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第1/2页)
    "

    修流心道:"原来那马元殷就在船上,今日正好结果了他,为父母抱仇!"随即想了想,又觉得什么地方似乎不太对劲.他寻思,这马元殷固然是马士英的儿子,但他并没有出手杀自己的家人,这仇倘在他身上申报,不知是否得当?要是不当,到时传扬出去,只怕要吃江湖上人嗤笑.因此一时心里便又有些犹豫起来.他想起前几天在松江"季鹰楼"上,叶思任阻拦他杀赵及的事,莫非马士英的事跟赵及一样,其中隐藏着什么巨大的秘密?!

    这时白日歌已将马元殷押上岸来,马士英见到修流跟断桥,吓得二话没说,拔脚便跑.白日歌将他一把抓了回来,道:"你跑什么?人家做新郎高兴都来不及呢,你们俩倒好,做新娘的哭哭啼啼的,做新郎的象躲母老虎似的."

    马元殷哭丧着脸道:"姑奶奶,你饶了我吧!我要娶只母老虎也比她强!我家里早有妻室了,不信你可以问这位断桥姑娘."说着,指了指断桥.断桥笑道:"象你这样厚脸皮的,家里三妻四妾的,也不为过."马元殷看着望湖道:"可是象她这样的女子,谁敢娶她?!那不是活受罪吗?!"

    望湖急得跟修流道:"周公子,你快帮我说说话!千万别让我嫁给这个王八蛋。"

    修流道:"白夫人,这姓马的的确不是什么好货色.他是大奸臣马士英的儿子,整日无所事事,四处寻花问柳,为害民间.你不如将他杀了,做成一道白斩鸡!"马元殷听了,登时吓得面如土色.

    白日歌道:"胡说,我看的人是绝不会错的.我前些时在昆山就盯上他们俩了,这后生对这望湖姑娘十分的体贴,他们俩没得吃了,他就去四处要饭,回来了还要先给望湖姑娘吃,自己尽吃剩下的残羹冷炙.这样的男人你到哪儿去找?我才不管他的父亲是谁呢.只要他是个有情人就行."

    修流与断桥听了,面面相觑,他们看白日歌的神情,绝对不象是在开玩笑,心下都惊讶万分.修流忙问望湖,白日歌说的是不是真的?望湖点点头,随之忙又摇摇头.修流问说到底是怎么回事?望湖急得躲脚道:"你们都是王八蛋.你们要再逼我成亲,我就跳水里去!"

    白日歌长叹一声道:"世上居然有这等不知情趣的女人!罢了,马公子,你跟我走,待我再去给你找一个知情的会体贴人的女人."马元殷忙谢过了.

    白日歌便带着他上船去.她本想上"水月居"来,让两人成亲拜堂,却见望湖死活不肯,心下大为扫兴.之前她已经带了六对男女到这里来拜过堂了.此时她见断桥在旁,怕她知晓她跟叶思任的那段情事,因此便不想打开门了.

    修流正在想着,要不要截下马元殷,白日歌的船却已经离岸了.断桥道:"小舅舅,你为何不拿下那姓马的王八蛋,替外公报仇?!"修流叹口气道:"冤有头,债有主.今番且先放了他."断桥道:"便宜了这小子."

    修流道:"桥儿,你看白日歌为何上这'水月居'来,我觉得其中必有蹊跷之处."断桥道:"我也这样想.她似乎跟这'水月居'很有关系,不然为何平白无辜地带他们俩上这来成亲?!"

    35 人生如戏

    35  人生如戏

    这时,修流转问望湖道:"望湖姑娘,你快说说你是如何到了这里的?你又是如何逃出了皇宫?那弘光皇帝现下怎么样了?"断桥见他对望湖如此关心,心里莫名其妙地生起怨气来.便到一旁坐着,不理他们.

    于是望湖便一板一眼地说了起来.

    原来,那天深夜在朱由崧的寝宫中,修流与朱舜水从密道下走了之后,朱由崧便召望湖进来陪酒,望湖用甜言蜜语将他灌得大醉了,随后拿了一盏宫灯,便从密道中逃了出来.她记性好,走了一个多时辰后,到了马府下面.那天晚上马士英带她入宫时,她跟在他后面,偷偷记住了开门的要害之处.她打开门后,到了密室中,借着缝隙,看到外面已是清晨了.她不敢出去,只好在密室中一直躲到深夜,然后悄悄摸到马士英的睡房.那密室的出口正在马士英的卧榻下.她见到马士英熟睡了,便爬了出来,溜到了书房外,看看外面没人了,才小心翼翼的来到走廊上.

    她走了几个去处,都没找到大门在哪边.院府里不时有家丁与护院武师在走动着,她正急得没法子想时,忽然有人在她的后背上轻轻摸了一下.她吓得差点背过气,仔细一看,那人却是马元殷.马元殷因夜里喝多了酒,此时正出屋来小解,朦胧中见到望湖正躲在他院子的柱廊边,急颠颠的没主意,因此便上去耍了她一下.

    那马元殷见了望湖,心下大喜.她以为望湖已经在宫中呆下了,正自懊丧。此时他伸手正要去搂望湖,却被她一把推开了.望湖故意说在他府里行事不便,要他带她出府去,找个去处,再行方便.马元殷想都没想便答应了.他们来到府门口,看院的武师心下虽然有些疑虑,但又不敢跟马元殷执扭,只好让他两人走了.

    望湖一路上哄着马元殷,天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