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评书网 > 其他小说 > 一念成魔 > 3 三 乖张
    “哎哎,你听说了吗?总管公公得罪了梳琉宫的瑶公主,昨儿个被陛下给斩了!”

    “怎么没听说,据说公公给她吃发馊的饭菜,这瑶公主天大的胆子,当下就跑到朝堂上对陛下大吼大叫,愣是把好好的朝议给打断了……”

    “嗳呀可不是嘛,我听执勤的小柱子说,堂上的大人都给惊的目瞪口呆,皇上气的话都说不出了……”

    “那还不是只罚了公主闭门思过,还赏赐了好些东西,公公可是命都没了……”

    “照我说,公公平日最是善心,怎么会特意虐待公主,但凡这宫里不受宠的,哪个没遭过冷落……”

    “哎呀这话可不能乱说……”

    “我还听说公主是妖孽呢,当年梅妃娘娘就曾经说过……”

    “你这丫头,这话可只许私底下说说,给人听见了可是要命的!”

    “知道知道,现在瑶公主可是皇上面前的大红人,我哪敢说她的是非……”

    “知道就好,在这宫里可要处处小心……”

    “琴姐你又来了……”

    “我这是为你好……”

    …………

    声音渐去渐远,围墙后面茂盛的树林里,一个十一、二岁的少年晃悠着转了出来。

    “这些宫女还真是爱嚼舌根!”他边走边摇着头道,不过很快又笑了起来,“听起来,咱们这位妹妹倒是很好玩呐……”

    他说着笑嘻嘻地冲着身后叫道,“是吧,二哥?”

    阴影里有人低笑了两声,随即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走了近来,两人长的十分相似,只是前面这位像白日的太阳般灿烂耀眼,后面这位则如沉静的月光,晦暗幽深。

    “小五,”后来的少年轻笑的叫了一声,“这位妹妹可是妖孽呢,你不怕?”

    先前的少年眼睛一亮,“妖孽?……对,妖孽才会这般肆无忌惮,二哥,不如我们去找她玩吧?”

    “不急,不急,”月光般的少年悠悠说道,“只要她在这宫中,我们迟早都会见到的。留点悬念,岂不是更加有趣?”

    “二哥说得也有道理。”先前的少年点头,随即又作出一副踌躇的表情,“可是我真的很想见见她嘛~”

    “放心,很快就会有机会的。”他的二哥收了笑容,薄唇微抿,“我们伟大的父皇可是有名的器量狭小,九丫头这般猖狂,”停了一下,他声音愈发低沉,“你说……他会怎么做呢……”

    正和殿,明德帝在最后一本奏折上划上批符,将朱笔搁在旁边的笔架上。

    身后的太监总管小心翼翼的凑上前来:“陛下,今晚可要召哪位娘娘侍寝?”

    明德帝面色阴沉,只摆了摆手,太监立刻识趣的退回原位。

    他往后慢慢地靠在了那张宽大华丽的龙椅上,眼前又浮现出前日朝堂上的一幕————

    “……扰乱宫廷者,斩!歪曲圣意者,斩!狗眼看人者……”小姑娘眼睛一瞪,周身突然迸发出一股无可匹及的气势,狠厉决然的声音中带着使人战栗的冰寒,“斩!!”

    ***************************

    此时的段瑶正伏在案前犒劳自己贫瘠了五年的肠胃,完没有把被禁闭的事情放在心上。

    一群宫女太监战战兢兢的站在门口,没得到命令,他们不敢进去,却也不敢离开。有内务总管的前车之鉴,谁也不敢触这小祖宗半分霉头。

    段瑶以令人难以置信的速度将桌上的佳肴一扫而空,满意的抚着肚子歪在躺椅上,然后抬起眼慢悠悠、懒洋洋的一一扫过门口的众人。

    “让你们从哪里来,便回哪里去,都没听清楚吗?”

    “奴婢……奴才们是奉皇上旨意,来伺候公主的。”一名小太监小心的回答,随即在段瑶如电的目光中狠狠的畏缩了一下。

    “……皇命难违吗?”段瑶冷笑,“既然如此,本公主让你们做什么,你们就给我乖乖的去做,要是敢在外面唧唧歪歪胡言乱语,好叫你们知道我的手段!”

