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评书网 > 其他小说 > 一念成魔 > 6 六 灵识
    段瑶原本是不准备上学的,很久以前她就发现,东庆皇朝的文字跟汉字的繁体相差无几,倒省去了她重学的麻烦。一年前为了查清她所在的时空,还特地在皇宫的藏书楼里呆了两个月。

    在翻完了将近三分之一的书籍以后,段瑶彻底打消了回家的念头。这是一个完架空的时代,就连天地起源的传说,也跟她前世所知的世界不相一致。

    虽然如此,这片大陆上的人文地理,还是有很多地方与地球的相似。有意思的是,这里的人们相信仙人的存在,野史中提到了很多修仙问道的方法,还有奇珍异兽、琼花仙果的图鉴。段瑶看得津津有味,也无法辨出这些传闻的真伪,因为那些书上提到的修炼法门,在她看来纯粹是嫌活的不耐烦了,倒是那些道术仙法,像是飞天、火符之类,倒是跟她所炼的有几分相似。

    这个世界难道真有仙人的存在?

    段瑶撇撇嘴,有又如何?没有又如何?与我何干!我自修炼我的,只要彼此井水不犯河水,就是八竿子也打不着关系!

    ************************************************

    东庆皇宫的少学分文史、礼仪、诗乐、算术、天文、地理、骑射、武艺。

    段瑶因为初来,又最是年幼,夫子特许她只在边上旁听。段攸华怕她不明白,特意坐在旁边为她讲解。段瑶对上学原本抱着可有可无的想法,但若是不学这些,就要跟着其他的公主一起学绣花,再加上她近来的修炼进展不大,于是干脆跑过来凑数,也算是给皇帝交差。

    宫里的少学原本有八位皇子两位公主,共十名学子。因为九、十两位皇子鞭伤未愈,这些天只得八人,加上段瑶,也才九个人。夫子也没多问,这二人平日不甚上进,并不得他关注。

    其他的皇子皇女们只见新来了个小妹妹,虽然听到过宫中的传闻,但见她生的玉雪可爱,平日又沉静乖巧,都以为是传闻失实。只有段攸华战战兢兢,生怕她嫌上课不耐烦又跟夫子对着干。这位程程夫子可是东庆有名的大儒,明德帝平日都要礼让三分。

    段瑶倒确是无心生事,她只觉得这夫子很像自己前世的一位教授,而恰巧她很喜欢那位教授,所以难得有几分缅怀之意。

    况且这程夫子博闻强识,从古至今种种异闻奇趣如数家珍,只把段瑶听得津津有味,眼儿都舍不得眨一下。

    当然,夫子讲到她不喜欢的科目时,她也照样该干吗干吗。

    这天夫子正讲解倒一篇古文,枯燥无味的很,段瑶听得不耐,照例将一只手撑着下颌,神游天外去了。

    “……所谓致知在格物者,言欲致吾之知,在即物而穷其理也。盖人心之灵莫不有知,而天下之物莫不有理,惟于理有未穷,故其知有不尽也……”

    夫子的声音渐渐远去,思绪进入空明,虚虚幻幻,浮浮沉沉……不知过了多久,眼前渐渐开朗,仿佛身处一个清宁和谐的空间,身上下舒畅不已……

    意识逐渐分散开来,恍惚间她感觉自己站在一个极高的地方,俯瞰大地,却又不是纯粹的俯瞰,她可以看清每一片叶子,每一朵花……仿佛化作一阵轻风,在林间穿越□□……树木笼罩着一层淡淡的绿色,湖水上空浮着淡淡的蓝色,土地则是褐色的,天空中飘散着多重烟气,颜色各异如同极光一般绚丽多姿…………

    不远处传来脚步声,几个翠绿衣裙的宫女正往这边走来,她们在说……

    “下……下学……”

    “咦?”

    段瑶心中一动,忽觉一丝极细微的声音从天外传来————

    “……瑶—妹—妹——瑶—妹—妹————”

    意识猛然震动,段瑶身一震,突的从迷蒙之中醒了过来。

    眼睛睁开,正看到面前段攸华放大的脸,随着嘴唇一张一合,方才的声音渐渐变得清晰————

    “......瑶妹妹,你在想什么?下学了,我们一起走吧?……”

    段瑶猛地起身,四下望去,只见几位皇子皇女正朝外走,门口站着好些接应的奴才……身着翠绿衣衫的宫女……

    “?!!”

    段瑶睁大眼睛,晃了晃脑袋,没错,是她刚才在梦中见到的那些人……难道这就是所谓的灵识?

    段瑶怔怔站在原地,回味着方才那番似幻似真的情景,一时竟有些痴了。

    段攸华见她魂不守舍,担心的拉了拉她的衣袖道:“瑶妹妹,你前些天不是说想吃桂花糕吗?刚好昨儿个我宫里的桂花开了,我特意让徐嬷嬷做了一些,你想不想尝一下?”

