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第1/3页)
    "老板娘笑道:"到时你就知道了.第一次都有点不舒服,你咬咬牙就挺过去了."断桥想起磨豆腐时的那股累劲,便不再言语。

    老板娘要龟公将那黑旋风赶走,断忙桥喝住了他,道:"老板娘,你把它赶走了,我还卖什么艺?"

    老板娘跟一边的两个女人轻声道:"姐妹们,摇钱树来了,你们快在院里安排个好房间,给这位姑娘换装,梳头.今晚有贵人要来.这可是笔大生意."老板娘拿了张银票给店小二,笑道:"你这小子,这辈子就办过这一次象样的事."小二欢天喜地地走了.

    这时,外面来了几个人,为首的一人是个老头,他阴阳怪气地问老板娘道:"老板娘,今晚送去伺候我家老爷的姑娘,准备停当了吗?"老板娘笑道:"客官,今晚的这个姑娘可是个绝色!包你们家老爷满意."

    她指了指断桥,那人看了看,立即忍不住笑逐颜开了,道:"这丫头上路!我家老爷见了一定喜欢.老板娘,这是两千两银子,你拿着吧.以后多留点心,免不了时时有你的好处."说着给了老板娘一张银票,随即便叫身边的人抬轿进来.

    断桥见了那乘轿子道:"喂,这是上哪儿去玩?就跟新娘子出嫁似的."那老头阴笑道:"姑娘,去了你就知道了,到时可别忘了老身我的好处."

    断桥正要上轿,只见门外又进来几个人,断桥见了,却正是那马元殷一伙人.马元殷见了断桥,眼睛登时一亮,笑道:"原来是断桥小姐在这里,真是山不转水转.这就叫缘分."

    断桥怕马元殷纠缠,赶紧上了轿.马元殷便叫左右抬起轿子就走.先来的那老头拦住他道:"你这小子,你知道爷爷我是谁?居然敢抢我的行头?!"马元殷打量了他一下道:"少爷我看你不男不女的,我管你是谁.你到外面去问问看,南京城里,有几个人不认得我马少爷的?"

    断桥还以为是原先那伙人正抬着她走,没想到抬轿的人却已经换了一帮.黑旋风和舞雪,舞云在后面跟着.马元殷惧怕黑旋风,只好骑在马上,远远地跟着.那老头气得在后面破口大骂。

    56 密室

    56 密 室

    马元殷一行人走了约半个时辰,来到马府大门.马元殷下了马,几个护院的忙点着头迎过来笑道:"少爷回来了?这条大黑狗跟这一对大白鹤是从哪儿弄来的,少爷真有眼力!"

    马元殷挥挥手道:"闲话少说,快把前面的那顶轿子给我抬到后院的厢房去,这事别让老爷跟老太太还有太太知道,过后你们再安排一桌上好的酒席,送到后院厢房,多点灯烛,本公子今晚要圆房."

    此时,修流正潜伏在远处的一颗大梧桐树上,没听到他们在说什么,但他却看到了黑旋风跟那对大白鹤.他这一惊非同小可.他没想到那天在太湖边上遇到的马公子,原来却是仇人马士英的儿子.而更没有想到的是,黑旋风既然跟他们在一起,那么前面那乘轿子里坐的自然就是断桥了.在这之前他没有想过断桥跟马公子会是兄妹关系,是马士英的女儿,难怪她一付大小姐的脾气.她既然知道自己要杀马士英,肯定会将这事告诉他父亲的,因此趁夜赶回家来了.自己初出江湖,没想到却栽在一个小女孩手里!

    他想,过会杀了马家父子后,自己是不是也要杀掉断桥?他的心里一团模糊,隐隐觉得有点不安.

    他轻轻跳落下地,悄无声息地朝府中摸去.突然,院外匆匆忙忙进来一个人,修流慌忙躲到一边.那人来到院子旁边的一个亮着灯光的厢房前,扣了一下门.屋里有个老头拖着话声问道:"何人在外面喧哗?"只听那人悄声道:"太师,江北来信了."

    修流趴在厢房另一边的窗口上,舔破窗纸,往房里一看,只见一个面目清矍的老头,正在一个大木桶中眯着眼睛,泡着热水澡,屋里雾气朦胧,一旁一个丫头侍奉着.那老头正是他白天在牛首山见过的那个披着红斗篷的大官人.修流心道:"原来这老头正是那马士英!"

    此时,他的眼睛差点就要冒出火来.

    马士英听了那人的话,起来擦过身子,披上衣裳,便叫丫头去开了门.

    那人进屋去了,恭身道:"禀告太师,徐州城已经被满洲睿亲王多尔兖之弟多铎麾下的正黄旗军突破了,如今江北四镇,各自为守.淮北的流兵散勇,逃入江南者无数."

    老头道:"史可法现在何处?还在扬州吗?"

    那人道:"尚在扬州城里."老头冷笑道:"咱们就让他去顶着便了,他能顶上一天是一天,我们这边主要是蓄积力量.左良玉那边,现在动静如何?"那人道:"自从叶中和跟侯朝宗给他送过信,那左良玉就在安庆一带驻下了,从那之后直到如今,他似乎都是在静观时局变化,在江汉按兵不动.太师何不命令驻在淮南的黄得功出击,让他跟左良玉火并?"

    马士英冷笑道:"他能静观其变,我们为何不能?!这事过些时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