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十九 玄金(第1/3页)
    “夷山剑阵,破了。”

    段瑶看着下面的战场,颇有些幸灾乐祸的说道。

    南宫离皱了皱眉,道:“夷山派的这几个弟子,并不是门下出类拔众之人,剑阵被人破去,也是意料之中。”

    此时积云山,山上山下已经聚集了上百多人,浑然变成了一场大混战,夷山剑阵被人破开,连带着夷山派也只剩下了三个人,阮香儿倒在一旁,不知是死是活。

    两个形貌极丑的女子舞着几团异形精芒,如跗骨之蛆,一逮着机会就从剑网中钻入,若是手上不小心被那黑色烟雾擦到,立时便是一阵钻心痛,葛连靳一不小心挨着一下,整条手臂立刻变成黑色,如同水肿,连举也举不起来。

    白剑平与他携手抗敌,此刻一见,连忙上前招架,葛连靳忙以术法逼毒,一边强自趋势飞剑应敌。

    再往后,却是一个黑丑的和尚,头顶悬着一块门板大小的半月铲,正将罗烟云逼到角落,连下狠手,只砸得罗烟云左支右绌,眼看抵挡不住了,偏偏白剑平被那两个女子拦住,过去不得,只急得高声叫唤:“云妹!云妹!”

    昆山的李琼染带着两位师妹且战且退,他旁边十来个琼山派的女子被一群灰衣怪人围在其中,各个手上都擎着一杆白麻幡旗,一团团黑云笼罩,将她们困在其中。

    却在此时,天外突然一道金虹飞来,速度奇快无比,顷刻间已至山头,霞光一闪,一个黑衣少年现出身形来。

    段瑶微微咦了一声,原来那人不是别人,却是与她曾有过两面之缘的凌天一。

    只见他双手一分,那道金虹忽的化为丈余,往前一冲,顿时击入那群灰衣怪人当中中,与那团黑云狠狠一撞,就听轰然一声巨响,一杆魔幡陡然炸裂开来,其中一个灰衣人厉叫一声,仰天喷出一口鲜血。

    凌天一更不迟疑,将身一纵,随着剑气杀入其中,刹时惊起无边气浪,直将本来就混乱的场面弄得更加扑朔迷离。

    …………

    段瑶看得心旷神怡,口中喃喃道:“这小子原来隐藏实力,当时如果知道他这般生猛,我肯定不会轻易去招惹他……”

    借着凌天一一击之威,白剑平趁机脱身出来赶到罗烟云身边,两人齐斗那个和尚,倒也旗鼓相当。正派弟子见来了援手,一个个重又振奋起来,渐将邪派的气焰压了下去。

    南宫离见段瑶目不转睛的盯着那道金色剑光,眼睛也舍不得眨上一下,心知这丫头的恋物癖又发作了,一边觉得好笑,一边在旁指点道:“这是沧还岭无双老人的‘擎天剑’,据说是以丙火雷泽金砂制成,又用太阳真火锻造,天生具有金、火两重属性,威力无双……”

    待看清凌天一的模样,又不禁抚着下巴沉吟:“据闻无双老人只收了一个弟子,看来就是此人了,只是这无双老人向来不介入正邪争端,此番居然也派了弟子前来,当中莫不是有什么阴谋?...不过看这人身形,似乎有些面熟啊……”

    段瑶听到他的话,心里偷偷一乐,原来南宫离与凌天一在丰城见过一次,只不过当时他看到的是背影,这两年凌天一又长高了一些,所以一时之间倒没有认出来。

    …………

    积云山上众人斗得正酣,那火山口突然现出异象,只见一团薄如朝云、妖艳异常的红霞,如云雾蒸腾勃勃从山口涌出,将山顶附近笼罩,恰似一团锦绣烟障,阳光映于其上,更显奇丽非常。

    段瑶当先看见,当下口中大喝一声:“离火玄金出世了!”足下一蹬,只身化作一道白光,直冲火山口奔过去。

    南宫见状,忙也将身一纵,紧随其后跟了上去。

    此时山下也有人看见那云雾,纷纷叫嚷起来,一时众人犹如炸了锅的蚂蚁,潮水般直往山顶飞去。

    那火山口甚是狭窄,冲在最前面的几个人闪身飞入之后,随后赶来的众人一哄而上,差点没将山口堵死,当即便有人大打出手,更有一个胖子,见同伴已经进去,他便坐在火山口,使出一座小山形状的法宝,金光闪闪,见人就砸,场面更是混乱不堪。

    段瑶见机得早,是最早进去的几个人之一。南宫离紧随其后,也跟了进来。

    两人入了山腹之中,见周围黑漆漆的一片,只有一条通道通往下面,也不知道有多深,段瑶毫不迟疑的当先冲入,南宫离顺手解决掉几个跟着下来的人,忙也冲了下去。

    这通道蜿蜒曲折,越到下面越窄,温度也渐渐升高,一股股热浪迎面扑来,熏得人呼吸不畅。

    约莫往下潜了半柱香左右,底下突然一空,段瑶发现自己进入了一个空旷的地底空间,这空间足有百十丈方圆,底下怪石林立,正下方一条熔岩状的河流徐缓流动,不时迸出火星点点。她四下望了一望,见河流起源处的山壁之下,一块如金铁般红亮的岩石,中间一道狭长的裂缝,赤金色的岩浆喷涌而出,如莲花状托出一个物体来。

    她半空窥得真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