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第1/2页)
    是不是修流已经占了上风?"

    温眠笑道:"倒也未必是.老朽只是看出了修流师侄剑路的精妙之处,因此不觉会心而笑.至于高下,眼下还很难分得出来.他俩人的剑法可谓是各有千秋,三百招之内,谁都难以占上风.三百招之外,双方于彼此剑路都已熟络,要取胜就得拼内力了.由尾这小子的剑术与功力都远胜于当年的鼎千松.鼎千松若有他这般修为,那么那时陨命釜山的,恐怕就该是老朽这般人了."

    铁岩听了,忍不住插嘴说道:"其实家父的武功,并非传承自家祖.家祖去世时,家父方才五岁.不过,家父从来没有跟我们提起过他武功的师承所自.这一点大麻师兄也探究不出."

    温眠道:"你这话倒是提醒了我.我看由尾的剑路,也有些似曾相识的感觉.你看他这招抽剑,腾身,劈刺,便很象'旋风剑'中的'白驹过隙'."

    修流听了,登时会意于心,于是未等由尾身形自空中下落,便一剑封了他的下盘.由尾只好向后倒跃出去,落地时踉跄了一下,慌忙用剑撑住身子.

    断桥拍手笑道:"老爷子,你就这样一招一招在一边点拨,不出十招,这有尾巴的,就变成没尾巴了.铁岩,你看得仔细了,到时回去告诉你师兄大麻,让他把这些招数写入《名剑传略》"

    铁岩笑道:"我看由尾君未必会输."

    修流与由尾越斗越来劲,满院中但见枯叶飒飒飘落.修流虽然内力强劲,但在实战应变上,毕竟不如出道已十几年的由尾.

    二百多招后,由尾窥出了修流招数的变化,其实是依着他自己的剑路所生,于是他立即转而以不变来制变.他出剑时便反复只使用三种招数,而修流在对付他的每式招数时,前后共有三十六种变式.这三十六种变式,粗看时招招都合乎剑路,但其实招式与招式的接契之间,却有不少的破绽.所以,他只要守定那三招,修流在拆完第一百零八手之后,便要重复那些招数来破解他的剑势,这时他便可以乘隙而入了.

    温眠也看出了由尾的用意,于是他故意跟铁岩说道:"小兄弟,你不知道,有时斗起剑来,变数多了,反倒不如一成不变的厉害.比如,人家只用三种招式套你,而你却生出了一百零八种变式,招数多了,难免有破绽横生.但如果你只用一种招数应敌,对手便不能不变了."

    铁岩正看着由尾的招数有点不解,这时听了温眠的话,想了一下,不觉点了点头,道:"老爷子说的极是.以不变应万变,原是剑道的最高境界."

    修流听了他两人的对话,猛醒过来,但已经晚了一步.由尾在他重复第十一手招式之际,闪电般斜刺出一剑,修流此时右手持剑,正处于攻势,未及收回,只好挥动左手衣袖挡了一下.只听嗤地一声,他的左袖已被由尾一剑割断.

    断桥惊呼一声,温眠骤然从卧榻上一跃而起,在由尾的第二剑刺出之前,把剑使了一招"空穴来风",剑人一体,如闪电般直向由尾扑杀过去.

    "夫妻肺片"从来没见过温眠出手亮招,平日里只见他一付大腹便便,懒散兮兮,昏昏欲睡的模样,没有想到他一旦一剑在手,却有如雷霆震荡,人在十步之外,尚觉冰冷刺骨的剑风,凛然扑面而来.

    温眠于半空中霹雳般猛然大喝一声道:"血雨腥风,出剑夺命!"

    由尾没有料到温眠会在此时突然出手,他已来不及还招,只好随手挥了一剑,跃退几步,然而温眠的第二剑,又跟着鼓涌击刺了过来.温眠出剑之快,简直匪夷所思,所谓"旋风剑法",此时在他手上使将起来,嚯嚯生光,只见风动,不见剑影.

    由尾眼看着已不能遮挡这第二剑了.他的眼前登时一片空幻,满目剑光.

    74 栖凉别院

    74 栖凉别院

    突然,在一旁的铁岩,从温眠背后猛地击出一掌.

    这一掌蕴含着九分内劲,温眠若不旋转回身自救,铁岩这一掌便足以震裂他背上的七处经脉.铁岩此时出手,原意是想温眠定然会回身自救,从而卸去他对由尾的那致命一击.可是,他却没想到,温眠感觉到了身后千钧般的掌力之后,却仍旧不返身,而是冒着要被震成重伤之险,蓄劲挺剑,直向由尾刺去.

    此时境况的危急,已不容任何一个当局者有瞬间的思想余地.修流迅即奋力一剑掷出,铿地一下撞中了温眠的剑尖,温眠那致命的一剑,便从由尾右肩上方虚刺过去.没心肝在边侧跃身而起,如大雁般扑向温眠身后,硬是生生迎受了铁岩那一掌重击,接着,他的整个身子便砰然飞撞到地上.烂肺泡则快速出手,点中了铁岩身上的三处大穴.

    温眠受到修流蕴蓄着强劲内力的飞剑一击,身子便倾斜着向地上撞去.由尾虽然避过了温眠致命的一剑,但还是被他蕴含着强大内劲的剑气冲倒在地.没心肝硬受了铁岩一掌,心肝翻腾,口吐鲜血,脸色煞白,仰面倒地.

    这些变故,只在眨眼之间.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