    一干人等连忙下跪:“奴婢(才)不敢!”

    “不敢就好!”段瑶说道,伸手召过原来的那两个小太监,“小五小六,把这些人带到偏殿去看着,谁要是敢靠近寝宫一步,当心本公主打断他的狗腿!”

    段瑶前世不知看了多少宫廷戏,也明白这趟浑水一旦踏进去就再难才出来。所以她原本的打算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练圣贤功。但事情既然惹到她头上来,那就绝对不能坐视不理了。段瑶讨厌麻烦,所以她选择了最直接的方法——找皇帝解决。至于是否会触怒皇帝,给自己带来麻烦,却不在她的考虑范围之内。

    说到底她并不是个心机深沉的人物,最厌恶的莫过于忍辱负重,与其让别人欺到自己头上来,还不如主动出击去欺负别人。

    于是段瑶毫不犹豫的将皇帝赐予的所有下人统统逐出主殿,只留了原本就在梳琉宫的四个伺候起居,继续过着自己一成不变的练功生活。

    近来她已经可以自如的操纵身体里的气,也学会了气流的凝练压缩,这样一来原来充沛的灵气就不足够了,段瑶重新开始了汲取天地灵气的过程。

    树林无疑是修炼的圣地,特别是雷雨的天气,树木导电,轻易便可汲取大量的能量。段瑶发现这种能量跟自身的属性极为相合,当气流在身体内部运转,有时甚至能与雷电共鸣。

    只是这种几率,还很小,很小。

    *********************

    “母亲,呜呜呜……他们说我不是父皇的孩子,戚贵妃也不喜欢我……呜呜……母亲,我讨厌他们,讨厌他们,呜呜……呜呜呜……”

    隐忍的呜咽声音回荡在茂密的树林里,小小的少年蹲在梨树下闷声诉说,夏日的阳光透过叶缝斑斑点点洒落下来,在地上映出一幅奇异的光影图案。

    微凉的风轻柔抚着脸面,如同睡梦中母亲的手指,少年抽泣的声音断断续续,被轻风送出老远。

    “KAO!你还有完没完啊?!”

    蓦的一个声音响起,如刀锋划过树间,惊得栖鸟哗啦啦的飞了起来。

    少年惊讶的抬起满是泪痕的脸,遥遥往高处望去。

    梨树旁那株高大的槐树枝头,浓密的叶子丛中突然钻出一个小脑袋,一个粉妆玉琢的小姑娘一边摇着头一边骂骂咧咧的爬了出来,“罗罗嗦嗦哭了这么久还不够……让人安静的睡个午觉行不行……”

    被人看见自己的窘相,还是个比自己年幼的小姑娘,少年微红着脸站了起来,嗫嚅道,“我……我以为这里没有人……”

    “废话!难道有人还要通知你一声吗?懂不懂先来后到啊!”

    树上的小女孩一手叉腰,怒气冲冲的冲着他吼道。

    那样子……看上去很凶……

    少年不敢反驳,低着头不敢看她的眼睛。

    却瞥见深褐色的树枝上踩着一双小小的脚,未着鞋袜,雪□□嫩的一团,透着淡淡的莹光,精巧的仿佛用上好的白玉雕成。

    好.……好可爱………

    他在心里悄悄的说,于是偷偷的、偷偷的又抬头看她。

    这一看,却吓的大惊失色。

    “你...你怎么爬那么高,万一摔下来怎么办?”

    那根树枝那么纤细,怎么承受得了一个人的重量,就算是个小娃娃也不行。

    少年想到这里,连忙跑过去,张开双手对着她说:“来,跳下来我接着你。”

    …………

    段瑶眯眼看着树下的少年,这是哪里跑来的小毛孩,这般单蠢。不想想你自个儿也才七八岁,我跳下去还不砸死你啊?

    少年见她犹豫,以为她是害怕,便拍了拍手鼓励道:“不要怕,哥哥力气很大的,乖,树上危险,快跳下来吧。”

    段瑶瞅见那少年脸上的泪痕,嫌恶的撇了撇嘴,足下一点,轻忽忽的飞了起来,也不理他,悠悠飘过院墙走了。

    她没瞧见身后少年越睁越大的眼睛,和他口中震惊的话语:“……哇……神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