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第1/3页)
    楚恋声音微颤,想笑,却怎么也笑不出来。

    范朱楼?宋丝颐瞠大眼。

    呃,对了,她曾经听楚恋说过,他就是先前和她相亲的那位贵公子。嗯嗯,果然很有贵族气息,而且俊美绝伦,只可惜身上下都透出一股很浓重的疏离感,摆明生人勿近。

    哈!她想到她下一本小说的男主角喽。

    “楚恋,我有事找你。”一声聂先生让范朱楼拨出一秒钟的时间冷睇了宋丝颐一眼。

    楚恋愣了下,有事找她?

    哈,姿态还摆得真高,跟聂大哥相较起来简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幸亏他们在经过那次不甚愉快的相亲会后就再无任何交集,否则她准会被他孤傲的命令口吻给活生生气死。

    “我们之间哪有什么事好谈?”楚恋僵硬地回答。

    “我要娶你的事,你认为不需要坐下来谈?”范朱楼冷冷凝住巴不得他尽快消失的楚恋。

    轰的一声!

    此话如平地一声雷,炸得楚恋一时间分不清东南西北。

    “你要娶恋,这怎么可能?”好在尚有一人保持理智。宋丝颐代替眼里满天都是一颗颗小星星的楚恋讶异问道。

    范朱楼睐也不睐宋丝颐一眼,更遑论回答她的疑问。

    “楚恋,你谈是不谈?”他冷声说道。

    “范先生,虽然你连瞄我一眼都嫌懒,但我还是要说,要娶恋的人可是天宇集团的副总裁聂扬澈先生,OK?”宋丝颐也不生气,一双眼睛还迸出兴味。

    “是吗?”范朱楼难得勾唇冷笑。

    喔喔!够帅,够邪,也够教人胆战心惊,只不过他是打哪儿来的自信质疑她?

    因为楚恋的父亲已经叫聂扬澈去提亲,照理讲,这就表示范朱楼已经被三振出局了。

    “楚恋,我给你的绝对会比他给你的多,当然,我会给你几天的时间考虑,不会要你现在就回答我。”范朱楼不带温度地说完,随即像来时一样,无声无息的转头就走。

    可惜啊可惜,她不会吹口哨,否则她一定来上一曲送他一程。宋丝颐笑了笑,随后将愣在原地的楚恋硬扳过身来。

    “喂,他说的话想必你都听到了,所以接下来你必须去找……”

    “楚、老、头!”楚恋一双呆滞的眼眸冷不防进射出凶光,紧接着,她以生平最快的速度冲了出去。

    “小恋,你要知道,范家也是咱们得罪不起的。”

    “所以你就可以把聂大哥踢到一边去!”带着熊熊怒火直奔楚氏企业的楚恋,

    恶狠狠地瞪住一副好像没事人般的父亲。

    “小恋,这话可不能乱说,万一传到扬澈耳里,那咱们楚氏企业就等着被搞垮。”楚钟鸣眯起老眼警告她。

    “你究竟在打什么鬼主意?”既不敢得罪范家,又对聂氏家族心生畏惧,难道他想周旋在二家之间好谋取最大的利益?

    楚钟鸣蹙起的眉头忽地放松,一脸笑吟吟的看着她。

    楚恋骤感不妙。

    完蛋了,竟被她给料中!

    “小恋,近来楚氏企业的运作并不是很顺利,若能在这种时机接到一笔令人满意的订单,那爸就真的不需要怕任何人了。”

    那晚的餐会一结束,聂扬澈的前脚刚定,范家公子竟后脚就到,当时,他除了吓一大跳外,更将楚恋已经有了聂扬澈的事转告范朱楼。

    孰料范朱楼竟表示楚恋属意谁还不一定,于是楚钟鸣便见风转舵地改口说二方皆有机会得到楚恋。

    “你把话说清楚。”楚恋觉得莫名其妙,要订单找她干嘛?难不成要她去向聂大哥讨……她霍然变脸。

    楚钟鸣嘿笑出声,“我在日前接获消息,天宇集团已经跟欧洲大厂正式签订合约,而咱们工厂正好可以替天宇分担那批货,也就是说……”

    “你居然要我去干那种事?”楚恋极不可思议的大叫。

    “小恋,爸这么做也是为你好,更何况帮助未来的岳父也是天经地义的事,还是说,你宁愿我选择范朱楼?”

    “哼!少来了,你这句为我好我都已经听到快吐了。”最终,老头还是利字当头,看哪方有利就把她当棋子般地往哪儿摆。

    “你!”楚钟鸣气得涨红脸。但,毕竟姜还是老的辣,“小恋,你要是感到为难,那爸就亲自去找扬澈谈。”哼!臭丫头,想跟为父的斗,你还差得远。

    “你别去!”楚恋咬牙回吼,在努力缓下起伏过遽的胸口后,她瞪着老头,很隐忍的对他说:“这,绝对是最后一次了!”

    虽说,这是最后一次被父亲利用,但楚恋内心的惶惶不安却是前所未有的。

    一走进聂扬澈的办公室,看见他略带宠溺的微笑,以及轻搂她时所透出的那股幸福暖意,她就感觉自己真的好坏、好混蛋,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