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评书网 > 其他小说 > 一念成魔 > 2 二 初显
    熙元768年霜月1日,东庆皇朝梳琉宫诞生了一位公主,出生时浓云密布,雷电轰鸣。生母王美人受到惊吓,血崩而卒。

    其时皇朝在位的明德帝已经登基21年,国内风调雨顺,人民安居乐业。明德帝不信鬼神之说,为小公主赐名为瑶,交由梅妃抚养。

    熟料三个月后,晴天白日里、一道长雷直接轰中梅妃所住春寒殿,将殿前一株三百余年的老树劈了开来。

    虽然没有人受伤,流言,却更是闹得人心惶惶。小公主被认为是邪神转世,人人避之不及。

    梅妃当天晚上就哭哭啼啼的找了明德帝,声称自己还有十四皇子,万万经不起这般折磨,只恳请皇帝收回成命,将小公主抱离春寒殿。

    那王美人生前不甚得宠,明德帝子女众多,原也不是十分在意这个女儿,见梅妃哭得心烦,大手一挥,便又将这公主遣回梳琉宫,指派了几个嬷嬷宫女伺候着,竟是随她自生自灭去了。

    那小公主倒也奇怪,从来不哭不闹,除了吃饭时候,竟极少睁开眼睛。据贴身照顾她的宫女口说,这位公主一天绝大部分时间都在睡觉,即使时睁眼看人,那眼神也是懒洋洋、冷飕飕的。

    外面传的神叨,宫女太监们也不敢久呆,于是诺大的寝宫里,常常只孤零零的睡了个婴孩,安静,当中透着诡异。

    *************************

    段瑶却不是在睡觉。

    婴儿的身体脆弱至极,就连思想也受到大脑未发育完的限制。

    段瑶却一刻不停地苦苦思索。

    她发现自己身体里多了一股气息,微凉的、清醒的,隐约,有些像是子宫中救了她一命的那种气息。

    每当她静下来,或者思绪放松的时候,这股气流就开始在她体内流转,起初是极微弱、极细小的循环,在段瑶有意无意的驱使下,气流慢慢的开始汇集,从下腹开始,沿着胸腹散开,往下经过足心,往上分成三股,两股蔓至手心,中间一股则是缓缓经过脊柱、颈脖、耳侧,汇至头顶,再依次回转,汇聚,最终汇合于下腹初始处。

    每经过一次循环,体内的气息便充盈一分,那气息更如甘泉之甜美,清露之芬芳,更如琼汁仙饮,闻之欲醉。当其散入四肢百骸中时,便是身体所有细微的枝末都能感觉得到,汇聚入下腹之中时,整个身体都觉暖暖洋洋。

    段瑶猜想自己是无意当中学会了一门功夫,那股气流就是所谓的内力,流转经身体各大穴位,汇集之处则是小说中经常提到的丹田。无奈前世涉猎虽广,唯独不谙医学,也就无从考证自己的想法。

    然而不管事实如何,当她意识到的时候,这样的练习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渐渐的,她开始感觉到外界相似的气息,并且像最初在子宫里那样,一丝一缕的汲取过来。

    身体里的气慢慢充沛,灵觉也越来越清晰。到一岁的时候,她已经可以看清十丈之外苍蝇翅膀的纹路,也可以听见皇宫里侍女半夜的梦呓声。

    段瑶愈发走火入魔,整天忙于修行,乐此不疲。

    能够自理之后,她就将伺候的四个宫女太监都赶出了寝宫,不得命令严禁入内打扰。就连吃饭,也是由宫女们放在寝宫之外,等她饿了自然会出去拿。

    梳琉宫的四个下人都习惯了这位殿下的怪异,这座宫殿原本就在皇宫里最偏僻的角落,平日也甚少有人来往。而明德帝自从将段瑶遣回以来,几乎完忘记了自己还有这位女儿的存在,如果不是内务处每个月都要定时送些物资过来,外面的人都要以为这座宫殿没有人住。

