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第1/3页)
    “谢谢情姐。”她接过,笑盈盈地往最角落的圆桌走去。

    夏之筝俊眸一抬,伸手接过应采绿手上的咖啡及碟子。“要请我也不是这种请法呀!”他才刚喝完一杯咖啡而已。

    “这是我老板说要请你的。”应采绿坐到他对面,甜甜一笑。

    “那就替我谢谢她。”

    “之筝。”

    “嗯。”

    “之筝。”她再叫一声。

    “怎么,喊我的名字能令你这么开心吗?”

    !

    “嗯。”她点头如捣蒜。

    “喔,为何?”他感兴趣地问。

    “因为……”她陡然吁出一口长气,而后,她一张秀丽的美颜绽放出筑笑。“我等这一天已经等很久了,所以我才会忍不住地想叫你。”语毕,她也觉得挺不好意思的,于是又一脸傻样地接道:“你就当我没说过好了。”

    “采绿,其实你有权选择……”

    选择?啧,现在的她只有别人选她的份。“之筝,请你老实告诉我,你会嫌弃我的出身吗?”她敛起笑容,模样好不正经。

    她已不再是应家人,好,就算外人不在乎她是二房所出,但夏家人呢?站在夏氏长辈的立场,他们会同意让夏家二少爷娶一个私生女为妻吗?

    为妻!

    啧,她也想太多了,她与夏之筝根本八字还没一撇;可话又说回来,她已经如愿见到他,所以她只要再努力一点、积极一点,她相信夏之筝不会辜负她。当然,他也必定会遵守当初对她所许下的承诺。

    “你认为呢?”他反问。

    “我、我也没把握。”她仍旧会担心、怀疑,毕竟当时的她才七、八岁大,他若想反悔,她也拿他没辙。

    “呵——这个答案真令我伤心。”夏之筝摇摇首,笑叹一声。

    “之、之筝,其实我……”

    “原来我是这么势利的一个人呀!”

    “不不不!你是世界最好的人,是我不对,是我不对,我不该问你这种问题的。之筝,请你原谅我,我保证以后绝不再犯。”她急忙解释,还举起手发誓。

    夏之筝一笑,算是接受她的道歉。

    “采绿,你要记住,我不喜欢对自己没信心的女孩。”

    “嗯,我知道了。”应采绿咧开粉嫩嫩的小嘴,重拾笑容。

    往后,她会将那该死的自卑给埋藏在心中最隐密的一角,她要给他一个重生的应采绿,同时,她也要让他知道,她童年说的那些话绝不是随便说说而已。

    “之筝,你最近都会去夏氏集团上班吗?”第一步,她便要掌握住他的作息时间,以便了解他的状况。

    “大概吧!”他不作正面回复,但他并非有意隐瞒,而是夏氏集团由他老哥做主,他只是偶尔去关心一下;况且,他工作的重心本来就放在外国。

    “那,我方便去夏氏集团找你吗?”她微微倾身向前,问得慎重,也很紧张。

    “嗯哼,不过……”

    “不过什么?”她的心忽然跳得好快。

    “来的时候记得带杯热咖啡。”他微眯俊眸,心情好不愉悦。

    这番话让她的心差点停止跳动。

    “好的,不过一天只有一杯喔!”她可是没有那么多钱可以请他喝咖啡。

    “太多杯我还消受不起。”

    “那咱们就这样说定!之筝,这名片给你。”应采绿拿出一张店里的名片,然后在背面写上自己家里的电话。

    夏之筝接过,没多问。

    “之筝,我希望你若是有其他事要忙,能够、能够拨空打个电话给我,因为我、我不想再失去你的消息了。”

    第五章

    “小绿姐,你又要送咖啡去给你的心上人了吗?”

    应采绿努努小嘴,要笑不笑地赏给晓简一记白眼,不过,她依旧忙碌地将刚煮好的咖啡给倒进可携带的容器里。

    “晓简,像这种甜蜜又幸福的感觉你很快就会尝到,所以你先别急着笑话我。”是呀!自她第一次请夏之筝喝咖啡后,他们俩的关系就宛如坐喷射机一样,一下子冲上云端,活脱是对热恋中的情侣。

    呃,好啦好啦,说热恋好像稍嫌夸张,不过他真的每天对她嘘寒问暖,让她感动不已。

    可感动归感动,她心里却清楚得很,夏之筝虽喜欢她,可还构不上所谓的爱。不过没关系,她会朝这个目标努力迈进,总有一天,她会让他……唉!直到现在,她都还不敢要求他履行承诺呢!

    老实说,他若把她小时候说的童言童语给当成戏言那还不要紧,但万一他因此对她反感,甚至厌恶起她来,那她岂不是欲哭无泪。

    所以她现在能做的,就是设法得到他的心,让他牵挂她、不舍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