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第1/2页)
    此话一出,她才晓得自个儿的神经绷得有多紧。

    “我都把话给说明了,你还问我这种话?”

    他在笑,可不如为何,她却宁愿他不笑。

    “看来,我还是得用实际行动来证明我的心意。”

    他勾了勾唇角,俊美的脸竟在瞬间浮现教应采绿差点一口气都喘不上来的邪恶神色。

    “你、你想做什么?”

    愈加贴近她的男性躯体,再加上一双布满欲望的黑色瞳眸,在在宣告他下一步会有的举动。

    “你这么聪明,绝对猜得到。”笑笑地说完,他轻易抓下不断在他面前挥舞的双手。

    接着,他俯首将炙热的吻逐步烙印至她雪嫩无瑕的颈项上。应采绿压根儿无法动弹,只能因他逐渐往下烙印的吻而频频战栗。

    叩叩——敲门声无预警地响起。

    “喔!”夏之筝难得迸出懊恼声。

    不过,他知道来人定有要事,否则不会无故前来打扰他。

    虽说有些遗憾,但是……呵!反正应采绿也跑不掉,他确实不必急于一时。

    他优雅地翻身,并顺势拉过柔被覆盖住她;欲下床前,他不忘回首轻吻她一下。“等我回来。”柔声说完,他迅速套上衣裤,开门走出去。

    期间,应采绿一直目不转睛的看着他的每一个动作,直到房门关上,她才蓦然弹坐起身,然后呈现发呆状态。

    她发烧了吗?她抬手抚上前额,想测量额头的温度。

    咦,没有发烧呀!那她应该不会产生幻觉才对。

    可是,她怎么听到他说爱她,而且还说他的心已经被她给拐走了?应采绿倏地将小脸埋进掌心。

    不可否认,在听到他说爱她时,她除了不敢置信外,简直就快……快要乐翻天!

    但这是真的吗?还是,只是幻梦一场?

    怎么办?她该相信他的话,再一次拿幸福来作为赌注吗?还是,选择做只缩头乌龟遁逃呢?

    静静地滑下床,她拿起搁在椅子上的衣服穿上后,悄悄打开门离开。

    “筝,别给我胡来。”夏之殿瞪着夏之筝,不悦的斥道。

    “我有吗?”夏之筝双肩一耸,笑得好不优雅。

    “怎么,胡闹一次还嫌不够?”对于之前夏之筝与应采绿决定结婚一事,他虽然不表赞同,但也无力改变夏之筝所做出的决定;于是他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哪知,上次的婚礼被摘砸就算了,如今夏之筝却又要补办婚礼,这让他觉得他们未免把婚姻看得太儿戏了吧!

    况且,应又麟那老头像是看准应采绿嫁定夏之筝似的,一直拿准岳父的身份硬要与他攀亲带故,这让他极为不爽。

    “大哥,这回我是认真的。”

    看着弟弟难得流露出柔情笑意,夏之殿不禁蹙眉叹气。该死!要整垮应家很容易,可要跟他们……

    “大哥不必顾及采绿,说不定,她也很希望你赶紧斗垮应家呢!”夏之筝笑了,可笑里却没什么温度。

    “喔,你这么确定?”那他就不客气了。“嗯哼!”

    “不用跟她商量?”夏之殿意有所指地问。“没这必要。”

    “那好,倘若他真的再找上门来,我就照自己的意思处理。”他不会因应采绿的关系就手下留情。

    “大哥做主就好,不过……”夏之筝顿了下。

    夏之殿眉一扬。“小弟的岳母大人就劳烦大哥多多照料。”

    “啧!应采绿若在这儿,不知道会不会感动到马上嫁给你?”夏之殿嗤笑一声,目光随即飘向未关紧的门扉。

    “呵——你说呢?”

    夏之殿再笑,“筝,大哥没准备什么结婚礼物要送你,不过,你们若是等不及要补办婚礼,就直接到你们第一次结婚的地方去吧!”

    他们第一次结婚的地方?是呀?那里珍藏了许多应采绿的梦想,以及无法挽回的遗憾。

    老实说,若能与夏之筝完成婚礼,应采绿宁可不要那么豪华的结婚礼堂,也不要那些五彩缤纷的气球、和平鸽、游泳池、玫瑰花瓣、众人的祝福,甚至连新娘礼服她都可以不要穿。

    她只要有他就好。真的,她只要有他在她身旁就好。

    “哟!我说筝,你好像料错了,人家应二小姐对于你想斗垮应家的事好像挺在乎的。”

    夏之殿倚在门边、双手环胸,一副幸灾乐祸的模样低睨着就蹲在门后、将一张小脸埋入双膝间的应采绿。

    “我才不伤心呢!”应采绿气闷的低吼一声。

    “是吗?”夏之殿才不相信。

    “应氏企业又没我的份,我管它倒不倒。”应采绿没抬头,可声音仍有些颤抖。

    夏之筝确实很了解她,除了有血缘关系外,她跟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