杯,这才望向段瑶笑道:“九妹妹坐,请用茶。”

    “……不用!”后者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来。

    段兰成便自顾坐下,端起茶浅浅抿了一口,然后他抬起头来,唇边勾起一抹深深的笑纹,“那么,我就来说说我的要求吧。”

    …………

    半个时辰之后。

    “段兰成,你最好祈求自己不要有把柄落在我手里,否则我一定往死里整你。”

    “呵呵……九妹妹既然这么说,为兄日后一定会多加注意。”

    “……注意个头!诅咒你被茶水呛死!”段瑶恨恨的瞪了他一眼,觉得这个人很有做奸商的潜质。

    段兰成毫不在意的饮尽了一杯茶水,不急不缓的将玉杯放下。

    “九妹妹放心,为兄保证,日后你定然不会后悔此刻的选择。”他收起笑容,眼中一抹流光潋滟,令人生出一种不可捉摸的错觉来。

    段瑶瞟了他一眼,“现在谈这些,尚且言之过早。”若不是太子的作风令人不喜,她还真不愿跟段兰成打交道。跟明德帝一样,这父子两人简直就是一丘之貉,成天算计来算计去,累不死你。

    “段攸华……其实早就已经倒向你这边了吧?”

    “不错。”段兰成笑道,“九妹妹以为除了我,太子会真心接纳他吗?”

    “…………”虽然不愿意,段瑶也不得不承认,这皇位,还是段兰成来坐比较合适,段攸华既然有他的决定,那就随他去吧,说到底,在这皇宫里,想要安身立命而又不依附于任何一方,委实有些不切实际。

    “你的条件我已经答应,现在该告诉我,那个人的下落了吧?”念念不忘来访的初衷,她径直开口催促道。

    段兰成轻笑了一声,招手道:“过来我说与你听。”

    段瑶附耳过去,闻到他身上若有若无的脂粉香气,不觉皱了皱眉头。

    段兰成凑到她耳边,轻轻说了一句话。

    段瑶狐疑的抬头,“你确定?”

    “确定无疑。”

    “好,我就信你一次。”段瑶丢下一句,推开窗户飞了出去。

    ****************************************

    月夜下,一抹白色身影如轻烟一般,在宫里的重重屋檐上轻灵跃动,当值的侍卫只来得及看到一抹淡淡的影子,也只以为是眼花,没在意。

    “可恶……这死老头跑到哪里去了…………”

    段瑶口里小声嘀咕着,遵循着段兰成的指示,她找到皇宫里一处偏僻的角落,本以为这次总算可以得偿心愿,没想到竟然扑了个空。她心有不甘心,便在皇宫里上蹿下跳四处巡游了一圈,却没发现任何可疑的地方。

    “段兰成那厮,不会是在诓我吧?”

    越想越觉得有可能,她正琢磨着要不要回去质问一番,眼角不经意的扫到一抹熟悉的身影。

    “咦?”

    …………

    驿馆外的小梅林里,月华如练,枝影横斜。

    凌天一独自站在一株梅树之下,他也是只着了一件深色的单衣,少年纤细的腰身映在雪白梅花中间,看去极是清艳。

    微微风起,齐肩的乌发轻轻拂动,他转回身,见段瑶静静蹲在对面的屋檐之上,赤着双足,长发委地。

    …………

    带起一道轻风,少年轻轻在她身边落下。

    “你伤口还没好,不应该到处乱跑。”他的声音仍如以往一般平静无波,眸中流露出一丝淡淡的责备。

    段瑶浑没在意的道,“这点小伤,不去管它也会好了。”说着伸手拍了拍旁边的琉璃瓦,示意他坐下。

    “赐婚的事情我听说了,你不必在意,稍后我自会去向父皇说明。”

    凌天一朝她看了一眼,漆黑的眼珠动了一动。

    “……不用。”他说,“我是自愿的。”

    段瑶眨了眨眼睛,恍惚明白了什么。

    她抓了抓头发,觉得自己应该跟他说清楚,可是,却不知道应该怎么开口,对凌天一,她总有种莫名的愧疚,愁眉苦脸想了半阵,却在面对他那双黑眼珠时,冷不丁的冒出一句:“你喜欢我么?”

