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第1/3页)
    “这……”

    “假如你能说出一个让我满意的理由,或许我会考虑。”想必他这位未来的嫂嫂又不小心得罪了他的亲亲兄长,否则,他哪有可能叫她过来送死。

    “就、就当作是在拉未来的姻亲一把,行吗?”

    他凉凉一笑,“行,当然行,这个理由非常的好,好到……我都不晓得该如何拒绝你。”

    楚恋双眼乍亮,“那你是答应了?”

    “嗯,等你正式成为扬澈哥的妻子、聂氏家族的媳妇、我的嫂嫂,这个忙我自然就非帮不可。”

    才漾开的粲笑霎时僵住,楚恋在连喘好几口气后才有力气说话,“反正我迟早也会是你的……嫂嫂嘛,你就不能先答应我吗?”就算会被骂厚脸皮,她也认了。

    “这个嘛——”他这位哥哥也真是的,要丢烫手山芋之前,也应该先知会他一声。这会儿,他实在不晓得要把这块芋头给煮烂,抑或是——

    “总经理……”

    “只要副总裁答应,我就没异议。”算了,还是再把她丢回去,以免届时弄得里外不是人。

    若要比喻楚恋现在的处境,套用那句“过街老鼠人人喊打”是再合适不过。

    她得承认,总经理没有马上回绝就已经很给她面子,可是,要她再回去找聂扬澈求情,她实在是……

    哈!看来她的气数已尽,尤其在这当下,连这只臭狐狸也跑出来插一脚。

    瞪住故意挡住她去路的刘美黛,楚恋双臂环胸,冷冰冰的睇向她。

    “刘小姐,你要是不想扫到台风尾就请你让一让。”聂扬澈已经向她解释过,他跟刘美黛只有上司跟下属的关系,换言之,她根本不必再把她当成假想敌。

    “楚小姐,想不到你居然是楚氏企业的千金大小姐,怎么,大小姐当腻了,所以现在改行当乞丐?”刘美黛在得知自己被副总裁拿来当成掳获楚恋的工具后,她就一直非常不满,就算事后副总裁对她做了些补偿,可是,她仍旧心有不甘。

    没错,她是不敢对副总裁怎样,不过,要她就这样放过楚恋,哪有这么简单!

    “刘美黛,亏你还顶着第一公关的头衔,讲话刻薄就算了,竟还没啥大脑。”既然是臭狐狸先找上门来的,就别怪她把气出在她身上。

    “楚恋,请问令尊的公司是不是快倒了?”刘美黛冶艳的娇容布满轻蔑与不屑。

    楚恋说不震惊是骗人的。

    是谁,究竟是谁告诉她这件事的?

    “刘美黛,你什么意思?”这件事明明就只有聂大哥以及总经理知情。难不成是他们其中一人透露给她的?

    而最有可能的人选,就是聂扬澈!

    “呵!若不是楚氏企业快倒了,你怎么会脸皮厚到去向总经理讨订单?”刘美黛自然不会放过任何可以打击楚恋的机会。

    “你!”天呐!臭狐狸真的知道此事。

    楚恋脸色一阵青一阵白,脑袋更是一片乱轰轰的。

    “楚恋,你们楚氏还真是不要脸到了极点,自己没本事经营下去就干脆关门,要不就无条件并入天宇集团的旗下好了,这样就不怕有人说闲话,你说是不是呢?”

    楚恋气极,老实说,她宁愿被聂扬澈当众甩一巴掌,也好过此时此刻被刘美黛搬出她无法反驳的事来冷嘲热讽。

    “楚大小姐,你不是很会讲话吗?对了!你刚才不是骂我没大脑,那现在我就把这句话原封不动的还给你。”

    楚恋恨不得冲上前去撕裂刘美黛骄矜又得意的脸孔,可是,另一种被背叛,被羞辱的椎心刺痛却远远大过这股冲动,

    她总以为聂扬澈会体谅她的难处、她的苦衷,谁知他没有应允她就算了,竟然还告诉臭狐狸此事,分明就是给她难看嘛!

    既然如此,她还去找他干嘛?反正只是自取其辱!

    楚恋觉得心口已经痛到麻痹,只想尽快逃离他的地盘。不过,在此之前,她仍不忘先狠瞪狐狸精一眼,才强忍着即将溃堤的泪水掉头离去。

    然而,才一转身,一颗颗晶莹剔透的泪珠终究还是忍不住地慢慢滑落……

    聂扬澈,算你狠!我会牢丰记住的。

    “小姐,您的咖啡。”

    稍稍回过神来的楚恋僵硬地一勾唇,以表谢意,之后,她木然的双眼又透过明净的落地窗,毫无焦距地投向人来人往的热闹街头。

    几天下来,她为了躲闭心思细腻的宋丝颐,刻意早早出门,晚晚回去,至于她的落脚处,通常就像是这类能够让她放空一切心思,然后又不会觉得累,也不会觉得太吵的咖啡厅或茶馆。

    躲。

    没错,除了无所适从外,楚恋的心更因为聂扬澈的绝情而被伤透了。

    或许她真的错了,错在太过高估自己的影响力,导致最后身陷困境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