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二十四 师父(第1/2页)
    段瑶颇有些欣慰的看到,段攸华比起自己离开前,长高了,也成熟了不少。当然她也很快的发现,已经是深秋,少年身上仍然穿着一件蓝色的单衫,清瘦的身形在月光下显得格外单薄,就连那张脸上,也仿佛冻得少了几分血色。

    ……难道那什么妃还在欺负于他?她不觉蹙眉,想到先前曾经得罪过几个人,自己一走,他们不是报复在段攸华身上吧?

    正想问问他是怎么回事,那少年突然扑上前来,在段瑶愕然之际,将她紧紧抱在怀中。

    “瑶妹妹……瑶妹妹……”段攸华口中一叠声的唤着,少年的手臂紧紧环着她,身体微微的颤抖。

    段瑶的眼中顿时柔和了下来,她安抚的拍了拍少年的背部,头一次被人如此依恋的感觉,令她心中也有些温暖。

    “我回来了。”她重复的说了一句。

    段攸华身体骤然一震,随即更紧的抱住她,少年的声音中带着几分沙哑:“……欢迎回来。”

    ***************************************************

    东海之边的一座孤峰顶上,云雾缭绕,烟气蒙蒙。

    一个素衣人孤身而立,没有风,他静静的立着,如墨的发长长的垂在身后,他面前是无穷无尽的山峦,烟的白色,从满目青翠间飘散出来,远望去,那背影便如同一幅淡淡的水墨画,透着清新而又干净的味道。

    云雾在他身边聚集起来,就连草木上也映上了一层青蒙蒙的雾气,疏疏浅浅,连带着他的人,也显得有些虚无缥缈。

    …………

    “……你终究找到她了。”

    一片空寂当中,他忽然出声,语气淡淡的说道。

    孤峰上不知何时已多了一人,无声无息立于他身后。来人乌衣雪发,脸上罩着一个丑恶的青铜面具。

    “三个月前我已在积云山见过她,若不是你以颠倒五行大法将她的行迹隐藏,我又怎会直到今日,才得知她的下落。”那乌衣雪发之人冷冷说道,他的声音泠泠,如冰玉相击,虽然动听,却是寒气逼人,使人望而却步。

    素衣人垂眸微微一笑,“姑射涵,我知你要寻那化解劫难之人,只是这世上会雷法者甚多,你如何知晓,她便是你要寻之人?……何况那孩子本是我段氏血脉,我虽不才,却也不能轻易交于你的手上。”

    姑射涵一双寒眸似冰,直直朝着面前之人射去,那素衣人始终面带微笑,坦然回视。

    姑射涵仍是盯着他,口中徐缓说道:“昔年神算公羊叔寂灭之前,曾与我卜过一卦,言道百年之后东庆皇朝有一人将出,乃是我渡过此劫的关键,此子身带天罡之气,正与我本性相符,除却她,世上再找不出第二个人。”

    “原来是他……”素衣人喃喃低语道,“你竟能得他算此一卦,怪不得……怪不得……”

    姑射涵道,“正是如此。”

    那素衣人却又抬起头来,双眼如清泉明澈,直视向他问:“然则你要寻她,可只是为了渡那劫难?”

    姑射涵道:“若是她听话,我自会将一身法术传授与她,此事你大可不必挂心。”

    那素衣人轻轻叹了口气,道:“只怕她未必肯听你的话……”

    他尚未说完,便听姑射涵冷笑着道:“我不知你与那孩子之间发生了什么,但此子我是势在必得,苏雪丞,你若再纠缠不清,莫不是要与我抢徒弟不成?”

    素衣人,也就是苏雪丞笑了一笑,只道:“你且放心,我已经消去了她对于我的记忆,日后也定不会再插手,那孩子心思过于直白,忘了我于她也是好事。”他的声音平平静静,听不出什么悲喜。

    姑射涵道:“如此正好。”他说完此句,竟不再多言,转身便欲离去。

    却听苏雪丞在身后淡淡言道:“瑶瑶她……性子颇为急躁,若是有什么失礼之处,还望你能多担待些。”

    姑射涵止步,却并不回头,冷冷哼了一声道,“她以后便是我的徒弟,怎样待她我自有分寸。”他往前走得几步,玄光一闪,便即消失不见。

    …………

    苏雪丞静静站在原地,想到那乖巧伏在自己怀中的孩子,从此就要归别人所有,心中不知为何,竟有一个角落、微微的痛了起来。

    *********************************************

    “我……要你为我找一个人。”

    段瑶望着段攸华,缓缓说道。

    桂宁宫院墙之下,正是三秋桂子盛开之时,几株高大的桂树枝头,轻黄浅黄柔黄的碎花如繁星点点,又如绣球般团团簇簇,清甜浓郁的香气满树飘摇,散入风中,粉尘碎末轻扬,飘得满园皆是清香。

    园子里有一座小小的凉亭,中间的石桌上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