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第1/3页)
    讥讽的语气里夹杂着浓浓的无奈。

    这句话应该是我说才对!楚恋唇一撇,骂在心里。

    “副总裁,对不起,我有事要外出。”她硬是将唇角住上拉,扯出一抹很像是在哭的笑容。

    聂扬澈睇了眼她手中的牛皮纸袋,应了声,“嗯。”

    “副总裁,我可没偷懒,我是真的有公事在身——”大概是被训惯了,原以为不会被轻易放定的楚恋急急的解释一半后,才蓦然发现聂扬澈并没有说什么,满脸尴尬。

    妈呀!她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

    “怎么,不说你几句你好像很不习惯?”聂扬澈挑了挑眉嗤笑。

    “哪有。”楚恋红着脸否认。

    可恶!她也不想在他面前像个小学生一样,可是,她真的很怀疑,他是不是在她身上装了追踪器,要不怎么每次她走到哪都会遇见他。

    “你不是有事要办?”见她迟迟没移动双脚,他好心的提醒不知神游到哪里的她。

    “喔。”楚恋猛回神,赶紧绕过他往外快步走去。

    聂扬澈在看见她跳上一辆计程车后,脸上忽然有了变化,虽说这变化极细微,却仍旧被身边的助理给察觉。

    “副总裁,怎么了?”

    “她一回来,马上叫她来见我。”

    明儿个就是最后一天,不知道她准备好了没?

    已经快接近下班时间,聂扬澈却一直没等到楚恋。

    “宗璟,去业务部查一下。”站在窗前的他缓缓眯起眼,吩咐已经站在他身后许久的助理。

    “是。”

    她又乘机溜到哪玩去了?

    哼!这回若逮到她,看他怎么修理她。

    没过多久,陈宗璟即转回办公室,对聂扬澈回报,“副总裁,业务部曾经跟楚氏企业联络过,可是对方宣称楚小姐将文件送达后就已经离开。”

    “楚氏企业……”聂扬澈无声一笑,低喃着。

    “楚氏的董事长前不久还来拜访过总经理。”陈宗璟透露另一项消息。

    “喔,那还真巧。”他像是喃喃自语。

    “副总裁,需要备车吗?”陈宗璟请示。

    备车?啧,他真的有必要为了楚恋而亲自跑一趟楚氏企业吗?

    然,他却深信一点,在他手上吃过不少闷亏的她绝对会想办法报复,不会像现在这样无缘无故的溜掉,所以,她必然是——

    聂扬澈凛起俊容,不疾不徐的定向陈宗璟拉开的大门。

    此时此刻的楚恋,当然不晓得自己的失踪已引起聂扬澈深沉的怒气。

    可是,她真的没办法离开呀!

    该死的,事情怎么会演变成这样?

    本来,她是想把纸袋一丢就立刻掉头走人,怎知竟好死不死的被楚蔚,也就是她的异母弟弟给撞见,而后她就被好几个壮汉给架到这间会议室,等候老头发落。

    果不其然,老头一回来就把她骂到臭头,还左一句挖苦右一句讽刺,让她险些就被他的唾沫给当场淹死。

    最后,楚钟鸣还不忘对她撂下一句狠话——倘若她再不乖乖听从他的安排,他就跟她断绝父女关系。

    哈!哈!哈!

    那正好,因为她早就不想认他这个爹。

    可是,唉!她一百零一次的叹息并不是针对她目前的处境,反正最糟糕的情况顶多是如此,日后她再找机会逃跑就是,然而——

    “林姐不晓得会不会把我没回公司的消息往上报?”楚恋瞅了眼腕表,扁嘴嘟囔。

    冷不防地,一张噙笑却冷然的俊颜忽然浮现在她脑海,她心一悸,竟有些坐不住。

    “聂扬澈大概会很气我吧!”楚恋烦郁的来回踱步,而每一步几乎都用力到要把地毯给踩烂似的。

    可是她又不是故意的。

    “聂扬澈,我可不是怕被你炒鱿鱼才不敢回去喔,我这是身不由己你懂……”对着会议室大门大吼大叫的楚恋,一发现门把转动时,再度开炮,“你们是不是已经商量好,要把我当贡品献给——”激昂的语调陡然停住。

    他、他、他……来了!楚恋惊喜莫名。

    噢!她好感动,真的真的好感动,而且,她也爱死了他出场的气势。

    只不过,见着她,他好像没她兴奋耶!

    “贡品?”聂扬澈一双读不出意思的眸先是淡淡睇她一眼,再睨向楚钟鸣。

    “副总裁,小女就爱编造一些无中生有的事,您听听就算了。”楚瞳鸣好奇生意外楚恋竟然有本事和聂氏家族的少爷搭上线。

    再者,能劳烦他亲自上门来讨人,可见……呵呵!这也算是好事一桩。

    聂扬澈浓眉渐拢,神色乍地变得阴惊。

    不出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