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评书网 > 其他小说 > 休想离开我 > 第2章
    “是不用,不过……嘿!”楚恋嘿笑了声。

    “嗯?”男人仍旧不愠不火。

    “我要你……借我二百块。”

    她此言一出,男人旋即失笑。

    他的笑,在她预料之中。本来一个受尽侮辱的女孩理当在这个时候做出反击,可是正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就算她争赢了面子又能捞到什么好处?

    没有嘛。

    “我为什么要借你?”她大概是被这场雨给淋成白痴了。看!连他身边的助理都不断以干咳来提醒他尽速离开为妙。

    “就二百块而已,你就当是在救济。”老实说,要不是她跑出餐厅时忘了带上手提包,她也犯不着如此忍气吞声,向这个毫无恻隐之心的臭男人要钱。

    “啧,我都还没向你收我这条裤子的清洗费,你倒是先向我要起钱来。”

    他唇上挂着的笑,教楚恋险些忍不住地一拳挥过去。

    亏他长得人模人样,可性子居然差劲到人神共愤。

    他那条西装裤摸起来质感确实不差,不过正因为如此,她才故意……嘿!将他的裤管弄得湿答答一片。

    这算是对他的小小报复。

    “聂先生……”助理见女孩无缘无故的诡笑,益发相信她的脑袋真的有问题。

    “给我二百,我马上走人。”助理异样的目光楚恋不是没有感受到,可比起助理把她当疯子看,她还比较欣赏他口中那位“聂先生”的眼眸。

    深邃、诡亮……还隐藏了一小簇冷邪的火焰。

    不知怎地,他那双彷佛可以穿透人心的瞳眸,让她原本低到不行的战斗力又开始急速攀升。

    “给?”聂扬澈挑眉勾笑。

    “反正你也清楚,我是不可能有机会还你二百块,所以我就干脆点,直接说给罗。”别怪她巴住他不放,是他这人太无情,所以她只好替天行……“喂喂!你、你别走呀!”楚恋没高兴多久,就见那男人与助理双双走向骑楼,随后,他还优雅的旋过身对她笑了笑。

    “很遗憾,我身上连一块钱也没有。”她瞬间呆若木鸡的反应,意外惹出聂扬澈一阵悦耳的低笑声。

    他实在好久不曾遇见过比她还惨、还要狼狈的女孩,尤其当雨水自她脸上、发丝、衣角不断滴落时,他真怀疑她是人还是鬼?

    不过,就算她真是个鬼,也是只数人很难忘记的倒楣鬼。呵!

    “你、你……”楚恋快气炸了,在不想被他瞧奇书网Jar下载乐园+QiSuu.с○的情况下,她猛一转身往前狂奔。

    该死的臭男人,下次再让我碰见你,我准会要你好看!

    好,既然老头子硬要逼她嫁给她不喜欢的人,那她楚恋就离家出走给他看。

    非常庆幸的,她还有个知心的姊妹淘,所以她才暂时有个栖身之所。

    啪!正坐在懒骨头上翻阅报纸的楚恋,冷不防一掌拍向大腿,惊动坐在电脑桌前努力将想像中的文字敲进电脑的宋丝颐。

    “恋,你吓我一大跳耶!”宋丝颐蹙眉回望突然问从懒骨头上跳起,一副像是发现什么重大秘辛的好友。

    “丝颐,我终于记起那栋大楼叫什么名字了!”楚恋兴奋得大叫。就因为那个该死又没同情心兼狼心狗肺的臭男人连二百块都舍不得掏出来,才害她淋着雨可怜兮兮的走了快二个钟头的路才到丝颐家。

    这笔帐她若不算,连她都无法原谅自己,不过,要磨刀霍霍之前总得先把那只待宰的肥羊给找出来,可是除了知道他姓聂之外,其余的她根本就一无所知。

    所幸适才翻阅报纸的分类广告时,天宇集团这几个斗大的字体竟冷不防跃入她眼中,顿时,犹如拨云见日般,楚恋猛然忆起姓聂的所走进的那栋大楼确实就是天宇的总公司没错。

    哈、哈、哈!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不费工夫。

    多亏老天有眼,让她有一雪前耻的机会。

    “姓聂的,你就别让我找到你。”楚恋狞笑,说得咬牙切齿。

    “恋,就算你真的找到他又能对人家怎样?”在听到她悲惨的遭遇后,宋丝颐也确实满同情的,不过,不是她爱泼她冷水,人家的确没义务要给她钱啊!

