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二十一 懵动(第1/3页)
    段瑶正收了蛇筋,无意间瞥见蛇头处,常绿青藤生出的地方,隐隐有红光透出。

    她好奇的凑将过去,伸手一探,竟摸出一刻赤红颜色的珠子出来。此珠有鹅蛋大小,表面霞光闪动,十分璀璨晶莹,握在手中,便有一股炙热感。

    莫非……这就是传世传说中的内丹?段瑶嘀咕一句,据说吃了妖怪的内丹能增长修为,可是看这个,这么大个,吞下去不噎死了。

    随手将之收起,段瑶转回身,见苏雪丞正微笑的注视着自己,突然想到这蛇怪原是他所击毙,自己不问自取,似乎颇有些越俎代庖的嫌疑。

    偷眼看了他几下,试探着问了一句:“这个,你不要的吧?”

    苏雪丞见她一双大眼睛骨碌碌直转,不时往自己这方偷看两眼,就像一头狡黠的小狐狸。心下也觉得好笑,便轻轻摇了摇头,他本是木系术修者,这化蛇天生火属,于他并无多大作用。

    段瑶这才松了口气。登时甜甜笑道:“雪丞哥哥,你救了我一次,不如我请你喝酒如何?”她对苏雪丞一见之下,便有说不出的好感,再加上从未遇到如他一般法力强大之人,心中难免起了亲近之意。

    苏雪丞见她唤自己哥哥,微微一怔,片刻方道:“我这次是专为这蛇妖而来,此怪既已伏诛,我这便要回去了。”

    段瑶听他要走,心下不知为何竟生出一股不舍之意,想也未想,便扑上去抱住他的右手,仰起脸看向他:“呐,你收我做徒弟好不好?”

    苏雪丞被她这一抱,不由又是一怔,只觉得小小暖暖的身子紧紧挨着自己,说不出的可怜可爱。

    面上却只是淡淡一笑,以手轻拂她头顶道:“你我并无师徒之缘。”

    段瑶听他此言,心中一急,出口便道:“怎么没有!我拿到你的青木簪就是有缘,你我在此相遇也是有缘,如何能说没有缘分?做师徒又哪里需要什么缘分?!”

    苏雪丞双眸微垂,见面前孩子一双小手紧紧抓住自己的衣袖,一双大眼睛亮如星辰,眨也不眨的直盯着自己,他面上不觉缓和了下来,再次轻拂着孩子柔软的长发,却也不知该如何与她解释,“将来自会有那法力高深之人做你的师父,只须再耐心等上一段时间......”

    “我不要!”段瑶突然大声打断他的话,一张小脸上满是坚决,“我只要你做我的师父,别的什么人我都不要!”

    苏雪丞只道她是在闹孩子脾气,不觉放柔了声音哄道:“听话,你我属性并不相符,我教不了你什么。”

    段瑶却哪里肯听,只一个劲的求他。

    苏雪丞只是摇头不允。

    段瑶平日从未如此放下身段,见自己好声好气求了半天,此人还是一意推辞,心中不禁大怒,将手一甩,跺脚狠声道:“你走!你走!我再也不要见到你!”

    她刚才原本已受重伤,只是强用灵力压制住,这会心气激荡之下,内伤登时发作出来,一时只觉得胸腹间如针刺刀割,五脏六腑都搅在了一块,直疼得额头冷汗直冒,眼前一阵阵发暗。

    她素来心高气傲,见苏雪丞不应,怎么也不肯失了面子,口中一声不吭,背过身去咬牙忍住,直将十指都掐进肉中。

    段瑶直痛得手足僵冷,兀自强行忍耐,听得背后毫无动静,心道那苏雪丞莫非走了?正要忍痛回身看来,只觉一道柔和清风袭来,身体瞬间已被拥入一个温暖的怀抱之中。

    她只闻到那人身上淡淡的木系清香,便觉背心之中,有一道浑厚却又温和的灵气,沿着经脉缓缓流淌进来,与她体内灵气一触,说不出的清凉舒爽;那气息如一股清泉,在体内徐缓流动,所过之处,疼痛竟然大为消减。

    段瑶心知苏雪丞在用本身的木之灵力为自己疗伤,心中仍气他方才不肯答应自己,却无论如何不舍得离开这温暖的怀抱,不由暗骂自己如此这般没有出息。耳中却听得苏雪丞幽幽一声叹息,轻声说道:“你这孩子,这又是何苦……”

    段瑶只觉他那一声叹息如同砸在自己心上,说不出的温柔缱绻,心里不知为何颤了一颤,蓦地生出无穷的委屈来。只将两手紧紧抓住他前襟的衣衫,一张小脸埋在他的胸口,有些闷闷的道:“我刚才只是说的气话,你……你不要放在心上。”

    苏雪丞听到她小孩子的话语,心中又好气又觉得好笑,觉得这小女孩实在是可爱至极,见她一副乖巧的模样蜷缩在自己怀中,又不觉生出许多怜惜,轻轻抚摸着她柔软的长发,柔声说道:“我便教你一段时间,待你学会如何调理体内的气息,再作决定如何?”

    段瑶自是大喜过望,想你只要不走,我总有法子让你答应收我为徒。

    她这一激动,胸口顿时又痛起来,口里轻呜了一声,苏雪丞立时察觉,掌心贴在她后背,木系灵气源源不断的输了过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