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第1/3页)
    放下应采绿,夏之筝的俊容依旧没有任何表情。

    应采荷惊讶极了。

    她是应家大小姐,自然参加过不少名流富贾云集的餐会,所以她一眼便认出抱住应采绿的男子就是在政商界具有举足轻重地位的夏氏集团接班人夏之殿;不过,会在此地遇见行事作风一向低调的夏之殿她是十分震惊没错,但更令她难以置信的,却是他居然护着应采绿。

    可恶!他们应家不知动用多少关系都无法打进夏氏集团的核心,可应采绿……

    听他们之间的对话,他们好像已经认识不少时日。

    该死!该死!应采绿凭什么得到夏之殿的青睐?

    “没事吧?”不知是刻意忽略,抑或是视若无睹,在应采绿对他摇摇头后,夏之筝望也不望应采荷一眼,就直接将应采绿带进吧台,以手沾水轻轻洗净她仍有部分被咖啡所泼及到的发丝。

    “就差那么一丁点了。”应采绿笑笑,原本被惊吓到的情绪也因他温柔的举止而奇异地被抚平。

    “以后要小心点,嗯?”他柔声交代。

    “我知道。不过,原本要送去给你的咖啡好像已经不能喝了,如果你不急着回公司,要不要留在这……”

    “夏总经理,您好。”缓缓走来的应采荷霍然插话。

    没理由她这位应家大小姐会输给一个卑贱的私生女。

    “很抱歉,我不是夏总经理。”夏之筝唇上依旧挂着令人沉醉、着迷的微笑。

    “夏总经理,您不记得我了吗?我姓应,我父亲就是应又麟,而且我们还是邻居呢!”应采荷努力推销自己。

    “喔,原来你是采绿的姐姐。”

    应采荷脸色一变,可马上就恢复。“是、是呀!夏总经理,我……”

    “应小姐,我真的不是夏总经理。”夏之筝苦笑。

    噗哧!应采绿终于按捺不住笑出声。

    拜托,想倒贴人家也得先弄清楚谁是谁!

    “之筝,人家应大小姐是贵人多忘事,你就原谅她吧!”应采绿将脸颊轻轻地贴在他的手臂上,明眼人一看,就知她故意在应采荷面前示威。

    夏之筝垂下眼皮,眸中有着高深莫测的光芒。

    之筝!

    啊!对了,她怎么忘记夏之殿还有个双胞胎弟弟;那么说,她真的搞错对象了,“啊,对不起,之筝哥,您跟夏总经理真的长得好像,请您别介意。”没关系,夏之筝虽不是长子,但其地位与重要性应不下于夏之殿才对。只是,瞧应采绿那副狂样,好像已经把夏之筝给拐到手似的。哼!应采绿,别得意得太早,夏之筝最后会属于谁还是个未知数呢!应采荷绝不轻易放弃夏之筝。

    “应小姐快别这么说。”夏之筝莞尔一笑,然后,他转眼对上应采绿一双不表赞同的灿眸。

    之筝,你怎么可以允许应采荷叫你之筝哥?应采绿以眼神问向他。

    采绿,这只是个称呼罢了!夏之筝也以眼神回答她。

    是吗?她又以眼神问道。

    夏之筝微笑,抬手顺了顺她的发丝,就像个……在抚慰小女孩的大哥哥似的。

    应采绿一点儿也不喜欢他的动作。“我已经不是小女孩了。”她脱口而出。

    “我知道。”夏之筝不以为意地笑笑,笑里包含宠溺,但非关情爱,而是有一种在容忍小女孩偶尔任性的感觉。

    “可是……”应采绿瞟了眼一直用眼神杀人的应采荷,不满地嘀咕着:“她跟你又不熟,凭什么喊你之筝哥?”

    夏之筝听了之后不免莞尔一笑。“你也可以这样叫我。”呵,连这个也要计较。

    “之筝哥,下个礼拜天我家要举办餐会,你能不能赏脸来我家坐坐?”被冷落好一阵子的应采荷决定先下手为强。

    “这……”

    “之筝要陪我,没空去应家吃大餐。”应采绿抢先一步回答。

    “你闭嘴,我又不是在问你。”应采荷狠瞪她一眼,接着,摆出最美的姿态望向夏之筝。“之筝哥,我爸他老早就想认识你,请你务必给我个面子。”说毕,她还隐约抛记媚眼给他。

    “你聋了吗?我说之筝他不会去,你是听不懂是不?”应采绿不知自己在紧张些什么,说起话来越来越霸道。

    “之筝哥,你来嘛,我们两家人真该好好聚一聚,”应采荷压根儿不甩她。

    “之筝!”不祥的预感教应采绿脸色有些难看。

    “既然应小姐盛情邀约,我不去好像有点说不过去。”他敛眸,谈吐间的优雅姿态教应采荷为之心仪。

    “那太好了!”应采荷笑得合不拢嘴。

    “之筝,你、你……”应采绿好像深受打击似的,小嘴张张合合的,就是无法顺利说出一句话。

    温暖大掌出其不意地握住吧台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