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第1/2页)
    "

    叶思任笑道:"你想找的人,他现在说不定正在咱们家呢."断桥道:"爹,你怎么知道女儿找的人是谁?"叶思任笑道:"是不是周修流?女儿的心事爹怎么会不知道?"

    断桥喜道:"原来爹已经见过他了,你觉得他人怎么样?"叶思任看她伤势还没有痊愈,又见她如此关心修流,于是决定先不把修流的真实身份告诉她,以免她知道后不高兴,伤了身子.他笑道:"我女儿结识的朋友,自然是好的.他文武双,又长得一表人才,但爹未必将他放在眼里。"说完这话,心下却更添了些许惆怅.

    断桥听了,心里十分受用,嘴上却道:"有什么好的,他从来就没把我放在心上.我见到他时,一定要狠狠地教训他一通!"

    她的内力本来就强,又经过两天来叶思任内功的催逼,体内的毒素已渐渐散去.不过身体还是十分虚弱.她笑着倚在叶思任的肩膀上道:"爹,你现在就带我回家去吧.我想娘了。"叶思任笑道:“恐怕你不是想娘吧?”

    父女两人久未见面,聊了很多.但叶思任却有意不提断桥私下里修习内功之事.断桥问了两只大白鹤的情况.叶思任笑道:"我已经把它们送人了.要不是它们,你还能离家出走,惹上这许多的麻烦吗?"断桥急道:"爹,你真把它们送人了?真要这样,女儿不理你了。"叶思任道:"爹哪舍得呢!那对白鹤可是爹十年前从关外带回来的!"说到白鹤,心下又想起梅云,不免暗叹了口气。

    断桥道:"爹,你还记得那个以前在秦淮河的叫贞娘的女人吗?"叶思任脸色一沉,道:"小孩子家,为何问这等闲事?!"断桥道:"她已经过世了,就在扬州城下的军阵前,被满洲人杀死了."叶思任心头一紧,道:"却是为何?"

    断桥将事情经过简单地说了一下,叶思任心下难受,又不便当着断桥的面露出声色,只好默然无语.他记得最后一次见到贞娘,正是梅雨纷纷的时候,没想到未到一年,两人已是隔世了。断桥道:"我后来找人把她葬在了瘦西湖畔,但愿那里的湖光山色,能让她安眠.她是个可怜的女人,出污泥而不染。不然爹爹怎会喜欢上她呢?!"

    叶思任噙泪道:"桥儿,你已经懂点事了.咱们过两天便回家去。"

    叶思任跟断桥离开“式微观”时,铁岩显得满腹心事,怅然若失。断桥心下也有些难受。铁岩笑道:“断桥姑娘,咱们说好的我让你两子的事,你可别忘记了!”断桥脸色一红,道:“想让我两子?下辈子吧!”

    18 兵临城下

    18 兵临城下

    暮春四月之后,江北局势发生了重大的变化.高杰在北上徐州时,被清军悍将许定国一刀斩于马下,淮海防线,面奔溃.黄得功从扬州城外撤兵退守芜湖,史可法则又从淮北退守扬州.其时清兵势如破竹,大批人马向扬州涌来,不日便又将扬州城围得象铁桶一般.

    史可法回到扬州时,人又瘦了一圈,双目黑赤,满脸胡子拉茬,颧骨高耸.他在进城前,特意去了一趟"式微观",想跟式微道个别,他想,这次分别之后,两人可能再也没有重合的机会了.

    让他没想到的是,式微听了他将要以死殉国的决绝之辞后,二话没说,当即就让素清在后堂放了一把火,将道观烧了,然后她带着素清,要跟史可法一齐到扬州城里共生死.史可法干涸的双眼登时涌满了泪水,他想起当年自己做的荒唐事,心中愧疚不已,道:"娘子,你何必再跟着可法去赴汤蹈火?我想给家慈修封书信,你带着上南京去,她老人家定然会接纳你的.以后你就代我侍奉高堂便了,况且素真也在那边,她不能没有娘亲的."

    式微道:"相公休说这话.咱俩自相识以来,妾身还没好好侍候过你,妾身岂能在此时离你而去?!咱们生不能同床,但愿死后能同穴!"

    于是史可法修好家书一封,交代了后事,然后小心地托交给素真,要她速速送到南京他的家里去.

    就在史可法退守回扬州的第二天,满洲人便跟着兵临城下,统军的首领仍是阿德赫,还有刚刚投降满洲人的江北悍将李成栋.这次他们带来了几门红衣大炮,对着扬州城墙猛烈轰击.一时炮火连天,硝烟滚滚.看来上次满洲人吃尽了刘不取火枪队的苦头后,这次已经学得乖了.扬州城一下子便笼罩在一团死亡的氛围中.

    那天晚上,史可法召集城里诸文武官员议事.众人有的慷慨陈辞,有的唉声叹气,有的则默然无语.史可法望着刘不取,刘不取起身道:"督师大人,如今城中情势,已不同于几个月前,我们只能做最后决战的准备了!不过,卑职尚有一言,不知当说不当说?"

    史可法道:"贤侄,到了此时还有什么话不能说的?但说无妨."

    刘不取道:"当此城破在即之时,我们应该将城中军民的牺牲减至最低的限度.凡能出城逃走的百姓,都要开城门让他们出去,自寻生路.凡想离城的大小官员,只要家有老小,但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