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第1/3页)
    "马元殷笑嘻嘻地道:"妹子,因为哥哥我喜欢你啊.你看这里有什么不好?"

    修流心想,他们果然是一对兄妹,而且言谈肉麻.忽听断桥啐了马元殷一口道:"臭王八蛋,谁是你妹子?!你快送我回去.不然我便要招呼黑旋风进来咬你."修流愣怔一下,觉得断桥说的这话,又不太象是兄妹在吵架.

    那马元殷冷笑道:"送你回哪儿去?回'望春院'吗?你可知道那是个什么去处?那是个窑子,那里的窑姐都是千人骑万人压的货色!亏你还有脸说得出来."

    修流吃了一惊,心想,断桥她不是呆在客栈中的吗?怎么上窑子那种肮脏地方去了?她再怎么不懂事,也该知道妓院是什么去处的.

    他却不知道,叶思任平时多在外面经商,在家中,大家闺秀出身的周莘,对断桥自幼就管教的严,平时让她足不足户.别说妓院,就连象踏青这种女儿家的事,也很少向她提起.断桥一直到了十五岁,才跟家里人出过几次门.因此外面的很多事,她几乎是闻所未闻.

    马元殷笑道:"断桥姑娘,你别脸红,今晚我们就来喝杯交欢酒."

    修流只听的地板上啪地一声响,似乎是断桥一下将酒杯打落在地.马元殷不怒反笑,断桥叫道:"你别过来,你再往前走一步,我就一剑捅死你!"

    修流正要掀起木板,突然听得上面门外面有人说道:"少爷,老太太叫你过去一下."马元殷恨恨地唠叨道:"是哪个快嘴巴的,这么快就坏了我的好事,一定是我屋里的那个黄脸婆.这个臭婆子,自己不解风情,还不让我风流快活,什么时候看我不休了她!"

    他笑对断桥道:“小美人,你乖乖等着,我去去就来。”他走的时候,在外面把门锁上了,吩咐来的那人在屋外把守着.断桥冲上去,死劲地拽门,却哪里打得开?!

    修流此时心头的殷霾一扫而去,他慌忙翻开木板跳了出来,断桥吓了一跳,等她看清是谁时,便一把扑了过来,抱住修流,嘤嘤呜呜哭了起来.修流心下一热道:"桥儿,我不是让你呆在客栈不要出来吗?你第一次闯江湖就这么大意.以后凡事都得小心些."其实,他自己也是第一次走江湖.

    断桥道:"修流哥,这里黑灯瞎火的,我们赶快离开这里吧."修流心想,马士英那老贼今晚不知躲哪儿去了.他知道有人要杀他,以后肯定会防范的更紧,报仇之事,看来是要从长计议了,反正他也跑不到哪儿去.

    于是他一脚揣开门.只见黑旋风跟两只白鹤正在远处蹲着,黑旋风的一只眼睛在黑暗中冒着绿光.那黑旋风可能是在"望春院"时见断桥跟着马元殷走了,心下以为两人好上了,因此对马元殷就少了敌意,乖乖地在这外面歇着.此时,它见到修流他们两人出来了,腾身就跑了过来.

    看门的是个贵州护院武师,他一把拖住断桥道:"小姐,你不能走.少爷还没回来呢!"修流抬起手来,二话没说,一掌便将他击打得摔出丈余.

    他们俩到了前院,突然看到昏黄的灯笼下,站着十几个日本武士,都是双手握剑,如临大敌.为首的是竹马跟一个干瘦的中年人.竹马指着修流跟那人道:"先生,杀死种田的就是这个年轻人.他身上的那把剑也是种田的."

    那人上前一步,打量了一下修流,最后目光停留在他的佩剑上,问道:"喂,年轻人,果真是你杀了种田他们六人吗?看不出来呀!"修流冷冷道:"没错.他们杀了我家,死有余辜."那人道:"真是这样.你知道,他们六人都是我的门徒.在下权兵卫,愿与你决斗."

    修流道:"决斗可以,不过你们须得让我的这位女同伴先走,她跟这件事没有任何关系."权兵卫朝断桥点点头,示意她离开.

    断桥对修流道:"修流哥,你不走,我也不走."

    修流急道:"桥儿,你赶紧离开这里,到那家客栈等我.如若两个时辰后我还没到,你就带上黑旋风跟舞云,舞雪去找朱先生,让他送你回家去."

    断桥满眼泪花,道:"我死活就是不走,看你怎么办!"修流暗地叫了声苦,道:"刀剑无情,你在这,我反而施展不开身手."断桥还是不愿离开.

    权兵卫收起剑来,叹了口气道:"你们俩都走吧.反正这笔帐迟早都是要算的,年轻人,我不担心找不到你.下次我们见面的时候,希望你身边只带着种田的那把'竹'剑,别再带着个女人.决斗时有个女人在身边,是不吉利的事。能请你留下名字吗?"

    修流道:"在下周修流,多谢你给了我面子.我一定要找个机会跟你决斗的!"

    马元殷到了马老夫人的房里,只见桌子上摆放着一把铁如意.马元殷乜了一眼,便慌忙跪下了.马老夫人怒气冲冲地道:"浑小子,你干的好事!"马元殷笑道:"娘,儿子还没干呢."

    马老夫人拿起铁如意,朝他头上啪地就是一下,道:"你知道你抢回来的那个女人是谁吗?他是当今弘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