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第1/3页)
    “采绿,我答应了。”

    哼!他答不答应干她什么……喝!她猛地自沙发上弹起,要不是夏之筝的手缩得快,那杯果汁肯定被她撞翻。

    “你答应我父亲什么了?”耍弄她是件很好玩的事吗?

    夏之筝一笑,“当然是与你再举行一次婚礼。”他的声音没因她气到涨红的脸色而有丝毫颤抖。

    “夏之筝,你别做得太过分喔!”

    “过分?有吗?”

    “你!好好好,你存心想侮辱我是不?”

    夏之筝忽然叹息出声。“采绿,我不是已经跟你道过歉了。”他晓得他伤她颇深,可当时的他确实还搞不清楚自己对她的心意,现在他终于了解,也开始认真起来,但是……唉!她到底要他如何做才能消气?

    “哈!我应采绿可承当不起。”简单一句抱歉,就想泯除她所受到的伤害?很对不起,她的心胸没这么宽大。更何况,他会这么轻易答应她父亲,该不会是想借机再狠狠羞辱她一次吧?

    “采绿,再信我一次有这么困难吗?”

    “我不是不信你,而是我已经对自个儿没信心;你曾说过,你不喜欢没自信的女孩,所以现在的我已经达不到你的期望。啧,总归一句话,你还会想娶我吗?”夏之筝不会笨到自掌嘴巴吧?

    “会。”

    这会儿,应釆绿连抹自嘲的笑都挤不出来。

    瞧他回答得多笃定、多果断,好像她今生嫁定他似的。哈哈——应采绿在心里不断大笑着,笑他把她当白痴,也笑自己曾在刹那间为他的话而感动不已。

    “采绿,别想太多,来,先把果汁喝了,嗯。”不能逼她太紧,以免激起她的反抗之心。夏之筝心念一转,笑笑说道。

    瞅住他执杯的大掌,应采绿竟有股想动手挥掉茶杯的冲动。

    他可以很沉着、很冷静的在瞬间转移话题,可她不能;此刻的她,满脑子想的是他刚才所说的每一句话,每一句都教她心惊胆战的话。

    “你一直叫我喝,莫非这里头掺了什么东西?”此话一出,连她都觉得错愕。

    她在说什么呀?这种卑劣的行为不是只有她会做?没来由的,一种揪心的感觉急遽浮现在她的内心。

    她有何资格说他?为了得到他,她不也做过不可原谅的事。

    “呵,被你识破了。”夏之筝笑得出奇愉悦。

    “你……”她的脸色由白转红。

    “要不要试试?”

    “你以为我不敢?”她压根儿不信这果汁里真掺奇Qisuu.сo有东西,他会这么说,完是想以眼还眼……

    不对!莫非当时他就已经察觉她在酒里掺安眠药?

    “你敢,你当然敢了。”

    忽然,应采绿不知在气愤些什么,就见她抢来果汁,仰起首,咕噜咕噜的一口气喝完。

    “采绿,喝慢点儿。”

    喝完最后一口,她便将水晶杯往桌上这么用力一搁,一双圆圆的水眸盛满傲气的直瞪夏之筝。

    “我喝完了,这下你总该满、满……”陡然,应采绿将一双眼睛睁到不能够再睁大。

    下一秒钟,她露出不敢置信的表情,然后慢慢倒入夏之筝的臂弯中。

    第九章

    应采绿一睁眼,清楚看见正睡在自个儿身旁的夏之筝时,那种刹那间惊惶与难以言喻的感受令她忍不住窃喜。

    她承认,就算她直嚷着恨死他,可她依旧无法忘情于他。

    啧,很傻吧?但她已经迷恋他多年,这段情哪有可能说断就断。

    能与他同床共枕,原是个遥不可及的梦想,然而,正当她已不抱存任何希望的同时,它居然毫无预警的发生。

    沉睡中的他,温柔恬淡的模样教她的内心产生异样的感受;有好几次,她都按捺不住激动的情绪想去触摸他的脸,但同时,她总被另一道声音给制止住。

    别再碰他了,要不然,你真的会完蛋。应采绿不断这么告诫自己。

    暗自深吸好几口气,应采绿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不过……

    老天!他还真的在果汁里头下药。

    她想笑,却笑不出来。

    奇怪!真是太奇怪了,夏之筝又不是她,怎么也会干出这种事来?更何况,他压根儿没必要这么做。

    怕吵醒他,也怕自己无法面对醒过来的他,她根本不敢轻举妄动,只敢将目光自他俊美的睡颜上缓缓移开;因为她担心自己再看下去,会克制不住欲念而对他做出……

    喝!不对,她该担心的应该是他有没有对她……

    “啊!”她被柔被覆盖着的娇躯竟没着任何衣物!直到现在才发现此情况的应采绿当场吓得花容失色、震愕不已。

    “怎么了?”夏之筝慵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