    “没错,我是不能拿他怎么样,不过机会是要靠自己去创造的,你瞧,天宇就这么刚好在应征业务助理,这不就是老天爷的刻意安排?”家里她怕是回不去了,所以从现在开始,她必须找工作来养活自己。

    “恋,天宇集团可是间知名的大公司、大企业耶,你有办法进去吗?”宋丝颐很怀疑。

    “喂!你别把我瞧这么扁。”啐!真不够意思。

    “不是我瞧不起你,而是实际状况就是如此。”就算只是应征一名小小的业务助理,楚恋恐怕都要过五关、斩六将。

    “宋丝颐,你就非要触我霉头吗?”楚恋极不爽的横瞪好友。

    “好啦、好啦,我不说了就是,不过恋,你真的不回家吗?也许你爸已经原谅你了。”

    “哈!那是不可能的事,更何况我有预感,老头子非常肖想那位范少爷,一旦我回去,老头子铁定连相亲这道手续也省了,直接把我打包送到他面前。”楚恋连声嗤鼻,外加精采的比手画脚。

    “恋,那位范少爷是不是真的丑到不能见人?”瞧楚恋一副打死也不愿就范的模样,让宋丝颐不禁突生好奇。

    “我有说过他很丑吗?”她扁扁嘴。

    “可你的反应让我觉得他一定长得很丑。”

    “那你就错了,虽然我对他完没好感,不过,他的确长得满——好看就是。”咦?她是被口水噎到了吗?要不声音怎么会陡然断掉。

    呃,不对、不对,她之所以会卡住,是因为姓聂的那张脸竟冷不防地冒出,并不小心和姓范的摆在一块。

    而且,在相互比较后,楚恋竟发现姓聂的好看程度犹比姓范的更胜一筹。

    妈呀!姓聂的对她这么恶劣,她居然会觉得他长得帅。

    老天!她不会是变成花痴了吧?

    “恋,你怎么了?”宋丝颐关心的问,看她像是受了很大的刺激似的。

    “没……没有呀!”楚恋急忙否认。

    “可是你的脸变得好红喔。”

    “哪有,你看错了啦!”她笑得好尴尬。

    “可是你明明就……”

    “啊!丝颐,我现在就要赶去天宇集团应征,以免被别人捷足先登。”楚恋匆匆说完,又匆匆出门去。

    至于刚才的不当连想,就当作从没发生。

    第二章

    看来,丝颐的话确实有几分可信度。

    瞧瞧这阵仗,虽没有大排长龙,但也是够竞争的,只不过是应征二名业务助理,竟然就来了好几十个人。

    尤其当楚恋走出面试室时,她必须承认,自己被录取的机率不高。

    不行!

    她绝不能二手空空回去,至少、至少……她得想办法见姓聂的一面,只要她确定他人就在天宇集团,就不怕没机会为自己出一口气。

    借口上洗手间时,楚恋伺机闪人,并往电梯口迅速移动。

    不是她要长他人志气,姓聂的职衔肯定不低,这点从他身边多了名跟班就不难发现。

    所以,她必须往更高层的办公室前进。

    不罗唆,当她一闪进电梯内,立刻双手合十默念阿弥陀佛,再祷告一番,然后很慎重的按下一键,期待由老天爷作主,载她去和姓聂的“相会”。

    当!

    随着电梯门滑开,楚恋的心也跟着重重一震。

    她拍拍胸口,探头住左右长廊张望了下,在确定没人后快步踏出。

    说不紧张是骗人的,尤其是这种刺激的探险更令她双颊泛红、手脚不听使唤。

    不过,俗话说,种什么因就会得什么果,是姓聂的先对她不仁,所以……嘿!当姓聂的乍见她时,脸上表情肯定是万分精采。

    哇、哇!怎么办?她已经开始兴奋起来罗!

    “什么事这么好笑?”一句疑问来自她的后方。

    “你等一下就会知道,呵呵呵……”还处于兴奋状态的楚恋,完没意识到这道声音有些耳熟。

    “现在不能说吗?”

    “哎哟!你急什么嘛。”而且,为避免被旁人听见她的笑声,她还刻意捂住小嘴。

    “我确实挺急的。”

    “放心,等我找到姓聂的后,你自然就会晓得我是在笑——”楚恋猛回头,瞬问怔愕住。

    奇怪,她瞠大瞳眸,眼前怎么会出现一张和姓聂的极为相似的脸孔?

    莫非她见鬼了?

    还是说,姓聂的有双胞胎兄弟?

    “你确实是个笨蛋。”聂扬澈半眯起一双漂亮极了的长眸,好心的道出事实。

    楚恋的小嘴就像被钓上岸边垂死挣扎的鱼儿般,不住一张一合。

    “对了,听说你在找我?”聂扬澈笑得好诡魅。

    “你、你、你……”

    “现在人给你找到了,那接下来是不是会发生什么有趣的事?”聂扬澈不计前嫌的好声请教。

    楚恋,你到底在干嘛?

    你不是说要找他复仇,可瞧瞧现在的你,不仅声音发抖,就连双腿也抖得跟什么似。你呀,丢不丢人!

    “我……我、我是想……想……”

    别再犹豫了,现在就马上给他来一记左勾拳、右勾拳,再外加回旋踢不就得了。

    “想什么?说呀!”

    “我……我是想、想给你一个惊喜啦!”楚恋简直快哭了。

    “惊喜?也对,见到你出现在这里,确实带给我莫大的惊喜。”这只美丽的小女鬼还真有本事,啧,或许该说是阴魂不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