    凌天一一双瞳孔骤然放大,他眨了一下眼睛,将头偏向一边,白玉般的耳廓却微微染上了一抹粉色。

    段瑶眼尖的瞅见了,立刻便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凑上前去,朝着他左瞧右瞧。

    凌天一被她的目光盯得浑身不自在,突然伸手一揽,便将她的脑袋压进怀里。段瑶登时大叫起来:“我不看了!再不看了!”

    等他把手放开,她却又笑嘻嘻的抬起头来,“原来你也会脸红啊。”

    轰的一声,凌天一耳垂红透,腾的站起身来就要走。

    段瑶忙伸出一只手拉住他的衣摆,另一只手举起严肃道:“我保证,再不说了。”

    他这才坐回身来,却仍是偏着头,不肯看她。

    “呐,你听说过一个叫做冥天老祖的人吗?”

    耳边忽听得她问了一句,凌天一不禁转回头,见她果然敛了笑容,一本正经的等着回答。

    他想了想,“没听说过。”

    “这就奇怪了,”段瑶道,“那个胖道士曾提到过,这个冥天老祖法力无边,将会取我段氏而代之……他既然有这么大的野心,照理说不该寂寂无闻才是。”

    凌天一诧道:“你说,他想覆灭东庆皇朝?”

    “嗯,你有想起什么没有?”

    凌天一道:“我听师父说过,修道之人不可过多干涉人间之事,皇室更是个中禁忌,否则若是扰乱了天定纲常,必然要遭天谴。传闻三百年前曾有一人,因无意中被一女子窥破真身,练功走岔,一怒之下杀戮数千生灵,此后天降大劫,差点令他神魂俱消,从此性情大变,至今仍未回复过来……师父在我下山之前千叮万嘱,断不可轻易更改凡人宿命,必定有他的深意。你说这个冥天老祖要做颠覆皇朝,除非他有通天之能,绝不可能成功。”

    段瑶听他这么一说,突然想起来道:“是了,那道士曾说过要等我父皇过世等等,莫非还有什么原因?”

    “原来如此。”凌天一道,“皇位更替之时,命数最为薄弱,他应该是想趁这个机会,造出一些事情来,扰乱天命的走向。”

    “好歹毒的心思!”段瑶恨道,“若让我再见到他,定要将他碎尸万段!”

    凌天一垂眸看着她,“我会与你一起。”

    段瑶一愕,接触到他的目光,心中竟有些惊惧,下意识的就要拒绝,“不用————”

    话到嘴边,却不禁怔了一怔,她此时力量过于薄弱,若是拒绝了他,却上哪里再去找一个帮手?心中这一迟疑,却又想起那位传说中的皇子来,如果他还在此,以他的法力,又哪容得这些人来猖狂!

    抬头望着天上悠悠浮云,穿过屋檐的风吹起她的长发,黑色的长长一匹,在空中飘飞起来。

    “我……不希望你卷进来。”她声音悠悠的道,“这是我的事情,我就要以自己的方式去解决。”

    凌天一目光黯了一下,默默转向别处。

    段瑶眼神复杂的看了他一眼。

    “……我要走了。”她说。

    凌天一的声音淡淡,“去哪儿?”他问。

    “去找一个人。”

    他于是不再说话了。

    “……呐,如果你找到什么线索,派人通知我一声可好?”

    “好。”

    “我以前欺骗过你,你不要怀恨在心,好不好?”

    “好。”

    “你救了我一次,如果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我一定为你做到。”

    “…………”

    凌天一脸色平静,“我说过,你不欠我说什么。”

    “那是你才这么想,我说要还,就一定要还。”段瑶认真的说。

    他于是再次沉默。

    段瑶停了片刻,手掌一击道,“对了,还有一件事————”

    “那块血玉————”她眼望着他,忽而微微一笑,“我很喜欢,就不还给你了。”

    ………………

    …………

    凌天一独自坐在屋檐,一阵风过,花瓣洒了满身。

    他从肩头摸下一片,凑到黑色瞳孔面前,粉□□白的一瓣,轻若无物,一松手,又随着风不知飘到哪里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