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第1/3页)
    夏之筝啊夏之筝,是你,都是你,是你带给我幸福的憧憬,却也是你将我毁得最为彻底,枉费我对你……呵呵,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应采绿抹去眼泪,慢慢地踱步离开这座已然失色的结婚礼堂。

    “采绿小姐,您想上哪儿去?”钟澈站在如游魂般、从礼堂内走出来的应采绿面前,沉声问。

    应采绿充耳不闻,绕过他往前而去。

    “采绿小姐,座车就在前头。”钟澈再次挡住她的去路,态度有点强硬。

    应采绿依旧没半点反应,他挡路,她就绕路。

    “采绿小姐,二少爷吩咐我要送您回家。”

    她倏地止住脚步,“回……家……”她的声音断断续续。

    “是,回家。”钟澈再次说道。

    “回哪个家呀?”一道嗤笑声乍地响起,紧接着,应采绿抬眼盯住没有表情的钟澈。

    “自然是回二少爷的家。”钟澈回话回得不疾不徐,没因她异常的模样而露出丝毫惊诧之色。

    “那是他的家,不是我的。”应采绿发狠似的扯下头纱,将它用力扔在地上。

    “采绿小姐,这是二少爷的吩……”

    “他是你的主子,不是我的!”应采绿突地扯出一抹诡毕的微笑,“钟澈,要嘛,你就载我回我的家,要不,请你离我远一点。”

    钟澈看着她,许久后才点头答应她。

    这个残破、不堪的家才是她应采绿该待的地方。

    奇怪,她怎么会异想天开的以为夏之筝的家才是她真正的归属地呢?

    她后悔了。

    对!她后悔极了,后悔自己巴住夏之筝不放、后悔自己把自个儿的价值估算得太高,更后悔自己没秤秤自个儿到底有几斤、几两重。

    活该!这就是她妄想得到幸福的结果。

    哼!什么生日愿望。没错,他是让她达成她多年来的心愿,但是,他却没有告诉她这个梦是有时限的。

    早知如此,她当初就应该许一个比较实际点的愿望,就好比说要他送她一栋房子或一辆车子,或是珠宝首饰等等才对。

    应采绿一笑,起身将那件被她当成脚踏垫的新娘礼服给装进圾垃袋;在打上死结后,她便将礼服拿去外头扔掉,

    咦,该扔的东西好像不只这件礼服,对了!还有那条珍珠项链及那副耳环。

    不过,把它们扔了好像有点可惜,干脆把它们拿去兑现,反正以夏之筝的出手,那对首饰绝对有好几十万元以上的价值,如此一来,她就可以去添购自己想要的东西。

    吁!

    她呀,就好像做了一场白日梦,现在梦醒来,一切又回到原点。

    想想,她还是赶紧振作起来,好为自己的将来重新打算。

    叮咚——

    应采绿吓一跳,手上的扫帚应声滑落。

    都这么晚了,还会有谁上门找她?是情姐,还是晓简?反正任何人来找她都无所谓,只要别是那个人就行了。

    可惜,上天从不理会她的祷告,甚至还故意给她难堪。

    幸亏她已经感觉麻木,否则她真不晓得该用什么态度及表情去面对依旧漾着温柔笑靥、好像跟她从未发生过什么事的夏之筝。

    “有什么事吗?”她微笑以对。

    “采绿,你的心情好些了吗?”夏之筝的眸光闪烁了下,但他掩饰得极好,连近在咫尺的她都没发觉。

    “嗯,我很好,谢谢你的关心。”她的表情、她的举止,甚至是她说话的方式,就犹如在对待一位普通朋友般,是这么样的客气、有礼貌。

    她的转变令夏之筝感到些微诧异。

    他以为他会见到一个流泪满面,抑或是对他咆哮、怒吼,甚至是伤心欲绝的应采绿,可是她……“不请我进去?”不知怎地,他原本已经准备好的说辞、解释,还有开导她之类的话都派不上用场,他突然有种被人摆了一道的不舒服感。

    “很晚了,我不想耽误你的时间,改天再聊好吗?”

    “采绿,你说的改天是什么时候?”她能够想得开,他理当高兴才是,不过,她真的不想知道那晚究竟发生什么事吗?还有,他们的婚礼尚未完成,一直期待与他结婚的她不急吗?

    “等我们两个都有空的时候。”她笑了笑。

    “我现在就有空,你呢?”

    “可是我的屋子很乱耶!我想先清扫一下,我们还是改天再谈,反正又不急。”她特别加上最后一句。

    “不急?”他眯起双眸。

    “是不急呀!”她很确定的点头。

    “采绿。”

    “嗯?”

    “你……真的没事?”他挑起一边的眉尾。

    “我已经说了,我没事。”她歪着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