    段攸华前些天就从朝华宫搬出来了,现在住在桂宁宫,距书塾又近了些,离段瑶的梳琉宫却更远了。

    段瑶还没说话,旁边一个油腔滑调的声音插了进来:“什么好吃的啊?十一弟这般藏着掖着,什么时候也给为兄尝尝啊~”

    段攸华见到来人,连忙侧身拘了一礼:“五皇兄。”他平日跟其他皇子相交不多,只这位哥哥在少学时曾帮过他,还有些交情。

    段悠然嘻嘻笑着搭上他的肩头,“十一弟藏了什么好吃的?也不请为兄去尝尝……”又斜了眼瞅着段瑶,“这就是我们的九妹妹吧?可长的一点不像传闻中的凶神恶煞啊……”

    “五皇兄!”段攸华紧张的看了段瑶一眼,见后者仍是恍恍惚惚,这才松了口气,便对段悠然笑道,“不过是一些桂花糕,皇兄喜欢,小弟回头就让人送过去,只怕皇兄不要嫌弃才好......”

    段悠然暗自惊讶,这十一皇弟以前最是懦弱不过,听说跟小九走到一块竟似变了个样,今日一见,果真如此。

    当下对眼前的小女孩兴趣更浓,弯下腰笑眯眯的对着她道:“小九可知道我是谁?呵呵呵,我是你五皇兄,段悠然,记住了吗?以后要叫我五哥哥哦~”

    段攸华额头冒汗,见段瑶眼中慢慢恢复清明,忙陪笑着对段悠然道:“五皇兄,这个……九妹妹平常不喜多言……”

    “是吗?难怪八弟都跟我说从来也没见她说话……”段悠然抚着下颌,“这样可不好,小姑娘家要活泼点才可爱……”

    段瑶用看白痴的眼神扫了他一眼,转身对段攸华道:“今天不去吃桂花糕了,我要先回梳琉宫,你自己慢慢回去吧。”说完就往门外走去,也没见她动作有多迅速,晃了几晃,眨眼人就没影儿了。

    段悠然看得大是兴奋,一把扯住段攸华问:“小九会武的吧?啊?是吧是吧?”

    段攸华想起某人用雷劈他的场景,不禁在心里叹了口气,她何止会武,连法术都学会了。

    *****************************************

    段瑶根本没有回梳琉宫,她急于弄清方才的问题,便找了一片灵气充足的树林,挑了一棵最高的树,盘膝打坐起来。

    努力回想当时的情形,将灵觉放开,意识归于虚无,精神力如同触须般伸了出去……周围灵气的存在感愈发强烈,像是雾又像是烟的微粒在轻轻的碰触着她,灵觉散了开来,四周的物体突然变得很清晰,即使不用触摸,也可以清楚的知道它们的形态:

    左前方的榕树上有一个鸟巢,里面有三只蛋,嫩黄嫩黄的颜色,静静躺在缝纫草中间……

    右前方是一个湖,湖水碧蓝深沉,岸上一从凤尾竹,竹枝上缠绕着一条小蛇,纤长的身体只有小指粗细,颜色青翠欲滴……

    湖的浅水处长着许多水草,长长的飘带一般随着湖水荡漾……

    远远的传来女子的笑语,宫中的哪位娘娘初来游湖了……

    …………

    渐渐的实物淡去,飘渺的烟气满溢了出来。树木的浅绿,湖水的淡蓝,土地的微褐,还有天空的五颜六色……轻轻汲取了一些,便是满口的芬芳,这,果然便是灵气了。木的清华,水的甘冽,地的醇厚,还有那五颜六色的,有芬芳,有香甜,有微涩,有淡辛,有火热,有清凉……从来不知,灵气尚有这许多色彩,段瑶心神俱醉,畅游其间,喜乐无限。

    …………

    ……灵识忽有所感,她略微抬头,只觉得一团奇异的灵气从太央湖水底中央散发出来,她心生好奇,放开灵识往那边潜了过去。

    灵气似被压制,断断续续若有若无。段瑶锁定其中一缕,悠悠潜了下去。那太央湖少说也有二三十丈,乃是宫中难得的天然湖泊。

    段瑶灵识如电,眨眼间已至最深处,只见那水底之下,一圈水草尤为茂盛,嶙峋怪石中间,一团浓郁的翠色烟华凝而不散,灵气正是从这里散发出来的,而在那之下,她感觉还有一股极其强烈的灵气,从地底很深的地方隐隐泄了出来,只是到达这翠绿之处,又攸的消散无影了。

    段瑶愈发好奇,驱动灵识往那处遁去,尚未靠近,突然心生警觉,只觉遽然一震,灵识像被什么东西圈住,再难动弹。那翠绿烟华陡然膨胀,光华一闪,段瑶只觉被一股极其柔和的劲力一托,飘飘然出了水面……

    …………

    缓缓收回灵识,段瑶心中惊疑未定,将她推出的那股灵气,绝对是某人遗留所致,那么此处,定然埋藏了什么东西,从那雄厚的灵力来看,这东西不是什么天材地宝,就是那些修道之人遗落的宝贝。

    段瑶从来没有什么先来后到的想法,这东西既然被她发现,那么理所当然的就该归她所有。她在一瞬间已经决定了这宝贝的归属,并且开始盘算起如何才能把它弄到手的。

    但她刚刚领悟此间玄妙,灵识还很薄弱,那股劲力虽然只是防卫,不在伤敌,她仍然感觉心神俱疲,元气大损。当下也不再多想,收功返回梳琉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