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七 取宝(第1/3页)
    段瑶逃学了。

    前世的她就不是个乖宝宝,这次本来想弥补一下,不想还是不能善终。想到这里,她稍微有点遗憾。但是等段攸华来接她一起上学的时候,她仍然义无反顾的怂恿自家大徒弟做下了欺师妄上的勾当。

    于是段攸华在某人的积威之下,带着满腹的歉疚向夫子禀报段瑶病倒的消息,并且这一病,就是半年。

    段瑶在梳琉宫里整整闭关了半年。

    当她出来的时候,身上的灵气已比之前强上了一倍有余。

    原来她有天突发奇想,既然灵识可以辨别外界的灵气,那么自己体内的灵气应该也可以识别出来。

    当下将意识沉入体内,一片混沌之后,内里的经脉慢慢浮现出来,在她眼前呈现出一幅星光点点的景象。半是透明的经脉之中,拇指粗细的紫红色气流沿着脉络缓缓流动,散发出莹莹幽光,汇入丹田之中,形成一个小型的漩涡,越往中间色泽越淡,直至正中,一颗米粒大小的微粒泛着珍珠般银色光华,无数泛着紫光的银丝从中旋绕而出,如星夜银河,生生不息,华美至极。

    原来紫色的灵气就代表着雷电,难怪紫色在快下雨的时特别浓厚,段瑶从冥想中醒了过来,自觉疑惑已开,不由神清气爽。只是回想起刚才看到的紫色气流还只有手指粗细,又暗自有些丧气,原来修炼这么多年,居然只得这点成就吗?

    她却不知这修仙一道何其艰难,她眼中的这点成就,有的人终其一生也难达到。她是因为在母体中已经开始修炼,吸取的乃是最纯净的灵气,本身又天资上好,魂魄天生沾染了雷电之力,这才进展的如此之快。即使如此,之前未知本身属性,各种灵气彼此不分一股脑的胡乱汲取,也是走了不少弯路。现在既已明了,日后的修行就要容易得多了。

    也正是由于这个原因,段瑶这半年来专门汲取紫色的灵气,不断炼化的同时,操控雷电的手段也愈发厉害起来。心念一动,便能随心所欲的发出。到得后来,更是能同时发出数十道雷击,她预估了一下,大约方圆里许都能笼罩在内,被雷击过的地方寸草不生,就如烈火烧过一般干净。但碍于身在皇宫中顾忌甚多,她不得不将力道减弱了大半,饶是如此,威力也煞是惊人。

    此外就是钻研奇门遁甲之术。自从上次在太央湖底见识到那团绿光的威力,段瑶对此宝起了势在必得之心,她猜想那股灵力多半是谁下的禁制,用意只是在保护湖底的那件东西,所以她闯入的时候没有伤她,而只是将她推了出来。当然,也不排除她触犯的只是第一层禁制,后面是否会有伤人的禁制,那便不得而知了。

    但无论如何,她既然已经看上了,就是想尽办法也要得到手。段瑶记得曾在藏书楼里看过奇门遁甲、阵法符咒之类的介绍,当下又夜访藏书楼,看着哪本像,就都搬了回来,最后数了一数,竟然有上百本之多。

    她不由犯了愁,这么多本,什么时候才能找到想要的呢?

    正踌躇间,忽然联想到玄幻小说中,前辈仙人留下的物品多半沾染了灵气,段瑶抱着试试的念头,探出一缕灵识扫描了一遍。

    ……还真给她歪打正着了!

    《九方医学真解》。

    外表看只是一本普普通通的医学书籍,但是段瑶用灵识一扫,立即发现书面上笼着一层淡金色的灵气。段瑶只瞧了两眼,心中已有了计较,将灵气运于指尖,照着灵气最薄弱的地方轻轻一划————

    烟雾陡然散开,一本轻薄的书册呈现在眼前,原来方才那是个障眼法,只是手法略嫌拙劣,段瑶轻易将其破去。

    她将书页翻开,只见上面用浓墨纂写的八个大字,苍劲有力:

    《金器制炼要诀》

    原来是教人炼器的……段瑶有些失望,却还耐着性子看了下去。

    书中记载了好些兵器的炼造方法,多半是讲怎样用各种晶石炼制剑胚,再怎样注入生物的灵魂祭炼剑魂,最后融合灵力炼化剑身的过程。

    应该是一本初级入门的书籍吧,段瑶心想,看这样子好像是哪个宗派教材……

    只是皇宫之中怎么会有这种书?想来想去,多半是哪个想修道的人得了这么一本秘籍,要找地方收藏,转来转去竟然转到了皇宫里面,又或者谁谁谁被人追杀,怕这秘籍被人夺去,就施了障眼法把它藏在这里……

    ……可是,他们都没有储物戒指吗?

    段瑶摇头,玄幻小说果然不能信……

    “唔~还以为发现什么了不得的秘籍,原来只是个炼器的,对破那个禁制完没有帮助……又或者,我照着这书上说的去炼一柄神兵出来,直接将那禁制砍掉……这得多少年啊……”

    段瑶托着下巴浮想联翩,最后一拍手掌,“虽然来不及炼器,但我还可以使用兵器啊!将雷电的威力导入兵器之中,雷电之力加上兵刃之力,杀伤力肯定不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