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第1/2页)
    96天下太平

    96 天下太平

    修流把马放了,戴了一顶竹笠,与断桥带上黑旋风,一起往南京而去。两人一路上见到丐帮中的人,便向他们打听归去来的消息。丐帮中因为出了曾半碗与江三勺的变故,因此帮众一听问到归去来时,言语间都十分的小心,有的干脆就不理修流他们。

    到了南京城外时,修流终于碰上了一个当时从嘉定城里逃出来,而且认得他的丐帮小头目。那小头目告诉他说,归去来之所以落入“淮南四子”之手,是因为曾半碗跟江三勺的出卖。曾,江两人的部众,当时在嘉定屠城时死伤殆尽,两人手下剩下的已没几个得力的人,因此在帮中的地位一落千丈,于是便计议着谋篡帮主之位。他们以前在淮南时,跟“淮南四子”曾有过来往,于是很快便跟他们联络上了,然后设计擒住了归去来。

    那小头目道:“可怜眼下丐帮群龙无首,空有几万人众,却如一盘散沙。眼看着帮主被押往南京问斩,却没有人拿出一个办法来。归帮主是条硬汉子,他定然不会向满洲人低头的。只是他一朝殉难,丐帮这几百年的事业,也要断送在我们这一代手中了。”说着唉声叹气的。

    修流道:“大家不会去南京救出他来吗?”

    那小头目道:“现在南京城里根本就不让要饭的进城去了。大家都成了游兵散勇,自顾不暇,连饭都要不到,哪能救得出归帮主?这些天很多弟兄们都上南京城外去,不过是想在帮主升天时,送他一程!”

    修流道:“要是我要去救你们帮主,你们愿意跟我一起去吗?”

    那小头目眼睛一亮道:“如果周将军愿意出面救帮主,凭着将军的名望,那么丐帮弟兄自然一呼百应!”

    修流道:“如此甚好。今天你先去叫一些精干的丐帮弟兄潜入南京城中,打探一下归帮主的情况。我要先去一趟镇江府,明天傍晚时候,咱们还在这里会合,共商对策。”

    小头目道:“我这就去安排弟兄们进城去。但愿将军不要失言。”

    他离开时,修流问起他的名字,小头目道:“周将军叫我吴大口便是。”

    修流笑了一下,心想,这些丐帮的人取的名头古怪,都跟吃的有关。

    那吴大口走了。断桥道:“修流哥,你上过曾半碗跟江三勺的当,如今对他们这些人该多防着点才是!丐帮中人多势众人心也杂。”

    修流笑道:“你这话说的是。不过这吴大口看来是可靠的。”

    断桥道:“你方才说要去镇江府,是不是想去看大舅舅?”

    修流听了,愣了一下,才想得起来断桥她说的大舅舅,其实便是他的父亲。他说道:“桥儿,你心情不好,我是想让你在金山寺呆些日子的。”

    断桥道:“修流哥,都这时候了,我还会离开你吗?!你不是说了,现在你就是我唯一的亲人了?!”

    修流心头一热,道:“但是此时你在我身边,只怕又要让你受委曲了。”

    断桥强颜笑道:“咱们有些日子没去南京城了,不如进城去买些小吃?”

    这时的南京城,又恢复了往日的繁华,来往的市民士子,神情与几个月前一样的闲适自得。修流见了,心下感慨不已,不知是该感到高兴,还是伤感。那浆声灯影的秦淮河,也依旧风光。真是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

    他跟断桥道:“或许是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吧。满洲人过江才三个多月,这往日大明的臣民,却早已将家仇国恨,忘得干干净净的了。这倒是出人意料之外。”

    断桥道:“在这世上,多的只是行尸走肉。有的人是为了浮华活着,有的人则是为了性情活着,有的人则是为了一种信念活着。”说着,眼圈情不自禁地便红了。修流知道,她说的是叶思任跟周莘。他又怕勾起她的伤心,便不再言语了。

    修流陪着断桥逛了几个地方,断桥因心情不好,便说累了,想找个客店住下。修流想起以前跟断桥一起住过的那个客栈,便寻到了那里。那店家一见到黑旋风,马上就认出了两人,高兴地忙将两人请进了店里。修流见到店门口贴着一张告示,黑暗中顺手就扯了下来。因为南京城里的变故,那店家的话便特别多,将这两个月来的事和盘唠叨着,维唯恐漏了一些细节。修流两人静静地听着。

    店家让小二去上菜的时候,修流将那张告示拿出来,在灯下看了,只见上面写的是,明日午时,要在东郊处决丐帮帮主归去来。修流吃了一惊,他没有想到,满洲人这么快就要将归去来斩首。也许他们是见归去来绝不恳下令让丐帮剃头,又怕夜长梦多,因此想早早了断此事,让丐帮成为乌合之众,不成心腹之患。断桥也看了告示,道:“修流哥,眼下凡事都须多个心眼。倘若这只是满洲人引蛇出洞之计呢?!到时丐帮不是要被一网打尽?”

    修流听了,觉得有些道理。他说道:“既是如此,明日咱们更应该赴法场去看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