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评书网 > 修真小说 > 莲花狱 > 第30章
    "马元殷笑嘻嘻地道:"妹子,因为哥哥我喜欢你啊.你看这里有什么不好?"

    修流心想,他们果然是一对兄妹,而且言谈肉麻.忽听断桥啐了马元殷一口道:"臭王八蛋,谁是你妹子?!你快送我回去.不然我便要招呼黑旋风进来咬你."修流愣怔一下,觉得断桥说的这话,又不太象是兄妹在吵架.

    那马元殷冷笑道:"送你回哪儿去?回'望春院'吗?你可知道那是个什么去处?那是个窑子,那里的窑姐都是千人骑万人压的货色!亏你还有脸说得出来."

    修流吃了一惊,心想,断桥她不是呆在客栈中的吗?怎么上窑子那种肮脏地方去了?她再怎么不懂事,也该知道妓院是什么去处的.

    他却不知道,叶思任平时多在外面经商,在家中,大家闺秀出身的周莘,对断桥自幼就管教的严,平时让她足不足户.别说妓院,就连象踏青这种女儿家的事,也很少向她提起.断桥一直到了十五岁,才跟家里人出过几次门.因此外面的很多事,她几乎是闻所未闻.

    马元殷笑道:"断桥姑娘,你别脸红,今晚我们就来喝杯交欢酒."

    修流只听的地板上啪地一声响,似乎是断桥一下将酒杯打落在地.马元殷不怒反笑,断桥叫道:"你别过来,你再往前走一步,我就一剑捅死你!"

    修流正要掀起木板,突然听得上面门外面有人说道:"少爷,老太太叫你过去一下."马元殷恨恨地唠叨道:"是哪个快嘴巴的,这么快就坏了我的好事,一定是我屋里的那个黄脸婆.这个臭婆子,自己不解风情,还不让我风流快活,什么时候看我不休了她!"

    他笑对断桥道:“小美人,你乖乖等着,我去去就来。”他走的时候,在外面把门锁上了,吩咐来的那人在屋外把守着.断桥冲上去,死劲地拽门,却哪里打得开?!

    修流此时心头的殷霾一扫而去,他慌忙翻开木板跳了出来,断桥吓了一跳,等她看清是谁时,便一把扑了过来,抱住修流,嘤嘤呜呜哭了起来.修流心下一热道:"桥儿,我不是让你呆在客栈不要出来吗?你第一次闯江湖就这么大意.以后凡事都得小心些."其实,他自己也是第一次走江湖.

    断桥道:"修流哥,这里黑灯瞎火的,我们赶快离开这里吧."修流心想,马士英那老贼今晚不知躲哪儿去了.他知道有人要杀他,以后肯定会防范的更紧,报仇之事,看来是要从长计议了,反正他也跑不到哪儿去.

    于是他一脚揣开门.只见黑旋风跟两只白鹤正在远处蹲着,黑旋风的一只眼睛在黑暗中冒着绿光.那黑旋风可能是在"望春院"时见断桥跟着马元殷走了,心下以为两人好上了,因此对马元殷就少了敌意,乖乖地在这外面歇着.此时,它见到修流他们两人出来了,腾身就跑了过来.

    看门的是个贵州护院武师,他一把拖住断桥道:"小姐,你不能走.少爷还没回来呢!"修流抬起手来,二话没说,一掌便将他击打得摔出丈余.

    他们俩到了前院,突然看到昏黄的灯笼下,站着十几个日本武士,都是双手握剑,如临大敌.为首的是竹马跟一个干瘦的中年人.竹马指着修流跟那人道:"先生,杀死种田的就是这个年轻人.他身上的那把剑也是种田的."

    那人上前一步,打量了一下修流,最后目光停留在他的佩剑上,问道:"喂,年轻人,果真是你杀了种田他们六人吗?看不出来呀!"修流冷冷道:"没错.他们杀了我家,死有余辜."那人道:"真是这样.你知道,他们六人都是我的门徒.在下权兵卫,愿与你决斗."

    修流道:"决斗可以,不过你们须得让我的这位女同伴先走,她跟这件事没有任何关系."权兵卫朝断桥点点头,示意她离开.

    断桥对修流道:"修流哥,你不走,我也不走."

    修流急道:"桥儿,你赶紧离开这里,到那家客栈等我.如若两个时辰后我还没到,你就带上黑旋风跟舞云,舞雪去找朱先生,让他送你回家去."

    断桥满眼泪花,道:"我死活就是不走,看你怎么办!"修流暗地叫了声苦,道:"刀剑无情,你在这,我反而施展不开身手."断桥还是不愿离开.

    权兵卫收起剑来,叹了口气道:"你们俩都走吧.反正这笔帐迟早都是要算的,年轻人,我不担心找不到你.下次我们见面的时候,希望你身边只带着种田的那把'竹'剑,别再带着个女人.决斗时有个女人在身边,是不吉利的事。能请你留下名字吗?"

    修流道:"在下周修流,多谢你给了我面子.我一定要找个机会跟你决斗的!"

    马元殷到了马老夫人的房里,只见桌子上摆放着一把铁如意.马元殷乜了一眼,便慌忙跪下了.马老夫人怒气冲冲地道:"浑小子,你干的好事!"马元殷笑道:"娘,儿子还没干呢."

    马老夫人拿起铁如意,朝他头上啪地就是一下,道:"你知道你抢回来的那个女人是谁吗?他是当今弘光皇帝相中的女人.刚才宫里的杨公公来了,要你交出人来,如今他人还在前厅等着呢.你闯大祸了!"

