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评书网 > 修真小说 > 莲花狱 > 第29章
    "老板娘笑道:"到时你就知道了.第一次都有点不舒服,你咬咬牙就挺过去了."断桥想起磨豆腐时的那股累劲,便不再言语。

    老板娘要龟公将那黑旋风赶走,断忙桥喝住了他,道:"老板娘,你把它赶走了,我还卖什么艺?"

    老板娘跟一边的两个女人轻声道:"姐妹们,摇钱树来了,你们快在院里安排个好房间,给这位姑娘换装,梳头.今晚有贵人要来.这可是笔大生意."老板娘拿了张银票给店小二,笑道:"你这小子,这辈子就办过这一次象样的事."小二欢天喜地地走了.

    这时,外面来了几个人,为首的一人是个老头,他阴阳怪气地问老板娘道:"老板娘,今晚送去伺候我家老爷的姑娘,准备停当了吗?"老板娘笑道:"客官,今晚的这个姑娘可是个绝色!包你们家老爷满意."

    她指了指断桥,那人看了看,立即忍不住笑逐颜开了,道:"这丫头上路!我家老爷见了一定喜欢.老板娘,这是两千两银子,你拿着吧.以后多留点心,免不了时时有你的好处."说着给了老板娘一张银票,随即便叫身边的人抬轿进来.

    断桥见了那乘轿子道:"喂,这是上哪儿去玩?就跟新娘子出嫁似的."那老头阴笑道:"姑娘,去了你就知道了,到时可别忘了老身我的好处."

    断桥正要上轿,只见门外又进来几个人,断桥见了,却正是那马元殷一伙人.马元殷见了断桥,眼睛登时一亮,笑道:"原来是断桥小姐在这里,真是山不转水转.这就叫缘分."

    断桥怕马元殷纠缠,赶紧上了轿.马元殷便叫左右抬起轿子就走.先来的那老头拦住他道:"你这小子,你知道爷爷我是谁?居然敢抢我的行头?!"马元殷打量了他一下道:"少爷我看你不男不女的,我管你是谁.你到外面去问问看,南京城里,有几个人不认得我马少爷的?"

    断桥还以为是原先那伙人正抬着她走,没想到抬轿的人却已经换了一帮.黑旋风和舞雪,舞云在后面跟着.马元殷惧怕黑旋风,只好骑在马上,远远地跟着.那老头气得在后面破口大骂。

    56 密室

    56 密 室

    马元殷一行人走了约半个时辰,来到马府大门.马元殷下了马,几个护院的忙点着头迎过来笑道:"少爷回来了?这条大黑狗跟这一对大白鹤是从哪儿弄来的,少爷真有眼力!"

    马元殷挥挥手道:"闲话少说,快把前面的那顶轿子给我抬到后院的厢房去,这事别让老爷跟老太太还有太太知道,过后你们再安排一桌上好的酒席,送到后院厢房,多点灯烛,本公子今晚要圆房."

    此时,修流正潜伏在远处的一颗大梧桐树上,没听到他们在说什么,但他却看到了黑旋风跟那对大白鹤.他这一惊非同小可.他没想到那天在太湖边上遇到的马公子,原来却是仇人马士英的儿子.而更没有想到的是,黑旋风既然跟他们在一起,那么前面那乘轿子里坐的自然就是断桥了.在这之前他没有想过断桥跟马公子会是兄妹关系,是马士英的女儿,难怪她一付大小姐的脾气.她既然知道自己要杀马士英,肯定会将这事告诉他父亲的,因此趁夜赶回家来了.自己初出江湖,没想到却栽在一个小女孩手里!

    他想,过会杀了马家父子后,自己是不是也要杀掉断桥?他的心里一团模糊,隐隐觉得有点不安.

    他轻轻跳落下地,悄无声息地朝府中摸去.突然,院外匆匆忙忙进来一个人,修流慌忙躲到一边.那人来到院子旁边的一个亮着灯光的厢房前,扣了一下门.屋里有个老头拖着话声问道:"何人在外面喧哗?"只听那人悄声道:"太师,江北来信了."

