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二 初显(第1/2页)
    熙元768年霜月1日,东庆皇朝梳琉宫诞生了一位公主,出生时浓云密布,雷电轰鸣。生母王美人受到惊吓,血崩而卒。

    其时皇朝在位的明德帝已经登基21年,国内风调雨顺,人民安居乐业。明德帝不信鬼神之说,为小公主赐名为瑶,交由梅妃抚养。

    熟料三个月后,晴天白日里、一道长雷直接轰中梅妃所住春寒殿,将殿前一株三百余年的老树劈了开来。

    虽然没有人受伤,流言,却更是闹得人心惶惶。小公主被认为是邪神转世,人人避之不及。

    梅妃当天晚上就哭哭啼啼的找了明德帝,声称自己还有十四皇子,万万经不起这般折磨,只恳请皇帝收回成命,将小公主抱离春寒殿。

    那王美人生前不甚得宠,明德帝子女众多,原也不是十分在意这个女儿,见梅妃哭得心烦,大手一挥,便又将这公主遣回梳琉宫,指派了几个嬷嬷宫女伺候着,竟是随她自生自灭去了。

    那小公主倒也奇怪,从来不哭不闹,除了吃饭时候,竟极少睁开眼睛。据贴身照顾她的宫女口说,这位公主一天绝大部分时间都在睡觉,即使时睁眼看人,那眼神也是懒洋洋、冷飕飕的。

    外面传的神叨,宫女太监们也不敢久呆,于是诺大的寝宫里,常常只孤零零的睡了个婴孩,安静,当中透着诡异。

    *************************

    段瑶却不是在睡觉。

    婴儿的身体脆弱至极,就连思想也受到大脑未发育完的限制。

    段瑶却一刻不停地苦苦思索。

    她发现自己身体里多了一股气息,微凉的、清醒的,隐约,有些像是子宫中救了她一命的那种气息。

    每当她静下来,或者思绪放松的时候,这股气流就开始在她体内流转,起初是极微弱、极细小的循环,在段瑶有意无意的驱使下,气流慢慢的开始汇集,从下腹开始,沿着胸腹散开,往下经过足心,往上分成三股,两股蔓至手心,中间一股则是缓缓经过脊柱、颈脖、耳侧,汇至头顶,再依次回转,汇聚,最终汇合于下腹初始处。

    每经过一次循环,体内的气息便充盈一分,那气息更如甘泉之甜美,清露之芬芳,更如琼汁仙饮,闻之欲醉。当其散入四肢百骸中时,便是身体所有细微的枝末都能感觉得到,汇聚入下腹之中时,整个身体都觉暖暖洋洋。

    段瑶猜想自己是无意当中学会了一门功夫,那股气流就是所谓的内力,流转经身体各大穴位,汇集之处则是小说中经常提到的丹田。无奈前世涉猎虽广,唯独不谙医学,也就无从考证自己的想法。

    然而不管事实如何,当她意识到的时候,这样的练习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渐渐的,她开始感觉到外界相似的气息,并且像最初在子宫里那样,一丝一缕的汲取过来。

    身体里的气慢慢充沛,灵觉也越来越清晰。到一岁的时候,她已经可以看清十丈之外苍蝇翅膀的纹路,也可以听见皇宫里侍女半夜的梦呓声。

    段瑶愈发走火入魔,整天忙于修行,乐此不疲。

    能够自理之后,她就将伺候的四个宫女太监都赶出了寝宫,不得命令严禁入内打扰。就连吃饭,也是由宫女们放在寝宫之外,等她饿了自然会出去拿。

    梳琉宫的四个下人都习惯了这位殿下的怪异,这座宫殿原本就在皇宫里最偏僻的角落,平日也甚少有人来往。而明德帝自从将段瑶遣回以来,几乎完忘记了自己还有这位女儿的存在,如果不是内务处每个月都要定时送些物资过来,外面的人都要以为这座宫殿没有人住。

    ************************

    时间一晃已过去了五年。

    段瑶依然过着深居简出的生活。

    此时她体内的气已经达到了一个饱和的状态,举手投足间都会不经意的散发出来,她的身体渐趋轻盈,轻轻一跃就是十来丈的高度,她的眼睛愈发清明,她的耳朵愈发敏锐,树上绿叶下面精细纤巧的叶脉、远处山谷里丝丝缕缕的回声,仿佛整个世界都发生了变化,在她面前,天地万物都呈现出一个更生动更鲜明的形态。

    段瑶心知自己已经达到了某个境界,决意探索一番期间奥妙,倒也不急着一味求进了。

    首先就是轻功。

    她虽然纵跃自如,始终都要借助外力,以前看过的小说中,有提到一种浮空术,只要身体轻到一定境界,借助空气的浮力就可漂浮而起,便如上古传说中的列子御风术,千里之地,一日往返,岂不快哉!

    再就是异能。

    自从重生之后,她发现自己对于雷电有种说不出的反应,虽然还很模糊,她却能够感觉得到,体内的气息隐隐与雷电相应,不知是不是前世被雷击中的关系,她竟能清晰的辨认空气中的雷电因子。相信假以时日,要控制也并非难事。

    想通了此节,段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