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第1/3页)
    宋丝颐笑了笑。

    “噢,拜托!范朱楼是怎么样的人难道你会比我更清楚?”楚恋低叫着,双手抓住她肩头猛力摇了她好几下。

    “恋,其实我也是……”

    “宋丝颐,别跟她罗唆。还有,我劝你离她远一点,我可不想让她带坏你。”范朱楼冷冷插话。

    厚!范朱楼居然说她会带坏丝颐,真是……气死人!

    眼见光火的楚恋就要冲过去揍人,末丝颐连忙架住她,“范朱楼,你先离开好不好?”她请求。

    范朱楼哼了声,冷睨楚恋一眼后才离去。

    “丝颐你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楚恋气急败坏地追问好友。

    “恋,你先坐下来喝口水。”宋丝颐将她按入沙发上,再递了杯开水给她。

    “水我一定会喝,不过你现在就得给我一个解释。”咕噜咕噜一口灌下后,楚恋旋即将杯子重重一放,霸道地说。

    “好、好,我说我说,其实我跟他在一起的理由很简单,就是各取所需喽!”宋丝颐双肩一耸,一副没啥大不了的样子。

    “什么叫各取所需?”楚恋眯起眼。

    “意思就是说,他急需要找一个不会爱上他的女人来做他的新娘,而我呢,也急需找一个符合我书中男主角性格的男人来作为我写书的范本。所以罗,我们正好一拍即合,谁也不吃亏。”

    “什么?你居然在打这种主意!”楚恋不可思议的叫道。

    “嗯哼!”宋丝颐点头承认。

    楚恋一拍额头,大叹。“喂喂!你又不是生手,干嘛非要去找什么范本不可,况且,范朱楼是要你嫁他耶,你怎么能够说你没吃亏?”婚姻又不是儿戏,就像她与聂扬澈,不知经历过多少风波才得以相守。

    “恋,我知道你很担心我,不过我这人向来对感情看得淡,自然也就对婚姻不抱持任何希望,所以,既然他肯让我留在他身边研究,那做对有名无实的夫妻又何妨,反正事后再离婚不就得了。”宋丝颐说得云淡风轻。

    “你你你……哼!瞧你说得多无所谓。”正因为楚恋多少了解她的性子,所以她才不晓得该如何劝她改变心意。

    “别再谈我了,恋,瞧你生气蓬勃的样子,想必跟聂大帅哥过得很幸福美满吧!”宋丝颐摆明不想再谈她与范朱楼的事,于是话锋一转,转而取笑她。

    楚恋瞅了她老半天,最后叹了声,没再勉强她。

    “喂喂,你们才新婚不久,难道他敌对你不好?”

    “那怎么可能!”楚恋马上扬声,一扫方才的忧虑,“想当初他为了博得我开心,非但答应我爸把欧亚财团所下的订单部分交由楚氏来生产。而且,最令我感动的是,在求婚那天,要不是我扶得快,他早就跪下来求我嫁他。所以你说,他哪有对我不好?”她得意极了。

    宋丝颐打趣的看着她,“是吗?”哈!楚恋一向被聂少爷克得死死的,说他会跪下来求婚,她才不信。

    末丝颐不给面子的偷笑,教楚恋顿时难堪起来,“喂,你牙齿白呀?笑什么笑?”

    事实上她是夸张了点没错,为了订单的事,她可是苦苦哀求聂大哥好久,仅差没立下字条保证这是最后一次。

    至于求婚那天……呵呵,老实说,差点跪下来的人是她啦!为了尽早脱离楚家,她说什么也要聂大哥赶紧将她娶回家。

    “恋,我不得不说,你真的走了狗屎运。”宋丝颐笑笑摇头。

    “喂!你什么意思?”楚恋不太爽她的形容。

    “要不是你正好摔了个大跤,随手抱住一只大脚,又怎么能够嫁给一个这么疼爱你的男人呢?所以我才说你走了狗屎运。”

    楚恋努努微噘的小嘴,想笑又想张嘴反驳,最后,什么话也说不出来的她,只能好甜蜜地抿唇轻笑。

    钤——手机钤声一响,楚恋随即火速的掏出手机,其速度之快,让在一旁的宋丝颐都忍不住哂笑起来。

    楚恋白了她一眼,可应答的声音却依旧甜美无比。

    “怎么,你老公在催你回家啊?”她结束通话,宋丝颐即暧昧的糗她。

    楚恋撇笑,一点儿也不害臊的说:“钦!这也是没法度的事,谁教聂大哥太爱我,一时半刻都不想我离开他。”

    “好吧,那我就不留你了。”宋丝颐凉凉笑着说。

    “丝颐,你别嫌我罗唆,先前我警告你的事你还是再考虑一下,拜!”楚恋匆匆说完便挥手道别。

    聂大哥的口气怪怪的哩。

    其实刚才那通电话,根本不是楚恋所形容的那样。

    怀带些微的不安,楚恋轻轻推门而人,就见聂扬澈侧坐在酒吧前,手里拿了杯酒,似在啜饮,又似在等人。

    “没让你等很久吧!不过,我可是有叫计程车司机开快一点哟!”楚恋小心翼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