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第1/3页)
    “你有本事就捏碎我的手腕,不过你放心,我不会去告你伤害的。”因为她会直接咬死他。

    “我再问你一次,跟不跟我走?”聂扬澈反倒笑了起来。

    铿!紧绷的心弦,没来由的断了一根。

    楚恋及时挺住,强装镇定的脱口而出:“我才不……啊——”楚恋难以置信的尖叫。

    天呐!向来动口不动手的聂扬澈居然也会对她要起流氓来。

    “聂扬澈你……你是听不懂国语吗?我说不要就是不要!”他的双臂就像铁钳似的,不论她如何挣扎,他就是有办法将她轻易的往门外拉去。

    他不想出声,怕自己会忍不住就在这里对她痛下杀手。

    “姓聂的,你给我小心点,你再这样对我……我保证化身为你的背后灵,一辈子纠缠住你,让你时时刻刻都无法安稳的过日子!”

    背后灵?挺不错的构想,只是,在她成为背后灵之前,是否该注意一下如何才能成为这个“灵”!

    想当然耳,店内的客人被这一幕给吓着,但却没有任何人敢上前说话,只有服务生本着以客人为尊,冒险走上前……

    可惜,服务生尚来不及开口,手上就被塞了一张千元大钞,他只得眼睁睁看着不断挣扎的女客人被男客人在额头上弹了一记后,塞进停靠在店外的跑车。

    咻的一声,跑车在众人目送下迅速驶离。

    大概是这一路上耗费她太多体力,所以当楚恋被掳来聂扬澈位于精华地段的高级寓所,且被重重抛入沙发椅后,她只能细细的倒抽一口气,恶狠狠地瞪住始作俑者。

    高高站在她面前的聂扬澈,从上车到现在就一直没吭声,或许他是在压抑什么,也或许是正在计量些什么。

    总而言之,此时弥漫在他们周遭的气息除了诡谲外,还潜伏着一股不知名的深沉力量。

    楚恋用力吞了吞唾液。

    “我记得你好像说过,你会纠缠我一辈子?”

    哼!他终于开口了,“是又怎样!”她气愤难抑的回道。

    “那你想纠缠的对象就只有我吗?”

    “废话!除了你之外,其他人又没惹我。”正因为他欺她太甚,她才会衷心祈祷他终日食不知味、睡不安稳!

    “范朱楼呢?他有资格成为被你纠缠的对象吗?”

    聂扬澈微哑的嗓音虽没有高低起伏,可她确实感受到一股暴风雨前的宁静。

    还想吓唬她?

    哈哈!他有所不知,她早就练就金刚不坏之身,就算他想对她施以暴力,她也不见得会输他。

    “别急,要处罚你的事我待会儿就会彻底执行,保证让你没齿难忘,不过在此之前,你先回答我方才的问题。”

    聂扬澈笑得格外优雅。楚恋忘了。

    适才他问过她什么,她确实一点印象也没有。

    “我、我……你别以为用恐吓的烂招就可以掩盖你的背叛与绝情奇Qìsuu書cò,我告诉你,我早就看透了——喝!你你你……你想干嘛?”楚恋瞠大眼,被迫挺起上半身,白着脸瞪住那张逼近的噙笑俊庞。

    他握住她的脖子是想做什么?

    楚恋甚至不敢大力吞咽口水,生怕会被聂扬澈发现她的紧张与胆战。

    “恋,你是否搞错了?说到背叛与绝情,你应该是当之无愧。”他赞美她。

    扼住她颈项的大掌虽没有使劲,可她还是忍不住瑟缩了下,“你、你别恶人先告告告……状!”

    捕捉到他眸中瞬间所闪过的阴沉,楚恋暗惊,双手忙不迭地抓住他掐住自己脖子的手,狠狠瞪住他。

    不会吧,他真的冷酷无情到要杀了她?

    不讳言的,聂扬澈确实有动过将她一把掐死的念头。

    只可惜他舍不得。

    他深深一闭眼,再睁开眼的同时亦缓缓松开她。

    他五指一松,她不得已挺直的背脊旋即软瘫下来。

    楚恋心有余悸地摸上自己的颈子。

    哇……一阵无预警地大哭,教聂扬澈为之一怔,随后眉心紧拢。

    “你哭什么?”他根本没真正伤到她。

    “呜……为什么做错事的人是你,对我无情无义的人也是你,可是到头来,你居然还想勒死我……你说,我不该哭吗?”也许是悲从中来,再加上她曾经这么努力的想和他一起编织未来。谁知人算不如天算,他们最后仍走向分手一途,这教她如何不伤心、不难过。

    “哼!你倒是把责任推得一干二净,我问你,范朱楼去找你的事,你为什么不告诉我?”等她狂哭到一个段落后,聂扬澈才冷冷迸出话。

    楚恋一呆。

    “我若想给你难堪,绝不会劳烦任何人,这点你应该清楚才是。”

    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