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第1/3页)
    "

    修流因昨晚喝多了酒,此时口渴的要命,便笑道:"我喉咙都快冒烟了,即便你在茶中兑上'清心散',我也要喝了."白日歌去倒了茶来.修流忽然想起断桥,道:"白小姐,你快把船开回去,有个小女孩,是跟我一起来的,人还在焦山上."白日歌道:"看来你还挺挂念那女孩的.不过,第一,我已告诉你,别再叫我小姐,该叫我名字白日歌或是白夫人什么的.第二,这船现在离瓜州已有二十多里了,我也不想再摇回去了."

    修流道:"那么,现在我们要上哪里去?"

    白日歌笑道:"这'我们'两字说得好亲切,搅弄得我心坎里软酥酥的.我们就这样顺着江流一直漂下去,漂到哪里算哪里.反正这船上有足够的吃的和喝的,还有锦缎玉帐,说不尽的快活.两天后咱们再去杭州府,这一次我的主顾便在那里."

    修流慌忙道:"这可不行,白夫人,我有急事得赶到南京去.你别误了我的大事."

    白日歌道:"你说的大事,是不是就是你怀里的那封信啊?它早被我搜出来烧掉了.你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小子,还想去干什么大事?国家又不是你一人的国家,你还是乖乖地躺着吧,待我去做两个菜来,慢慢地伺候你.这三天时间里,你想吃什么,想要什么,我都会依你,这生意还划得来吧?"

    修流心里一凉,想道:"落到这个女人手里,十有八九是没命了,不知断桥他们现在怎么样了?如果眼下有黑旋风在一边,或许还能有救.眼看着父母的仇还没报,扬州的围还没解,却就这样等着上砧板挨宰了."想到这里,不觉抬起头来,深深叹了口气.

    83 人肉白斩鸡

    83 人肉白斩鸡

    此时白日歌已做好两个香烹烹的菜端进舱来,笑道:"我说小兄弟,你还是别去想那些不着边际的事了.人要是能在梦乡中死去,比什么都快乐.这两天你什么也别去想了,你就琢磨着出些菜肴名目给我,我给你做去.这两个菜,头一个是灵芝燕窝羹,我用的是岭南莫家的做法,你尝一尝看怎么样."

    说着,她喂了修流两大勺羹汤.修流忍不住点了点头,冲她笑了笑.白日歌又端起另一道菜说道:"这是血蚌蟹膏炖银耳,是江左卢家的看家名肴."修流吃了几口,觉得味道的确鲜美,便道:"白夫人,你既做得出这么好吃的菜,为何却去卖人肉?"

    白日歌道:"小兄弟,这个你就不懂了,我在切割年轻男人时,会产生一种意想不到的快感,然后再看到人们津津有味地吃着他们的肉,真是天底下无比的享受."

    修流道:"你为什么这么恨年轻的男人?"白日歌道:"我娘年轻时曾经为了一个男人,沦落为奴,后来另一个男人在我娘生下我时,将难产致死的她曝尸于荒野.这个男人在我七岁多的时候,又因为抚养不起我,把我抛弃了.我没有真正过着正常人的生活,所以我恨不得让天下人都吃尽那些臭男人们的肉!"

    修流默然半晌,道:"如果有一个男人真心地呵护着你,你的想法可能就不一样了."

    话一出口,自己便先莞然而笑了,道:"夫人见笑了,就当我没说这话."

    白日歌怔了一会,笑道:"毛小子,你说的这个男的不会是你吧?看来这两天我还得多疼爱疼爱你.说吧,你还有什么要求?只要你能想得出来的名菜,我一定想方设法替你做去,叫你黄泉路上,口舌中也惦着我."

    修流心想,反正自己眼下已动弹不得了,不如依着她,且看她真能做出什么稀有珍肴,拖延一些时间,到时再见机行事,挣扎起来.他于是竖着眼问道:"白夫人,眼下你弄得到山猴子糟的生姜吗?"

    白日歌笑道:"这有何难?我船上便有一坛巴中巫峡的猿猴糟的老红姜,呛鼻得很,但脆嫩爽口,待我切了取来与你品尝便是."

    不一会,白日歌便端了盘红糟姜片过来.修流尝了两片,忽然想起了过世的父母跟山中的悬念道长,还有黑旋风,只觉得这半年多来的变故,真是就象这姜片一样,既酸且辣,回味无穷.

    白日歌笑着又问他还要些什么菜?他随口又说了一溜诸如龙肝,凤髓,猩唇,豹胎,鲤尾,熊掌,枭炙,驼峰等八珍之类的美味,还有断桥爱吃的带骨鲍螺,马交鱼脯,香狸等,没想到船上一一备有.修流看着那些菜,歪着身子,反觉得没劲了,心道,这倒显得是我见识短了.

    他想起每年此时,家中后院的冬笋便要悄然破土而出,镰刀挖了,再用冬菇与山雉或黑鲫一起清炖了,味道极为鲜美.那时他常跟周菊在竹林中捉着迷藏,偶尔发现一颗冬笋,便会惊喜万分.冬笋最可爱之处,便在于破土而出的时候,清新的土壤与嫩芽在潮湿的地面崭露头角,似乎可以听到清脆的声响.想起这些,他的眼角便有些清润了.他问道:"白夫人,此地可有清鲜冬笋,给我炖个鱼汤,也好解渴?"

    白日歌笑道:"明天我们的船便可以到达松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