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二十三 归还(第1/4页)
    段瑶在清晨微凉的空气中醒了过来。

    苏雪丞不在屋里,外面隐隐传来鸟鸣声。

    她心里没来由的一阵恐慌,跳下床,也顾不上穿鞋,急急的就往外面冲去。

    打开门,秋日一缕松松软软的阳光照了进来,将眼前的景致也蒙上了一层融融的暖意————

    苏雪丞正站在回廊上,他的右手轻轻举起,指尖停留了一直颜色翠绿的鸟儿。听见开门声,那鸟儿忽将双翅一展,发出一声清亮的鸣叫,如一抹绿光投入空中,旋即消失不见。

    苏雪丞缓缓回过头来,在看见她的瞬间,脸上顿时浮起一个温柔的笑容来。

    “瑶瑶起来了。”他声音清雅,一如琴声悦耳。

    段瑶见他面色与往日无异,一颗悬着的心这才放了下来。低头嗯了一声,慢慢走过去,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默默将他的衣摆抓住。

    苏雪丞看见她的模样,暗自叹了口气,将手轻轻抚上她的头顶,轻声言道:“不必去想太多,顺其自然就好,就像修行,只要能保持心静,也终会有它水到渠成的一日。”

    段瑶隐约猜到他的意思,却恨不得自己从来不知。她垂着眼,声音细细的问:“你……是不是要走了?”

    苏雪丞沉默一阵,方才缓缓说道:“瑶瑶,你已能掌控体内的灵气,日后只要勤加练习,当可随心应用,我出来已经三个月,也是时候该回去了。”他说到此处,稍一停顿,终是说道:

    “你我缘分已尽,便在此处分别吧。”

    段瑶虽是早有预料,此刻听他亲口说出,仍是觉得如同晴天霹雳,震的自己整个身体,都止不住微微颤抖起来。

    “……你虽有法术防身,还是早些回到宫里的好,若想出来玩,至少等再长大一些,记得多带些人,女孩子孤身在外总是不方便……”

    他轻柔的声音如清泉,如流水,如轻风拂过耳边。段瑶低头听着,可是他在说些什么,她却是一个字也没有听进去。

    苏雪丞有些黯然,他自然看出来段瑶的不舍。他在想自己是否做错了,不该为这孩子倾注了太多的心思,今日也不至于造成她这般的困扰……

    正心生自责,突然见她蓦地抬头,一双眼如电光般直射过来,竟似含有无穷挑衅,“你……要逃走吗?”

    孩子的声音,清清冷冷的问道。

    苏雪丞生平第一次失神。在她问出那句话的刹那,他的身体微不可见的震了一下,心头随即涌上的,是深深的无奈。她的问题是如此的猝然,如此的直接,令他不知道该以何种态度,来面对面前这个尚是懵懂的孩子。

    眼帘一垂,隔断了她咄咄逼人的目光,再抬眼时,他已然恢复了那般云淡风轻的神态。

    段瑶明明白白瞧见了他的变化,一颗心渐渐沉到谷底。

    苏雪丞淡淡一笑,只这一笑,他便仿佛又回到了初见时的出尘模样,“你我缘分已尽,何必强求?瑶瑶,你终有自己的父亲在世,于情于理,也该回去承欢膝下,求仙之事,不必急于一时……”

    段瑶双目如电,直视他半晌,苏雪丞坦然相对,面上始终是一派云淡风轻,就连那微笑,也丝毫都没有变过。

    她默默松开手,往后退了几步,低声的道:“你叫我回去,我便回去。只是我要你一个承诺————”

    她抬起头,眼神清澈而又明亮,直直的望着他道:“若是我能找到你,你便再不许叫我离开,我若是能找到你,你便要一直陪在我身边,除非我不要了,否则你永永远远都不能离开,你,可愿意?”

    苏雪丞面上的笑容慢慢褪去,望着眼前孩子诚挚而真切的目光,一个好字已浮上了心头,却终于、没有说了出来。

    …………

    微不可闻的叹息一声,他抬眼望天,声音悠悠的道:“世间万物,皆有它的缘法,是你的,谁也夺不走,不是你的,求也求不来,又何必执着其中?...你心念如此之重,只怕于将来修行也会有影响……”

    沉吟片刻,他忽而释然一笑,“也罢,我只当你什么也没有说过,你也无需再想,回去之后,就把这些天的事部忘记了吧。”

    段瑶悚然一惊,就见他目光朝着自己望了过来,眼眸相对,她但觉他一双墨色瞳中如深深涡漩,直欲将人吸入其中,心生抗拒之下,竟然再无法移动半分,眼睁睁的看着那人一双手指点来,莹莹青光一闪,眉心之中忽有一道清凉至极的气流注入,顿觉脑中一空,什么也无法再想起来,朦胧中身体便如一片轻羽,忽忽然朝前落了下去。

    …………

    ………… ……

    **************************************

    南宫离找到段瑶的时候,她正坐在千里湖畔那醉仙居的老座位上,支着下颌看着窗外的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