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第1/2页)
    看来师父的眼力真是不错!"

    修流心道:"原来这朱先生却是悬念道长的门徒,他也看出我内功的出处了."

    他蓄势站立不动,仔细观察着朱舜水身形的变化.朱舜水又前进了一步,一时却也难以出招.两人就这样对立了约有一碗茶的功夫.突然,朱舜水看到修流右脚跟轻微动了一下,判定他要出动右手,于是他招随心到,向修流的左身击出一掌,修流连想都没想就出右掌迎击.

    朱舜水身子一侧,右掌收回,左掌却快速向修流的右身击去.修流猝不及防,只好后跃两丈,卸去对方掌力.

    朱舜水笑道:"你为何不出左手迎击?"修流道:"我的破绽在于右身,此时如以左掌迎击,岂不弄巧成拙?"朱舜水笑道:"很好,你已经体会到武功中的'势'了."

    这时断桥醒了过来,伸了个懒腰道:"你们两人在干什么?打打闹闹的,吵得我睡不着觉,修流哥,我想吃碗葱花豆腐脑."

    50 劫后余生

    50 劫后余生

    叶思任带着周菊回到嘉定.周菊与周莘姐妹俩见了面,两人抱头痛哭.两人已经有五年多没见面了,上次见面,是在周献带着家告老还乡,路过嘉定的时候.周菊泣不成声地说了家门不幸之事,周莘听了,支撑不住,一下昏倒在地.

    叶思任问周菊道:"小妹子,你还记得那天到周家庄去的都是些什么人吗?"

    周菊含泪哽咽着说道:"那天晚上,我照料爹爹睡下之后,正在房里翻书,突然间院子外面闯进来一伙人,吵嚷着说要见爹爹.我透过窗户看了一下,来的一共是八个人,他们说话的口音,好象不是中土的人.他们要赵管家带他们去见爹爹,半个时辰后,楼上响起一阵杂沓声,我听到爹爹惨叫一声.我正要上楼去看,赵管家慌慌张张跑了进来,拉着我就跑到后院,出了后门,躲在竹林里.过了一会儿,赵管家要我躲着不要出来,他折身摸进了府里,半个多时辰后才回到竹林.他告诉我说,我们家上下被那伙人杀死了.那时我又悲又惧,忍不住便哭了起来.过后赵管家还问我,知不知道我们家的金银藏在哪里?说要给我爹爹他们料理后事.我说这事只有我娘一人知道.赵管家骂了一声,现在想起来,他骂的肯定是那伙人把我娘也给杀了,因此找不到钱财.那时我还信任他,他说要送我来嘉定找你们,而后连夜带着我离开了周家庄.”

    周菊顿了一下,抹了抹眼泪,继续道:“一路上,赵管家对待我的脾气越来越火爆,后来他辗转把我带到了杭州.把我卖进了萧山的'闻香楼',半夜时趁人不备,又偷着带我逃了出来.赵管家一路上好象都有人跟他联络,他们这次上我们家去,象是有预谋的.这赵管家平日里看上去敦实厚道,没想到却是个大坏人."

    周莘本来已经醒转过来,听了周菊说的这些话,忍不住又哭成了泪人儿.她拉着周菊的手泣道:"菊妹,幸好你在南京遇到了你姐夫,不然的话,就苦了你了.咱们姐妹不知何日才能相逢."周菊也哭.

    叶思任捶着桌子,大骂奸贼.他看着周菊的手腕道:"菊妹,上次在周府,我记得你手上带着个蓝玉镯子,那镯子你是不是在路途奔波杂乱中弄丢了?"

    周菊小心地从怀里掏出一个锦囊,打开了,拿出一块蓝玉镯道:"我身上一共藏有两个蓝玉镯,一个是真的,一个是假的.这个是真的,自从离开家后,我就把它藏在贴身处.那个假的是一次我与娘一起上城去时,到玉器铺叫金玉匠仿真镂制的,平日戴着,直可以假乱真.那天晚上在'闻香楼'却被贼儿偷走了."说着,将蓝玉镯套进手腕.

    叶思任道:"小妹子真是心细."

    周莘姐妹相见,说不完的话儿.叶思任道:"娘子,断桥不在南京那边,如今下落不明,我马上要再去找她.那对大白鹤可能是飞太湖去了.娘子,茶庄之事,你跟管家照顾一下."周莘道:"相公早去早回."周菊道:“莘姐,是不是小外甥女走丢了?”周莘叹口气道:“这丫头,都快十六岁了,还老是让人放心不下。”周菊道:“上次我见到她的时候,她还是个小姑娘呢!”周莘道:“如今已出落成大姑娘了。再这样胡闹下去,谁家的后生敢娶她?”

    叶思任先来到苏州城里,四处打听了一下.有人说见过一对大白鹤,跟两个卖艺的年轻男女,还有一条大黑狗在一起,后来就不知道上哪儿去了.叶思任心想,这断桥可是越来越胡闹了,居然跟个卖艺的混在一起.待得找到她时,定然要好好教训她一下.

    转而又想,断桥出来的时候,身上肯定是不著一文,肚子饿了,便跟着人家下场子卖艺,也未可知.好在总算知道了她的下落,心下略为宽心.自己平日里口口声声地说要让她多到外面走走,见识世面.如今当真跑出来了,自己心中反而七上八下.看来做父亲的,总还是放心不下儿女.于是不免苦笑一下.

    女儿的那张顽皮俊俏的笑脸,想起来还真让他放心不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