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十五 江湖(第1/3页)
    话说段瑶正躲在树上偷笑,冷不防一个声音在其后问道:“好玩吗?”

    “嗯,好玩。”她用力点头道。

    来人便不再说话,树枝微微一沉,他躬身在她身边坐下。段瑶也不去理会,看着底下的鸡飞狗跳笑得无比开怀。

    等她笑完了,这才仿佛想起来似的,偏过头去问道:“你不下去帮忙?”

    身旁的少年一双黑珍珠似的眸子直直的看着她,缓缓的摇了摇头。

    段瑶歪头做可爱相,“你不是这里的人?”

    少年又缓缓点了点头,乌黑的发柔顺的拂在肩上。

    段瑶一怔,突然又笑了起来,“我说,如果我这两个问题一起问,你是不是要给我划十字了?”

    说罢朝少年做了个鬼脸,也不等他回答,将小腿一伸,横坐在树枝上面,轻轻摇晃起来。

    少年待得一阵,忽然说道:“祁连山上,是你?”

    “嗯。”段瑶应道,浑没在意的继续摇晃。

    “为何要骗人?”

    “只是想找个人带我进去。”

    “为何会找我?”

    “看你比较顺眼。”

    “…………”

    黑衣少年看着她,拿手指着自己,颇为认真的道,“凌天一。”

    段瑶停下,饶有兴趣的看向他,“然后呢?”

    “…………”凌天一睁着珍珠似的眼睛盯着她看了良久,然后慢慢的、从脖子上解下来一个东西,递到她面前,用平静无波的声音说道,“给你。”

    “…………”

    这下轮到段瑶无语了。

    “为什么要给我?”她问,盯着他掌心里那片小小的玉饰,那是一片血玉,天然呈现出枫叶的形状。

    凌天一仍然看着她,幽黑的眼眸平静无波,“以后不要再去拿别人的东西。”

    “……”段瑶忽然觉得自己跟他明显有了代沟,便也睁大眼睛问:“那我要什么,你能给我?”

    凌天一慢慢点头,然后继续看着她。

    “……好吧。”段瑶黑线的说道,伸出两根手指将玉饰拎了起来,心下却暗自琢磨是扔掉呢还是找个地方卖掉。

    不过凌天一明显不是那么好唬弄的人,见她拿起来,又用他那平平的声音说道:“戴上。”

    段瑶慢了半拍才反应过来,“什么?”她叫道,“我才不要!平白无故我为什么要套个玉佩,而且一点都不好看!”

    凌天一眨了一下他的大眼睛,“那就当佩饰?”

    “这……那好吧。”段瑶觉得对方既然帮过自己一次,也不能这么落他面子,便拿了血玉往腰上系。其实这玉色泽剔透,嫣红似血滴,跟她一身冰绡的衣衫很是相衬。段瑶看了看,心里也觉得可爱,又歪着头瞅了半天。

    凌天一坐在对面,看她像一只小猫一般捉着那玉玩来玩去,墨玉般的大眼睛里,攸忽闪过一丝笑意。

    南宫离回来的时候凌天一正好离开,他只瞥到一个黑色的背影。

    “那是谁?”他好奇的问了一句。

    “一个朋友。”段瑶回答,抬起头冲他一笑,“东西拿到了?”

    南宫给了她一个“自然如此、也不看看是谁出马”的表情。

    段瑶站起身来,意气风发的指向前方————

    “好,我们这就出发吧!”

    ************************************************

    襄阳城,春风化雨楼。

    对面街道一个小小的说书坊,大大小小围了一圈人。

    那说书先生手持一柄羽毛扇,站在正中说得正欢:

    “……诸位可知最近江湖上风头正盛的却是何人?...非是那单枪匹马破连水十二寨的长刀陆惊天,也不是那令无数女侠心碎了无痕的折梅公子卢照影,更不是挑遍长门无敌手的杀神鬼哭……诸位,那都已经是过时的消息了,当今最有名、最惹眼、最最风靡的乃是两位偷天大盗,人送称呼‘百变书生千面狐’的就是,据称这两人自两年前初现于江湖,一出手就偷了天下第一的门派重阳观的至宝——旃檀佛珠,重阳观那是什么地方,其下诸位道长可都是能呼风唤雨的人物,这两人竟然在两位祖师百岁诞辰之日,在众多宾客的眼皮子底下把这重阳观的秘宝给盗走了,这还不算,听闻当时两人在观中一场恶战,正所谓风起云涌电闪雷鸣,众位道长连施仙法竟也留他们不住,愣是让两人在重重包围中给逃走了……奇就奇在两人虽然偷了这佛珠,过了几月又给送了回来,端的是神不知鬼不觉,来无影去无踪哪……”

    这先生说到这里,旁边围着听书的人,有那知晓内情的,早在一旁议论了起来:

    “百变书生千面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