    ************************

    时间一晃已过去了五年。

    段瑶依然过着深居简出的生活。

    此时她体内的气已经达到了一个饱和的状态,举手投足间都会不经意的散发出来,她的身体渐趋轻盈,轻轻一跃就是十来丈的高度,她的眼睛愈发清明,她的耳朵愈发敏锐,树上绿叶下面精细纤巧的叶脉、远处山谷里丝丝缕缕的回声,仿佛整个世界都发生了变化,在她面前,天地万物都呈现出一个更生动更鲜明的形态。

    段瑶心知自己已经达到了某个境界,决意探索一番期间奥妙,倒也不急着一味求进了。

    首先就是轻功。

    她虽然纵跃自如,始终都要借助外力,以前看过的小说中,有提到一种浮空术,只要身体轻到一定境界,借助空气的浮力就可漂浮而起,便如上古传说中的列子御风术,千里之地,一日往返,岂不快哉!

    再就是异能。

    自从重生之后,她发现自己对于雷电有种说不出的反应,虽然还很模糊,她却能够感觉得到,体内的气息隐隐与雷电相应,不知是不是前世被雷击中的关系,她竟能清晰的辨认空气中的雷电因子。相信假以时日,要控制也并非难事。

    想通了此节,段瑶心情大好,破天荒的走出寝宫,在梳琉宫里四处走了一遭。

    这一走,便走出了一堆问题来。

    梳琉宫不大不小,以屋顶用琉璃砌成而得名,王美人在生时,虽不甚得宠,却也不曾冷落,整座宫殿以明黄流苏装饰,淡黄维曼,远望朦胧如月色,一身浅黄衣裙的王美人身形窈窕,笑语嫣然,步若莲花……那是何等唯美的场景。

    ……现在呢?

    段瑶用两根手指头捏着尘埃遍布的残破帐幔,面无表情的对着自己的四个下仆,“……你们……多久没打扫了?”

    ……………

    话说段瑶前世身家富有,从来没为钱米操过心思。重生后她忙着练功,更是下意识的忽略了这个问题。

    何况她今生乃是公主,怎么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抱着这种得过且过思想的段瑶直到五年后的今天才发现,自己竟然是如此的贫穷!

    事实上,如果不是逢年过节给皇子皇女们的赏赐也有她的份,梳琉宫里的四个人简直就活不下去。

    段瑶于是对自己说皇宫也是需要节俭的,但当某一天她的午餐摆上来她震惊的发现面前只有一小碟发霉的咸菜和半碗粗黄的米饭————

    她终于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我堂堂一个公主吃的就是这种猪食吗?传扬出去东庆皇朝威仪何在?!”

    段瑶站在朝堂上冲着明德帝大声吼道。

    一众朝臣目瞪口呆。

    没有人知道她是什么时候进来的。站在殿外的侍卫们甚至只感觉到一阵微风,那个精灵般的小姑娘已经站在堂上,狠狠的将一个瓷碗摔在地上,冲着他们至高无上的九五至尊吼出了上面的那句话。

    …………

    明德帝居高临下的看着自己的第九个女儿,他记得刚出生时曾经看过她,那时候只有手臂长短,看上去软绵绵的。

    原来已经长这么大了吗?

    面前的小姑娘白衣乌发,肤色白的晶莹,一双黑如点漆的眼睛生的极大,偏又梳了个齐眉的刘海,倒显得那张小脸更加的小了。

    而此刻,那原本就极大的眼睛睁得更开,小小的身子挺的笔直,一股凛然的高傲从中透了出来————

    ————他的女儿,昂首站在殿下,神情高傲的面对着他。

    殿上鸦雀无声,所有的朝臣面带惊疑的看着这对互瞪的父女。

    堂上轻风刮过,吹起段瑶半新不旧的白色纱衣————

    “传内务总管”

    明德帝淡淡的吩咐道。

    传声太监挺直了腰板,一字一句的喊了起来:“传————内务总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