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第1/3页)
    “聂、聂先生,关于上次的事……你应该不会介意吧?”拜托!你这是什么口气,软软弱弱的,真是令人受不了。

    “我有什么好介意的,倒是你,上回的经验应该很令你难忘吧?”相较于楚恋一张比哭还要难看的笑脸,聂扬澈就显得莫测高深多了。

    楚恋十分恼怒,却不敢表现出来。

    “是、是啊,是啊!”她想砍人,可是,呜……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聂先生,既然你都不介意了,那么,有件事能否请你帮个忙?”楚恋搓搓双手,十足的小人嘴脸。

    “哦?你说。”这女人真有趣。

    “事情是这样子的啦,贵公司正好在应征业务助理,所以我想请你、请你行个方便,录取我好不好?”

    聂扬澈笑了,笑得让楚恋的脸渐渐发绿。

    当然,只要能够让她进入天宇集团,就算会被他笑到脸发黑都无所谓。

    而且,嘻嘻嘻,她成功喽!

    坦白讲,他会答应让她走后门,连楚恋自己都觉得很不可思议,不过,前后不一的人好像也包括她自己哩!

    明明说要给他一点颜色瞧瞧的,可一见到他,她就像老鼠遇见猫,不仅懦弱到不行,还孬种的拜托他给她一份工作。

    不过,她可不是要为自己找理由,能屈能伸才是大丈夫,何况她真的急需要工作来鰯口。

    所以她宁可忍一时之气,也不愿放弃这大好机会。

    很显然地,她的霉运已经走完,接下来就要开始走好运了!

    “楚小姐、高小姐,业务部欢迎你们的加入。”业务部主任刘风生客客气气的向大伙儿介绍二名新进人员。

    楚恋简直笑到合不拢嘴,在一一与同事问好兼拉拢感情后,她一整天都感觉飘飘然的,直到下班前,一位人事室小姐突然找上她。

    “楚小姐,请你尽快补上一份身分证影本。”

    完蛋了!

    她所有的证件都放在家中,根本还没有机会偷出来。

    怎么办?现在回家拿铁定会被老头活逮,她不能冒这个险,可是没了身分证,公司说不定就会拿这个理由辞退她,那她不就白高兴一场。

    “楚小姐,有问题吗?”

    “呃……我、我下班前……下班前一定会补上的。”

    求救!楚恋脑中不断闪着SOS的红色讯号。

    “那就麻烦了。”

    当人事室小姐一退场,楚恋的脸马上皱成苦瓜。

    如果是为了这个原因而丢掉工作,她绝对会去撞墙。

    而现在唯一能够拯救她的,就只剩下人事室的上司的……上上上司,也就是天宇集团的副总裁——聂、扬、澈!

    “你是说,你没有身分证?”

    聂扬澈委实不能够理解自己为何要收留她?

    他一向认为自己缺乏同情心,简单来说,就是不会因对方流露出哀兵之态就软下心肠,像先前倒在路上的楚恋,便是个活生生的例子。

    可是,这心态却在第二次与她照面时产生微妙的变化。

    楚恋面试的当天,他从监视画面里清清楚楚地看见她一人鬼鬼崇崇的闪进电梯里,想当然,她那些匪夷所思的怪异举动也尽收他眼底。

    不讳言的,聂扬澈是看得啼笑皆非。

    干净清爽的楚恋,确实比被淋成落汤鸡时来的更俏美动人,尤其她总是趁人不备时脱稿演出。

    而这就是他来不及开口回拒,就先顺了她意的真正原因。

    现在可好,不能说他揽进了个大麻烦,但这麻烦既然是他招惹出来的,自然就要有随时替她收拾残局的心理准备,

    只是,她看起来真的一点也不像非法入境的外籍劳工。

    “我不是你所想的那种人啦!”她是不会读心术,可从他眉眼间所透出的讯息,就令楚恋为之气结。

    哼!他到底有没有眼光,像她这么美、这么有气质的人怎么可能是……算了!说正事要紧。

    “副总裁,我所有的证件在前阵子不小心遗失了,所以我才会临时交不出身分证来。”楚恋晓得这套说辞抵挡不了多久,不过拖一天是一天,她会赶紧想办法把证件偷出来的。

    “你确定?”

    “呃,确定什么?”她笑容倏地僵住。

    “确定你这套谎言不会半途出纰漏?”想撒谎也得找对对象,还是说她认为他聂扬澈很好骗。

    “嗄?”他他他……冷静、冷静,也许他只是在考验她罢了!

    聂扬澈挑眉看她。“楚恋。”

    “我……我是说真的啦!”不行,话都已经撂下去,再收回一定会被他误认她不老实。

    “是吗?”真是死鸭子嘴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