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第1/2页)
    断桥姑娘可好?”

    两条船靠在了一起。铁岩一步跨了过来,他见过了白日歌,道:“这位大姐,我上次跟断桥小姐在长江上见到你时,便觉得你满脸的慈悲之相,将来必定富贵寿永。”

    修流听了,心下暗笑。白日歌听了,心下却十分受用,她笑道:“小哥,你知道我从前是干什么营生的?”

    铁岩道:“你杀过不少人,不过都是该死的人。”

    白日歌不说话了。她心想,看来这后生哥还是很有眼力的。

    铁岩便问修流道:“周兄,断桥姑娘呢?”

    修流听他一直挂念着断桥,心里有些不舒服,道:“我也正要找她去呢。”

    铁岩笑道:“我也很想她的,我们还有相约的一盘棋没下呢。”

    修流道:“什么棋?值得铁岩兄这般牵挂?!”铁岩笑道:“说出来不好意思,当初我跟断桥姑娘曾经约定,倘若有一天,我能让她两子,我便斗胆向她求婚。”

    修流听了,心下越发不是滋味,想起自己和断桥那段时间的晦涩,便恨不得立时见到她。

    铁岩又道:“周兄,我们从九州漂泊过来时,因遇到南风,在海上多绕了两天,淡水已经用光了。不知周兄能不能给我们一桶水?”

    修流还没说话,白日歌突然道:“你这小子出口不逊,我们不给,就是有也不给你。”她本来对铁岩还心存好感,但一听他说他很想断桥,印象一下子便坏了。她贴近修流的耳边悄声道:“小兄弟,你没看出来,这小子对你的媳妇不怀好意吗?他可是个小白脸!”

    修流听到“媳妇”一词,愣了一下。

    铁岩笑道:“既是这样,在下别过了。反正离大陆也不远了。”

    这时,勾壶慢慢走出舱来,道:“客官说来便来,说去便去,当真好生潇洒。”说着,一掌便朝铁岩拍出。铁岩快速接了一掌,猛然觉得双臂酸麻,然后身子便飘了起来,向海上滑去。

    修流正要跃身下去接住铁岩,突然,铁岩那船的舱中有一人飞身而出,形如猿猴般敏捷,他跳下船去,执住铁岩的一只手,随后脚尖在船壁上一点,拉着铁岩飞跃上了他们船的船头,将他放了下来。

    那人冷冷地对勾壶说道:“阁下内力高强,世所罕见,只是你的内脏已受到极大的损伤,方才你的劲道,不过只及你从前的六成。道长,许是先前你练功时太急功近利了。须知,欲速则不达。”

    勾壶愣了一会,心想,这人是谁?如何一出手便窥透了他的破绽?!

    修流见了那人的轻功,心下暗惊,他没想到铁岩的身边,居然还有如此武功高强的人。以前他曾听由尾说过,他的师兄大麻是个武学高手,但适才看了这人的身手,其功力似乎还在鼎木丘之上。而且看他的年纪,连三十岁都不到,但那由尾的年龄,却有三十五左右了。

    那人随之朝修流笑道:“这位小先生,倘若我没猜错的话,你便是修流了?”

    修流笑道:“不错,不过,我也知道你是谁了。真是好功夫!”

    两人相视,哈哈大笑起来。那人朝修流施了一礼,笑道:“在下大麻伸之,拜上修流君。”

    修流还了一礼道:“大麻兄的年龄看起来比你师弟由尾还小。”

    铁岩笑道:“大师兄八岁时便入我爹门下了,因此他排行第一。”

    大麻道:“在下也正要去闽中找我师傅,不知修流君愿意与我同行否?”

    修流笑道:“如此最好,路上也好有个伴。”

    修流跟白日歌道:“白大姐,承蒙你相送。你跟勾壶先生先回杭州去,好好将养一阵子吧。我就借铁岩他们的船只回闽中。”

    白日歌垂泪道:“周兄弟,既如此,你多保重了!这一别,又不知什么时候才能见面。”

    修流听了,心下也是酸楚。修流正要跃上铁岩的船,白日歌又将修流拉到一边,悄声道:“小兄弟,你得留心那个小白脸!”修流笑了。他觉得,女人实在是太敏感了。

    修流拜别了勾壶,一跃到了铁岩的船上。忽然白日歌叫道:“修流兄弟,这袋水你带着!海上航行,该多喝点水。”说着,将一袋百来斤重的水,轻轻抛了过来,修流一手接住了。

    大麻喝彩道:“这位夫人好功力。她的武功,似乎不在郑夫人之下。”

    他说的郑夫人,便是郑成功的母亲,铁岩的姑姑。

    86 《名剑传略》

    86  《名剑传略》

    铁岩,大麻跟船上的水手喝过了水,精神足了。船只在海上又行驶了半天,到了宁波。众人下船去补充了一些给养,随后又找了个酒家,要了几样酒菜。这时天色还早,众人都想在市镇上走一走,相约好天色昏将下来的时候,一齐到渡口会齐,然后趁着顺风赶路。

    那大麻独自一人,上当地最有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