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第1/3页)
    “哼!你妈算什……”应采荷愤怒地迸出声。

    “釆荷!”应又麟警告地瞪应采荷一眼,提醒她别在这时候任性。

    “采绿,你母亲身子骨不好,正在房里休息。”应夫人“和颜悦色”的说。

    “采绿,二夫人必定很想念你,你快去看看她吧!”夏之筝柔声地对应采绿说。

    应采绿凝望着他,而后一笑,翩然转身朝楼梯间走去。

    “之筝哥,能陪我跳支舞吗?”应采绿一不在,应采荷旋即走向夏之筝,而且不管他是否答应,就急忙偎进他的臂弯。

    夏之筝以一种不会让对方难堪的姿态不着痕迹地往后退一小步。

    这时候——

    “采荷,我有点事要请教夏副总经理。”应又麟适时开口,以免女儿下不了台。

    应采荷的脸色登时难看得可以。

    “采荷,等你爸跟夏副总经理谈完事情,你们有的是时间跳舞。”应夫人见女儿受委屈,遂故意当着夏之筝的面说。

    “好呀!那之筝哥,等会儿你一定要陪我跳舞喔!”应采荷顺着母亲的话接道。

    “这……抱歉,我答应过采绿要陪她跳第一支舞,所以……”夏之筝说得很委婉,但不知怎么回事,包括应又麟在内,却没有人再敢提跳舞一事。

    “呵!夏副总经理,关于应氏企业想与贵公司……”应又麟话锋一转,旋即将话题导向自己最关心的议题上。

    “应董事长,我虽有副总经理的头衔,但只是挂名而已,我并无实际参与夏氏集团的运作,所以帮不了您任何忙。”夏之筝温和的打断应又麟的话,然后笑笑。

    应又麟神情骤变,不过,他毕竟是见过大风大浪之人,所以恢复得甚快。“哪的话,谁不知夏氏二少爷在欧美各地另有一片江山,所以……”

    “采绿。”

    “之筝。”显然哭过的应采绿强颜欢笑地走向夏之筝。

    同一时间,又被夏之筝给彻底忽略的应又麟脸色渐渐变得阴沉。

    “令堂好吗?”夏之筝问向应采绿。

    “我妈她……还不错。”应采绿实在不明白母亲为何会对父亲如此执着及容忍,但这既然是母亲的选择,她这个做女儿的也只有接受。

    “那么,我们走吧!”夏之筝说道。

    应采绿微愕,接着,她陡地明白些什么而漾出感激的笑。“嗯。”她点点头,亲昵地挽住他的臂弯。

    “应董事长,我们先告辞。”夏之筝像是没注意到应又麟瞬间浮现错愕及狼狈的表情,轻颔首后,他便带着应采绿离开。

    “爸,之筝哥怎么走了?”才从化妆室走出来的应采荷在看见他们离去后,气得质问父亲。

    “你问我,我去问谁呀?”有些丢脸的应又麟气冲冲地走离。

    第六章

    说不上痛快,可每次想起父亲那张敢怒不敢言的吃瘪老脸时,应采绿还是忍不住打从心底感到畅快。

    夏之筝给父亲的那记下马威,大概会让父亲毕生难忘吧!这也好,她早想让父亲尝尝看人脸色的滋味。

    “大老远我就闻到一股咖啡香,不用想,我也知道一定是应小姐来了。”李维颀笑容满面地盯着应采绿——手上所提的咖啡。

    “李特助你好,请问之筝在吗?”她今天特别一大早就赶来夏氏集团,想给夏之筝一个惊喜。

    “二少爷不在耶!”奇怪,她不知道吗?

    “不在?”她甜美的脸上顿时染上一抹失望之色。“那……既然之筝不在,这咖啡和乳酪蛋糕就……”

    “送给我吃是吧?”李维颀愉悦的接道。

    “如果李特助不嫌弃的话。”

    “嘻,应小姐冲煮的咖啡可是一级棒,我……”

    “李特助喝过吗?要不怎么会知道我煮的咖啡好喝?”她以为他是在恭维。

    “我当然喝……呵呵——我的意思是说,当二少爷忙不过来时,为了避免浪费,我就干脆抢过来喝。”李维颀干笑数声。

    真糟糕,不小心给二少爷露了馅。

    “原来是这样。”应采绿尽可能维持住唇上的笑容。“那么,请问之筝什么时候回来?”诚如李维颀所说,夏之筝总有忙碌的时候,所以没空喝咖啡也很正常,她不该怀有不安的心态。

    “这……二少爷没跟应小姐说吗?”李维颀问得谨慎。

    “说什么?”她的心跳霍然加快。

    “二少爷他……出外去了。”

    “什么!他出外了!”应采绿恍神了下后,又急忙追问:“那他有没有说什么时候会回来?”

    “我也不是很清楚。应小姐,你别误会,我可不是故意要瞒你,而是二少爷的事不是我能过问的,所以很抱歉,我无法给你一个明确的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