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第1/2页)
    倘是赏月,湖边应该比这山上更有情趣才是.想来这里边定有隐情,说不定是要跟谁约会打斗.

    于是他便在前面路边一个黑暗之处伏了下来,他想,姐夫到时如有什么意外情况发生,自己也好出去助上他一臂之力.

    这时叶思任已经上了半山坡,他没有顺着山路继续往前走,而是爬上了路内边的斜坡.斜坡上十多步高的地方,有一座坟墓,四周是竹林与梅树缭绕着.修流傍晚上山时就见过这座坟墓,当时也不以为意.没想到叶思任是来祭坟的,只是不知坟墓里埋的是谁?

    叶思任在墓前坐了下来,先倒了一碗酒,沉沉地洒在墓前,随后自己也倒了一碗喝了.只听他幽幽叹了口气,轻声说道:"梅云,又是一年过去了,你在下面过得过得可好?!"

    修流听了这句话,脑门一震,倒抽了口冷气.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叶思任吊祭的人,准确地说应该是鬼,居然却是今次他跟断桥要来寻找的那个梅云夫人!上次他在嘉定时,明明还见过梅云,然而听叶思任方才的口气,那梅云却是过世已久了.难道世间真的有鬼?!倘若梅云未曾过世,那么她为什么要设下这么一座坟墓,来欺骗叶思任?而且,更让人费解的是,叶思任跟梅云到底是什么关系?

    此时,修流觉得自己有点犯懵了.

    他又听得叶思任说道:"梅云,今年因为我家中有点事,因此没能赶在清明时来看你,你不会生气吧?今天已是四月十五了,你在九泉之下,是不是等得有些焦虑?!"

    修流心道,原来姐夫他每年清明时都要上这儿来,对着空冢祭奠一番.这事真是荒唐至及!他恨不得当即就跳出去,告诉他事情的真相.他的心理在替叶思任难受。

    叶思任又倒了碗酒,道:"梅云,去年底我见到你的孪生妹妹白日歌了,可惜我没有照顾好她,她又流落在江湖上了.本来我想在她身上找回对你的爱意,结果却发现,我迷恋的只能是你.在我心中,谁也不能替代了你!"

    修流的猜测得到了证实,梅云果然是叶思任的旧情人!而且他对她一往情深!同时也证实了白日歌的确是梅云的孪生妹妹.怪不得日间白日歌要带着望湖他们上"水月居"来,原来那楼台是叶思任替白日歌修葺的.

    修流此时暗地里为姐姐周莘抱不平,叶思任与周莘他们俩做了十七年的夫妻,到头来,叶思任爱的却是一直在哄着他的,已经去世了的梅云!难怪白日歌要四处乱点鸳鸯谱了!

    现在他心里只有一个疑团,那就是梅云为什么要设这么个空冢来欺骗叶思任?

    此时叶思任却静默了下来,他一边喝着酒,一边对着空冢,默然无语.

    修流想着自己这时是不是要现身出去,告诉叶思任梅云还在世的真相?最后他决定还是悄然离开为好.因为叶思任可能根本就不愿意让别人知道,他曾经有过的这段恋情,况且他还是他的小舅子,他的现身必然会让叶思任难堪.而且他相信,梅云的事,最终总会有水落石出的时候.叶思任如今是身在局中,倘点破了事实,对他的心理打击定然是相当大的。

    38 醉草

    38 醉 草

    他方要悄然离开伏身之处,突然听得叶思任大喝一声道:"是谁,胆敢在此偷窥叶某祭事?!给我滚出来!"

    修流吃了一惊,心道,原来姐夫早已知道我躲在这里了.他正要起身走出来,却听得那坟墓的后面,有一个人影一闪,随即便在树丛中消失了.那人身形之快,就象鬼魅一般.修流只见叶思任猛地夺身而起,朝着那人消失的方向追了下去.

    修流提着那坛酒,直往茂松家走去.他考虑着是不是该把方才见到的事跟断桥说.来到茂松家门口时,他已做出了决定,他要对断桥瞒着叶思任方才祭奠梅云这事,以免断桥她知道了后伤心.

    他推门进去,断桥一见到他便站了起来,道:"小舅舅,你上哪儿去了?去了这么长时间,是不是掉到西湖里去了,还是跟人有约会?!"修流看到她一付着急的样子,心头说不出的舒畅,笑道:"今晚月光甚好,我在半山处贪看了一会西湖夜色,因此回得晚了.不知这里的酒喝光了没有?"

    茂松笑道:"竹兄今晚酒兴大发,方才那一坛酒已喝光了,尚意犹未尽."那石竹斜着眼道:"但有好酒,只管筛来,我不信你们能灌倒老夫."修流忙给他倒了一碗酒,石竹一仰脖就干了.修流还要再倒,却见断桥冲他使了个眼色,他便住了手.

    那石竹此时双目炯炯放光,浑不似刚进门时的那付萎靡的模样.这时茂松笑道:"竹兄,近日苏某新写了一幅画,是仿南唐徐熙的,不知你想不想过目一下?"石竹扶着桌子站起身道:"看看也好.不知茂兄从何处得来原画的?"

    众人进了茂松的卧室.茂松拿起案上的一个卷轴,慢慢展现开来,随后铺在桌案上.石竹眯着眼看了一会,道:"这画韵味有那么几分象徐熙的,但风骨神气却相差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