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第1/3页)
    “聂扬澈,我没骂你恶人先告状就已经很便宜你了。”好,要吵架是吗?那她绝对奉陪到底。

    “楚恋,你是闲得发慌才没事找事做吗?”见她架式已大剌刺的摆开,他当真有股想狠狠摇醒她的冲动。

    “你说对了,自从被你升上来做秘书后,我的确闲得发慌。”楚恋嘿嘿一笑,摆明他的问题恰巧正中下怀。

    “楚恋,陈特助是因为不清楚你的能力才没给你太多工作,再加上我也认为你需要时间调适,所以……”

    “哼!别说得这么好听,聂扬澈,你老实说,你把我调升上来的目的就是想乘机逼我走对不对?”起先她压根儿没这样想过,可现下想想,却发现这种可能性并非没有。

    倘若她的怀疑是真,那聂扬澈真是世界第一大坏蛋!

    “楚恋,你的想像力之丰富,没去摇笔杆还真是可惜。”聂扬澈脸色微沉,可唇上却绽着笑。

    “错错错!假如你的阴谋得逞,我也许真的得改行。”他的表情确实令她感到危险,可是,她的火气却让她冲动的反讽。

    他眉一挑,敛笑,“楚恋,你听清楚,要对付你,我根本就不需要搞什么阴谋,不过,既然你都这样说了,我再挽留你岂不是误了你的前途?”

    无理取闹的小妮子就该受到一点教训,要不然,她真的会爬到他的头顶上去。

    “你!”楚恋爆红脸,气极了。

    “对了,你好像没什么东西好收拾。”聂扬澈再补上一记重拳。

    “你……你……”楚恋气到浑身直发抖,恨不得手里正好握了柄大刀,可以把他切成七、八段。

    “想反悔就道歉。”聂扬澈凉凉的说。

    “你甭想!”她暴跳起来。

    什么大丈夫能屈能伸,什么识时务者为俊杰,如今都是狗屁!

    此时此刻,她唯一想做的就只有——走人!

    楚恋恶狠狠的瞪他一眼后,即走到办公桌前用力拖出抽屉拿起自己的包包。

    “聂扬澈,算我看错了你!”楚恋咬牙切齿地对着双臂环胸,噙着冷笑的他忿忿说完后,重重一哼,回头昂首离去。

    “副总裁,这样做好吗?”陈宗璟问。

    笑痕一扯,“她不是嫌无聊?所以正好。”他是可以哄她,可是她呢?什么便宜都被她给占尽,这样似乎不公平。

    所以,也该换她有所表现了。

    为什么要赶她走?

    原本楚恋真的以为聂扬澈对她跟别人不一样。

    然,直到现在,她才发现他对自己真的很不一样——因为,一般员工大概不会有此荣幸被高高在上的副总裁指着鼻子叫她滚蛋。

    可是她却极其有幸的成为第一人。

    老实说,她好不甘心!

    这股挫折感,犹比当初听到老头要她嫁给一个陌生人时还要来得郁卒。

    “该死的聂扬澈!你最好、最好、最好……别求我回去,要不然,你就死定了!”楚恋仰躺在沙发上,忍不住对着天花板狂吼狂叫。

    “恋,我劝你最好别这么乐观。”正埋头修润文字的宋丝颐,似乎早有心理准备,没被她突如其来的叫骂给吓着。

    “丝颐,你究竟是站在哪一边?”楚恋忿忿不平的坐起身,捏紧怀中抱枕。

    “恋,按照现在的故事走向,我相信先臣服的人一定是你。”宋丝颐用过来人的语气说。

    “拜托!我说宋丝颐小姐,你是写小说写到头壳坏掉了呀?”楚恋啐了声。

    “恋,你千万别铁齿,而且,你别忘了我已经谈过十几次恋爱了。”

    “喂!你别以为自己写过十几本小说就可以当什么爱情专家。我看呀,你还是赶快去谈一场真正的恋爱才能体会我的心情。”

    “恋,有句话说,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相信我,你迟早要向现实低头的。”宋丝颐叹了声,仿佛想到什么好桥段似的赶紧写下。

    “是呀,我确实要向现实低头,丝颐,我可能要在你这里多住一阵子了。”楚恋垂头丧气的说。

    反正,要她没志气地先向聂扬澈道歉,她办不到。

    “恋,是好朋友就别这么说,而且有你作伴,我说不定还能从你身上得到什么灵感呢!”

    “丝颐,我……”优美的手机铃声意外响起,难道是……

    这支手机是聂扬澈送她的。

    然而,莫名的窃喜却在听到对方的声音后蓦然消散。

    楚恋想立刻关机,更想把手机直接丢进马桶里去,但是……

    (姊,李嫂生病了,你不回家看她吗?)楚蔚急切的声音听起来有点假,但攸关李嫂的事她就没办法不理。

    “楚蔚,你不要拿李嫂出来当幌子。”她得把持住,不能让另一端的人听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