    马元殷忍不住嘟囔道:"那皇帝小子要不是我爹爹,哪有他今天.满南京城里谁不知道他这个下流皇帝,四处渔猎女色?!"马老夫人道:"别多说了,那丫头人呢?赶紧带杨公公去接她走."

    马元殷带着杨公公来到后院厢房,陪笑道:"公公,今日小的多有得罪,现下原货奉还,其实没少一根毫毛."杨公公笑道:"这才象个办事的.你也该在殿前谋点差事做做了."

    马元殷忙点头称是.此时那护院武师掩着肿胀的脸颊过来道:"少爷,那小姐刚被一个少年人带走了."

    马元殷一听,当下便呆住了.

    58 骑虎下扬州

    58 骑虎上扬州

    修流两人离了马府,因黑旋风与一对白鹤引人注目,便匆忙从北门出了城.此时秋风瑟瑟,落叶缤纷.南京城里,看看已经着凉了.

    修流跟断桥道:"你出来已经好些天了,该回家去了,免得你家里人担心."断桥道:"我好不容易逃出来一趟,玩得正开心呢.要不你送我回家吧,咱们一路玩回去."

    修流道:"那可不行,我马上要上扬州去,我的先生刘不取正在那里协助史可法守城.我现在已经无家可归了,要去那里投奔他,顺便看看能不能出点力.我爹说过,国难当头,好男儿当横行沙场,上马杀贼,下马饮酒,不可做那寻章摘句的老雕虫."

    断桥笑道:"那我就跟你一起去扬州,我虽然不能跟你上马去杀贼,却可以陪你下马来喝酒."修流道:"别胡闹了,如今那扬州城已经被满洲人包围了,你真以为打仗是好玩的事啊?那都是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的勾当.喝酒什么的,那是英雄寂寞的话,你还当真了.况且,眼下你一个小丫头的出门在外,现在你家里人不急死了才怪呢."

    断桥忽然笑道:"你要是替我娘担心我,我倒是有个主意了."

    她来到路边的一个代写文书的摊子那里,要了一张纸,在上面写着"桥儿平安"四个字,然后把纸张绑束在舞云的脚上,抚摸着它们雪白的羽毛说道:"舞云,舞雪,你们回家去吧."说着,在它们的背上各拍了三下.

    那对白鹤似乎通晓了她的意思,挥动翅膀,朝天鸣叫了几声,便腾身而起,飞上半空,在天上盘旋了两圈,便向东南方向飞去,一会儿功夫,便不见了身影.

    修流苦笑道:"古人云,腰缠十万贯,骑鹤上扬州.只可惜我们现在身无分文,那一对大白鹤又被你打发回家去了.真是了无情趣."断桥笑道:"我们骑虎照样上扬州,到时候说不定反倒成了一段佳话,让那说书的柳麻子编了段子,四处传说."

    她说到柳麻子时,却又想起当时父亲开玩笑要将她许配给柳敬亭儿子的事,不觉莞然而笑.

    两人到了燕子矶,看大江茫茫,乱岩骨突,峭壁陡立,浊浪排空.那时南京朝廷听从了阮大铖的建议,施行封江,大船都归官军调派.两人好不容易在一出岩壁下找到了一条小渔船.

    那舟子听说他们要过江去扬州,立马便将头摇得象拨浪鼓一般,道:"两位不知,江对面的扬州早已经被满洲人围得象铁桶一般,人家逃过江来还来不及呢,看你们一对小夫妻年纪轻轻的,赶去送死干什么?老儿家中还有草妻老母,我可不想过江去."

    断桥听老头称他们是一对小夫妻,脸色先自红了.修流道:"我的先生正在扬州城里,我要赶去与他并肩杀贼.凡事都在人为,只要有心救国,说什么无力回天?!入秋之后,或许江北局势便会改观,也未可知.老丈何必沮丧?"

    那舟子听了他的话,仔细打量了他一下,道:"难得小兄弟你有这等侠义心肠,小老儿今天便冒死走上一遭.不过你这条大黑狗可不能带上船去.要是它在江中折腾起来,我们都得落水,性命难保."

    断桥笑道:"老丈,这不只狗,是只黑老虎."舟子笑道:"小姑娘真会说笑话,小老儿活到这么一大把年纪,难道连狗跟老虎都分不清?"修流与断桥相顾失笑.黑旋风呆呆地看着他们.

    那天江面上忽然刮起了西北风,船沿着江南岸一直向下游飘流而去.舟子喃喃道:"今儿真是不巧,天不助我,看来这不是吉兆呵!"

    渔船在江上飘流了约两个时辰,到了镇江瓜州渡.舟子道:"今日风大,怕是过不了江了.两位且在这瓜州歇上一两日,等江上刮起东南风,再觅船过江.小老儿看来也要在这渡口逗留一些时间,等风平浪静了,才好回南京."

    修流跟舟子道:"老丈,我们现在身无分文,不能付给你船资,来日定当重谢."舟子笑道:"说什么来日.只要小兄弟到了扬州,多杀几个鞑子,小老儿便心满意足了."他看着断桥道:"不过小兄弟你把这么俊俏的媳妇也带去军营,打起仗来未免要分心的."

    修流道:"我也有这个想法,不过她死活要跟我一起去."

    断桥红了脸对修流道:"你得先说清楚了,谁是你的媳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