    修流趴在厢房另一边的窗口上,舔破窗纸,往房里一看,只见一个面目清矍的老头,正在一个大木桶中眯着眼睛,泡着热水澡,屋里雾气朦胧,一旁一个丫头侍奉着.那老头正是他白天在牛首山见过的那个披着红斗篷的大官人.修流心道:"原来这老头正是那马士英!"

    此时,他的眼睛差点就要冒出火来.

    马士英听了那人的话,起来擦过身子,披上衣裳,便叫丫头去开了门.

    那人进屋去了,恭身道:"禀告太师,徐州城已经被满洲睿亲王多尔兖之弟多铎麾下的正黄旗军突破了,如今江北四镇,各自为守.淮北的流兵散勇,逃入江南者无数."

    老头道:"史可法现在何处?还在扬州吗?"

    那人道:"尚在扬州城里."老头冷笑道:"咱们就让他去顶着便了,他能顶上一天是一天,我们这边主要是蓄积力量.左良玉那边,现在动静如何?"那人道:"自从叶中和跟侯朝宗给他送过信,那左良玉就在安庆一带驻下了,从那之后直到如今,他似乎都是在静观时局变化,在江汉按兵不动.太师何不命令驻在淮南的黄得功出击,让他跟左良玉火并?"

    马士英冷笑道:"他能静观其变,我们为何不能?!这事过些时再说。"

    那人又道:"叶中和大人倒是有此意,要朝中迅速出兵淮南,与黄得功一起夹击敌军,免得夜长梦多,让左良玉坐大。太师意下以为如何?"马士英叹口气道:"那叶中和并非没有让左良玉吃掉黄得功的心思.左良玉毕竟是他的门生。况且我们现在还用得着黄得功,倘若他有失,留都也难保了。吕大器他们正等着这一天呢!如今只要能维护住这东南一片土地,便是万幸.史可法有德无才,他要送死,老夫也没有办法.明日早朝,老夫当进言皇上,将所有兵力,财力,收缩于留都一带,待满洲人与闯贼余部拼得鱼死网破,咱们再图复举,收拾残局.还有,你毋须将江北之事奏知皇上."

    那人笑道:"凭太师做主."马士英挥手让他走了.

    马士英将衣裳结扎好了,跟侍女道:"你把老夫的头发挽好了,老夫晚上要早点休息,明日得去上早朝."说着,他在侍女的大腿上掐了一把,笑道:"小可人儿,晚上老夫还要与你尽鱼水之欢.老夫年老身不老,遇到可人儿,便可再做檀郎."

    修流在外面恨得咬牙切齿,正待要破门进去,忽然有人在他的肩膀上拍了一下,问道:"阁下是谁?却在这里偷看马大人沐浴更衣?有失风雅!"

    修流一惊,回头看了一下,却是个日本武士.他按剑问道:"你又是谁?"

    那人道:"我是日本国九州岛来的竹马盛一郎."修流冷笑道:"原来又是个东瀛武士,这马士英可真有一手,花钱让你们替他卖命.这么说,你想阻止我进门去了?"

    竹马道:"在下既然受雇于人,自当效死尽力."修流道:"我要杀的是我的杀父仇人,请你让开,不然我的剑下不留活人!"竹马拉出剑来,道:"在我剑下,也从来没有活人."

    修流也抽出剑来.竹马看了他的剑,吃了一惊,道:"这把‘竹’剑如何在你这里?这么说,种田君是你杀的?"修流道:"不错.他死有余辜."

    竹马听了,一剑便朝修流劈了过来,两人缠斗起来.十几招之后,竹马忽然道:"等等,我好象在什么地方见过你的这套剑法.请问你这是‘旋风剑法’吗?你到底是谁?"修流更不应声,一招接一招递出.五十多着之后,修流突然改了剑路,以内力逼在剑上,却不按套路出剑,竹马便有些不支了.这时修流的剑势,无中生有,虎虎生风,竹马只有接着的余地,没有还手能力了.修流突然挺剑将他逼到墙壁,道:"我刚才说什么了?"

