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十三 诱拐(第1/4页)
    险险脱离了长枯的追杀,荒山野岭,两人跌坐在一条溪水边,大眼瞪小眼。

    “丫头!方才我救了你一命,那个人情可是还清了!”隔了半晌,南宫离突然想起来道。

    “哪有这么容易!”段瑶跳起脚来骂道,“要不是你,本小姐怎么会让那牛鼻子追杀?你要多欠我一个人情!”

    “简直岂有此理!分明是你自己运气不好被老道逮着,怎能怪在我的头上?你一个小小丫头平白无故跑到道观,莫说是那群牛鼻子,就是我也会心生怀疑!”

    “我爱去哪儿去哪儿,要你多管闲事!总之现在是本小姐被你拖累,若是没有补偿,我就天天跟在你后面拿雷轰你,看你怎么去偷别人东西!”

    “你……你也太狠了吧?”南宫离气得一根手指指着他,半天说不出话来。

    段瑶只是冷笑,拿了一双眼睛上上下下的瞅他,大有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架势。南宫离被她盯得浑身不自在,只得举手道:“好,好,算我欠你人情,总可以了吧?”

    段瑶听他如此一说,登时笑靥如花,表情转换之快,看得南宫离是摇头不已。

    “我说丫头,当时可还加了一个条件的,”南宫离后知后觉的想起来,“你要能抓到我,这人情才可以兑现啊!”

    段瑶笑嘻嘻的看着他,蓦地伸手一抓,将他半幅衣袖抓在手里,摇了两下道:“这不是抓到了?”

    南宫哭笑不得,忙将衣袖扯了回来,口里骂道:“你这娃娃,哪带这么赖皮的?不算不算!”

    段瑶哼道,“我明明抓到你了,还说不算,你才是赖皮!”

    南宫离道:“不跟你个小丫头一般见识。”停了一阵,忽而又站起身来听了一听,“不好,那老牛鼻子又追来了。”

    段瑶凝神屏气,却是什么也没听到,心下不禁忿忿,这厮的修为竟比自己高那么多吗?

    却听得南宫嘿嘿笑道:“这老儿阴魂不散,我也该早点脱身才是。”

    段瑶抬头,却见他面上诡异一笑,身形一晃,攸忽遁入空中,只从云端落下一句话来,“小丫头,你若真能找到我,我便兑现那个诺言,哈哈哈哈……”

    段瑶听得声音远去,面上也是一笑,“你当我现在没有灵力,就找不到你了吗?”

    她也不着急去追,悠悠然将四周看了一遍,寻了个山洞躲了起来。此时长枯已到了百里开外,自忖眼下的情况绝计讨不到好处去,说不得要避上一避。

    当下也不管其他,在山洞里盘膝坐下,屏息静气,打起座来。她此刻灵力失,倒也不怕被长枯发觉。

    约莫过了两个时辰,段瑶从山洞走出来,已是恢复了不少精神。只见她从身侧翻出一个小小的竹筒,将盖一开,悠忽飞出一只小蜂儿,身碧绿,只有小拇指的指甲盖一般大,她伸出手指,在空中一牵一划,那绿色小蜂像是得了命令,在空中旋了几圈,忽的往一个方向飞去。

    段瑶唇角往上一勾,也是腾身而起,直随着小蜂飞去。

    ****************************************************

    丰城,又称花城。

    城中一年四季温暖如春,花期不断,游人如织。

    此际正是夏末,十里荷花未谢,三秋桂子已悄然绽露枝头,更有山茶、栀子、芍药、早菊争奇斗妍,城中花香弥漫,一派香侬温软气象。

    段瑶自长街上慢慢走来,沿途见众多花童叫卖,各色花卉艳色缤纷,更有一个年纪仿佛的俊俏小童,嬉笑着将一株火红茶花塞到她手里,又嬉笑着跑开,站在远处遥遥招手,段瑶不由也受到这欢乐气氛的感染,笑了笑,也冲那童子摆了摆手。

    谁知那小童待得一阵,竟又喜滋滋的跑了回来,“你收了我的花了,我们一起玩好不好?”

    段瑶奇道:“收你的花就要跟你玩吗?”

    小童点头,也好奇的问道:“你是外面来的吗?第一次来丰城?要去哪儿玩我带你去。”

    段瑶不答,看周围不少年轻男女,手中都拿着花,或有男子送予女子,或是女子含羞接下,两人相携离去。顿时恍然大悟道:这莫非是古代的集体相亲?

    那小童见她良久不说话,便伸手来拉她的手。段瑶平日最恨与人相触,将手一收,板脸道:“做什么?”

    小童被她这一躲,也是有些生气,“师兄说女孩子收下花就要跟我玩的,你不许耍赖!”

    段瑶眉头一皱,心想这是哪里来的小子,小小年纪就知道泡妞,还吃了熊心豹子欺到我头上来,真是不知好歹!见那小童兀自嘟着嘴要来拉她,便从袖中摸了一根银针出来,存心想给他个教训。

    “师弟,你在那边做什么?”

    忽有一道的男声传了过来,那小童一听,回头叫道,“师兄,程师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