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第1/2页)
    "

    原来,他私下里好观察人,通过几天时间相处,他早已看出式微的女儿身.

    史可法当时对他的话并不在意,便将自己跟式微的事和刘心水,周修涵二人说了,只是没说出式微曾经是崔呈秀家的小妾.两人听了后,对史可法的行径不以为然,他们都劝史可法,暂时先不要公开式微的身份,更不能道明他与她的真实关系.因为如此一来,倘若朝廷知道了此事,他的仕途将受到影响.

    史可法听从了他们的话.可是没想到,简文宅离京之前,因心情不畅,与会馆中的几位同是落榜的举子一起出去喝酒,无意中道出了此事.那些举子中有一人留意了,事后将这事捅了出去.而式微则误认为是刘心水与周修涵有意将她的事散布,以不利于史可法后来的殿试.

    事情到了这一步,史可法知道纸包不住火了,便找了刘心水二人商量对策,还把式微曾是崔呈秀小妾的隐情道出.两人大吃一惊,他们认为,这可是欺君之罪,非同小可,弄不好就是杀头之罪!

    刘心水的意思是,式微曾是崔呈秀小妾这事,最好还是继续隐瞒下去,对谁也不能说,否则史可法的前景难以逆料.但是周修涵却认为,单是隐瞒真相也不是事,万一哪天不慎走漏了风声,史可法便有杀头之虞,所以他以为,时下当务之急,便是赶紧让式微离开史可法,这样对式微来说虽然是残酷了些,但可以保住史可法,同时也可以保住式微的性命.至于女扮男装的事,如若到时考官问起,就让史可法推说是不知内情,他在遇到式微时,她便已经是男童身打扮了.

    史可法下不了狠心.所谓一夜夫妻百日恩,更何况式微在他危难时还救了他一把.周修涵,刘心水两人要他权衡利弊,他想起左光斗当初的嘱托,最后还是忍痛决定让式微离开.

    他跟式微说出自己的决定前,曾犹豫了一天多时间,最后话说出口时,他心如刀绞,双眼挂泪.他要式微回苏州老家去,好好活着,将来等事情淡化时,自己再去找她.

    式微没想到他会如此的绝情,二话没说就离开了他.当时,史可法跟式微本人都不知道,那时她已经有了身孕.

    走的时候,式微的眼里连一滴泪都没有,她推却了史可法赠给她的一大笔银子,只带上一对挂轴,那对挂轴便是当初在保定府客栈,两人圆房的那个晚上,老板娘夫妇与店中客人们离开后,夜深人静时,史可法挥毫写下的两句诗:"小院茶凉人散后,闲敲棋子落花声."

    那之后式微一直将这两幅字带在身边,到得京城后,又特意到书画店去裱褙了一下.那书画店老板看了那遒劲的"飞白"体后,还问过她是谁的墨迹?她笑道:"秋试开榜以后,你就知道他是谁了."没想到,物是人非,才短短的一个月,两人便诀别了!

    后来,史可法授了西安府推官,去了陕西,自此他再也没有式微的音讯.他曾数次派人到苏州府访查,都没有她的下落,随着时过境迁,他的心也淡了。而刘心水与周修涵两人,至死也没有对任何人说出史可法的这段往事.

    宦海浮沉,没想到一晃十七年时间就过去了.

    2 释怀

    2 释 怀

    这时,军帐的白光后面,幽幽走出一个青衣道姑,她脸色冰冷,正眼也不瞧史可法一下,竟自来到慧真身前,执起她的手道:"丫头,不用理他们,咱们回道观去."

    修流见了她,有些意外道:"式微道长,你也来了?"

    来的那道姑正是式微.史可法陡然见到式微时,一下子悲喜交急,他觉得式微的容貌,依稀仍似故旧,只是那冷寞的神情,却让他很陌生,仿佛十七年的时光,就象是被雪白的利刃削过去一般,残破的记忆,变得无比的生硬.史可法颤声说道:"式微,果然是你?!你还活着?“"

    式微冷笑道:"我又是谁?谁说我死了?有人恨不得我死,我却偏要活下来!"史可法道:"原来你早已经出家了.我在南京时,曾数次派人到苏州去探访过你,都没有音讯,没想到你就在这扬州城外.这些年,你受苦了."式微道:"我受没受苦是我自己的事,用不着你来操心.况且这么轻飘飘的几句话,又能洗涮掉多少痛楚?!这些年你操心的事够多的了,黎民百姓,天下苍生,我一个小女子算得了什么?又何必你来操这份闲心?"

    史可法长叹道:"史某做错的这件事,今生只怕难以回报你了.但愿你能在扬州城里留下来,好好听我说几句心里话."

    这时,刘不取笑着朝修流点了一下头,修流会意,两人一起悄然离开了.军帐前只留下史可法,式微,慧真三人.式微道:"史大人,你不用做任何解释了.你越解释,越会让我觉得你的虚伪.男子汉大丈夫敢做敢当,这等婆婆妈妈的干什么?我之所以挣扎着活下来,可不是为了听你的解释的。"

    史可法道:"你说的对,娘子,当初在对待你的事情上,我的确是个不折不扣的伪君子.我无论再去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