    竹马"当"地一声弃剑于地,道:"阁下剑下,从来不留活人."修流缓缓收起剑道:"你我无仇,我不想杀你.请你让一下,我要办正事了."

    说着,一脚将门踢开.那屋里雾气未散,哪里还有马士英的人影?只见那侍女肩膀上被扎了一刀,正奄奄一息地躺在地上呻吟着.修流慌忙给她点了穴道,替她止住了流血.他在房里四处检查了一下,也不见有什么另外的出口.他想难道那马士英会有遁身之术?

    再回头一看,屋外的那竹马也不见了人影.修流便在房里仔细搜索起来.他一一拍打了这两丈见方的房间墙壁上的每一块木板,没有发现丝毫的可疑之处.他想,这出口很有可能就是在地板上了.地板是用青砖铺切的,似乎也没有什么可疑之处.

    他正在费神地捉摸着,突然,他发现那侍女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睁开眼睛,她的目光正对着房间正中的那把黑木大太师椅.修流猛地一醒:那太师椅下面,定然有暗道相通.于是他站在太师椅前琢磨起来.

    那太师椅跟一般的太师椅没什么两样,只是颜色更加光鲜.修流将整张椅子上下摸了个遍,也没接触到机关所在.这时他回头一看,只见那侍女的目光,正停留在椅子前面的那块大理石踏板上.修流挪开踏板,下面果然有个铁按纽.他按了一下按纽,只听嘎嘎两声响,太师椅与它下面的地板便一起往下沉落.

    修流赶紧跳到太师椅上.下面是个暗室,黑乎乎的,只有一个小孔冒进来一点淡光,却一个人影也没有.他人刚落地,太师椅座便啪地一下又往上升起,到了上面,喀嚓一声关上了.

    马士英似乎不在这个暗室中。修流在暗室墙壁上摸索着,试图找到一个出口处.那墙壁是石块砌成,上面隐约可以摸到些密密麻麻的刻字,却不知道写的是什么东西.这时修流在靠里边的墙上,摸到了一扇铁板门,心头一喜,便花了一会功夫,终于打开了那扇铁门.

    他不知道,这个密室,其实有一个暗道是可以直通皇宫的.这个府第原是建文皇帝朱允文的第一宠臣,兵部尚书齐泰的官邸.当时齐泰为了预防燕王南下夺取皇位,便向建文帝建言,在自己家中建了这个密室,里面设置了许多通道,机关,以防不恻.后来朱允文兵败时,正是从这条通道里逃走的.马士英不知从何处获得这个秘密,进南京时,他特意选了这个府第,又大兴土木,进行翻建,把这个密室重新整修了一遍.这个秘密他只告诉过弘光皇帝一人.因此,只有他一人知晓密室中通往皇宫的唯一出口机关.

    那铁门的后面,是一条黑乎乎的暗道,潮湿阴霉之气,扑面而来,显见这里已经有很长时间没人进来过了.因此马士英不可能是从这条通道走的.修流心想,地下阴暗,不如先上去拿个火烛再下来找.于是便慢慢地摸着往前走.那时将是入秋时候,暗道里就如冰窖一般.修流一边运起内劲御寒,一边伸出手触摸索着,走了约有二十多步,面前又是一扇铁门.他费劲地打开了.

    整条暗道弯弯曲曲的,修流走到头的时候,估算了一下,这暗道大约有两百多步长.这中间,他共打开了四道铁门.

    暗道的尽头有个潮湿的石阶,通到地面上,石壁上也是湿漉漉,阴气沉沉.出口处盖着一块厚厚的木板.修流想,木板上头可能就是出口了.

    57 脱险

    57 脱 险

    他正要推开木板到地面上去,却听到上面有人正在说话.他细听了一下,原来却是马元殷和断桥的声音,于是心头登时冒出火来.

    他记得,今天早上他们还在朱舜水豆腐坊时,他跟断桥说过他要去杀马士英,她居然不动声色,没想到晚上她却偷偷地跑回家来了.看来自己是初出江湖,过于轻信于人了.

    这时,只听得上面断桥大声说道:"谁让你把我弄到这里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