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第1/3页)
    说完,她将钥匙交给应采绿,先离开。

    “嗯。”

    应采绿以为自己不争了就什么事也没有,但是夏之筝显然不这么想。

    她真的搞不懂他为什么还不走?

    “为什么不来找我?”应采绿的行径大大超出他的预料,他原以为她挨不过两、三天,谁知……啧,看这情况,婚礼延期对她打击颇大,不过,他可是从头至尾都没说过要取消婚礼,应采绿到底在跟他闹什么脾气?

    “因为我突然发现还是别勉强你的好。”她是有感而发。

    “你勉强我什么?”她还不懂吗?没人可以勉强他做任何事的。

    “很多呀!”她轻松一笑。

    “喔,比方呢?”他倒是好奇她勉强他做了什么。

    “你想听?”她的大眼突然闪闪发亮。

    “想。”

    她真有一大堆话想讲,所以她干脆拉开椅子一屁股坐下。“之筝,我想先问你,你为什么还要来找我?”

    “还要?”瞧她说得好像他们俩已经分道扬镳似的。夏之筝敛起笑容,神情变得有点冷漠。

    原来,她不想要这场婚礼了。

    “别怀疑,我就是这个意思没错。”他难得露出的异样她看在眼里,不过她把它解读成他是恼羞成怒。“当然,我不是木头人,说不伤心是骗人的,可我确信这个伤口绝对会随着时间流逝慢慢愈合;总归一句话,既然我已经想通,就……”

    “是吗?”他微垂眼,出奇悦耳的声音反教应采绿不由自主地一惊。

    她赶紧保持镇定。“我已经说得够白了。”他还有什么不满的?她已经举双手投降,愿意成他跟应采荷,他干嘛还跟她玩心理游戏?

    “对了,你还没说你勉强我什么。”他突如其来的问话让应采绿差点失控。

    忍住,别冲动,别忘了他就是专程来看你的笑话。应采绿这么告诉着自己。

    她用垂放在椅子两侧的双手紧紧抓住椅子左右两边的把手,以撑住自己有些不稳的身躯。

    “好,既然你想听,那我就说,我勉强你喝我煮的咖啡、我勉强你牢记我家的电话号码、我勉强你帮我过生日、我勉强你要实现我的生日愿望,最后一点,也正是我最不应该做的事,那就是勉强你娶我。”她一口气说完想说的话,中间几乎没有停顿过。

    说毕,她当着他的面大大地吸一口气,然后咧嘴而笑。

    够精彩了吧!

    夏之筝静静听着,这期间他没有一点反应。

    然后,就没人再开口说话。

    不知经过多久。

    “就这样?”沉默一段时间后,夏之筝想知道应采奇Qisuu.сo绿是否还有话要说。

    应采绿似乎未曾见过夏之筝不笑时的模样,所以当她有幸见到时,她还真有点吓到。

    “你还嫌我说得不够多?”她绝不能退缩,否则将会功亏一篑。

    “是不够。”夏之筝的唇瓣缓缓地勾起。

    的确,他会答应娶她不外乎是基于怜悯,以及娶谁都无所谓的心态,当然,他也有点喜欢她……啧,只是“有点”而已吗?为何他的心意开始动摇了?算了算了,反正他有的是时间来测试应采绿在他心中到底占有多少分量。

    不过,他倒是敢肯定一点,他实在不怎么喜欢现在的应采绿;除了刻意与他保持距离外,他已经看不到她眼里对他的眷恋、爱慕。

    足见在经过那件事之后,她已经打算要把自己的感情世界给尘封。

    “很抱歉,其他的我记不得了。”

    “采绿,有件事我必须跟你说清楚。”他承认在婚礼上他的确以一种看戏的心态来处理应采荷与她之间的事,所以她气他是应该的,不过,他既然给了她时间,又想对那件事做出补偿,她还有什么好不满的?

    “哪件事?”

    “婚礼当天,我说的是将婚礼延期而不是取消。”

    “然后呢?”

    “你听不懂我的意思吗?”

    “不是听不懂,而是我……根本不想听。”

    “采绿。”他很意外她会有这种反应。

    她的心不由得一紧,但她还是不松口地说:“其实你该去的地方不是我这儿,而是应家才对。”

    “你是要我去应家提亲?”

    “本来就是。”

    “好,我就依照你的意思去应家向你父母提亲。”夏之筝一笑,就要起身。

    好,他接招。

    “不对,你搞错对象了。”

    夏之筝一愣,回眸看她。!

    “不是向我父母,而是向应采荷的父母提亲才对。”

    缓缓眯起俊眸,他笑了,且还笑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