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第1/3页)
    “可恶、可恶、真是太可恶了!他当我是个会下蛊作法的巫师吗?只要一个咒语就能够指使聂扬澈做这做那的!”楚恋气得直跳脚。

    “恋,反正你跟聂扬澈之间的事迟早都要解决。”不是她坏心,而是楚恋她爸这通电话打得正是时候。

    楚恋霍然僵住,接着,宛如一颗被压扁的皮球,瞬间消了气。

    “丝颐,我这就去上班了……”楚恋有气无力的说完,即像无主游魂般的飘了出去。

    第七章

    看来楚恋是存心跟他杠上了。

    但是她可有想过自己有没有本钱和他耗,况且,她明明就不是那种没长脑袋的人,所以,她断然不会因为这一点挫折就低头认输。

    “宋璟,打电话给楚——”

    聂扬澈话声才落,又旋即顿住,一双微眯的阴沉俊眸射向缓缓推门而人、唇畔勉强带了朵笑花的美丽人儿。

    很快地,他敛起已显露出的阴冷笑容。“楚恋,我还以为你真的病倒了。”

    “聂大哥,不瞒你说,我还真的差一点就爬不起来呢!”楚恋摸摸头,怪不好意思地笑道。

    可是她却浑然不知,这声出于下意识的昵称却教一旁的陈宗璟暗惊在心,在蹙起眉心的刹那,他收到来自上司的暗示,会意地静静带上门离开。

    “哦?”聂扬澈早已注意到她泛红的鼻头以及微哑的声音。

    原来是他误会了,她并不是在跟他赌气。

    “楚恋,我记得昨晚好像有提醒过你什么?”他好声好气的问。

    窘迫飞快跃上她的粉脸,“你说过,我要是感冒了就别来上班。”其实她压根儿就不想来,只不过在接到老头的电话后,就算她心里再有疙瘩,也得硬着头皮来。

    谁教她……唉!有求于人。

    “那现在……”聂扬澈扬了扬眉,静候她的解释。

    “这只是小感冒而已,我想应该不碍事,再说,请假可是要扣钱的……嘿!你也知道嘛,我身上并没有多余的钱,所以我……”

    “楚恋,你到底想说什么?”聂扬澈将优美的十指缓缓搭在一块,然后迸出带着玩味的话。

    讨厌!楚恋是既生气又懊恼,唉!为何每次在他面前时,她总是无法顺利地说出心里话。

    照例,她先干笑二声,一方面是稳定情绪,而另一方面则是盘算该如何开口。

    “聂大哥,你礼拜天有没有空?”

    “你又想请我看电影?”

    她愣了下,陡地忆起什么似的红了脸,“不是啦!”

    “那么,你就是要我陪你上山去看什么流星雨罗?”

    听出他话里若有似无的取笑,她的睑蛋更红了,“也不是啦!”她连忙摇手否认。

    聂扬澈睨着她,待她开口说明。

    “聂大哥,其实是我……我想请你陪我去我家里一趟。”反正伸头缩头都是一刀,她还是干脆点,别再拖了。

    聂扬澈还在想楚钟鸣的动作怎会如此慢,没想到现在真的出招了。

    “我为什么要陪你去?”哼!搞了半天,他还得感谢楚钟鸣在背后推她一把。

    思及此,他脸一沉,面色微青。

    他明明对她说过,她若再隐瞒他任何事,他不会再放任她予取予求。

    “聂大哥,拜托你啦……咳咳!”可怜兮兮的恳求尚未说完,楚恋冷不防地掩嘴咳了二下。

    她得声明,她可不是意图博取他的同情,而是真的喉咙痒。

    “你有没有吃药?”聂扬澈的脸色稍微缓下,但语气仍旧冷淡。

    楚恋不敢把手放下,一双圆润的水眸偷觑他一眼后又移开,“有呀!”只是小感冒,多喝开水就好。

    砰!“楚恋,你连这种事也要撒谎!”他猛然站起,紧握的拳头忍不住锤向桌面。

    楚恋没预料到他的反应会如此大,“聂大哥你……你别这么生气嘛!我是想说这种小感冒过一二天就会自然好,所以才会……聂大哥,我知道错了啦!”这时候还是别跟他硬碰硬为妙。

    “哼,我有没有听错,楚大小姐居然也会认错。”聂扬澈哼笑,表情说多阴沉就有多阴沉。

    他是吃了火药不成?

    而且,为了这种芝麻绿豆的小事生气,他不觉得很可笑吗?

    “聂大哥,你当然没听错。”她必须尽快导回正题,要不然她不晓得还能在他面前撑多久。

    “为什么找上我?”

    “聂大哥,你可不可以马上给我答……嗄?聂大哥,你刚才问我什么呀?”楚恋困窘的笑着,感觉自己有点拙。

    “我是问,你为什么会找上我?”聂扬澈绕过桌子徐徐走近她,而不复阴沉的俊颜,却教楚恋更为戒慎。

    “是我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