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第1/3页)
    一种无力感让她一时难以抽身退离。

    一道迟迟没消失的阴影挡住了光线。

    空气中,除了飘散着浓郁的咖啡香味外,还有一道很细微,但又出奇清晰的呼吸声直传入他的耳里,扰得他挑了下眉毛。

    突地,他扯出一抹似有若无的笑容;而后,他索性顺了来人的意,缓缓地抬起一双含笑、却没有丝毫暖意的眼眸来。

    昏黄的光线投射在她脸上,虽不充足,但已足够让他端详她。

    眼前的人儿不失为一名美丽的女子,只是此刻的她脸部线条显得过于僵硬、紧绷,而且,在接下来的时间内,她眼中闪烁着一道道他不解的光芒。

    啧!她把他当成谁了?要不然,怎么会在短短的几秒钟内,露出这么多既精彩又丰富的神情呢?

    他眸光一闪,紧接着,一抹笑意出现在他的眼中。

    应采绿一向知道,她的大哥哥有着一对宛如宝石般,美丽甚至教人心动、移不开视线的俊眸,如今,这双会发亮的俊眸就出现在她面前,一时间,她克制不住心头的那股悸动,对他颤声喊出:“大哥——”

    然,就在瞬间,她乍见他那两片性感的唇瓣竟扯起一道笑纹。

    虽说那道笑纹没一会儿便消失,可不知怎地,她的心就好像被根针给扎了下。令她莫名其妙的止住话。

    “小姐,你是不是认错人了?”他说出残忍的字句。

    不是他!

    犹如洗三温暖一样,从一开始震惊、激动、不敢相信,到最后产生悸动、乍喜,以及失望,她无法抑制地冒出一身冷汗来。

    但,这还不打紧,真正令她从天堂坠落的,是他这句再清楚不过的问话。

    “对、对不起,我、我认错人。”她的大哥哥绝不会忘记她的,所以他不是夏之筝,而是夏之殿才对。

    难以接受事实的她尴尬地向他道过歉后,随即回到吧台。

    瞧见应采绿发白的脸色,情姐也晓得她失败了。

    不过,那个男人的眼光是不是有问题?应采绿这么美,就算他记不得她,也该乘机向她搭讪才对。

    “采绿,你不要紧吧?”

    应采绿的脸色实在太难看了。

    应采绿勉强地笑了笑。

    “采绿,要不这样,情姐去帮你搞定。”

    “不要,情姐。”应采绿连忙拉住她,摇首。

    “可你这副样子,情姐看了会心疼。”

    “我没事的,情姐。”她的心情一下子起伏过大,才会一时没了分寸,她相信自己只要休息一下就会恢复正常的。

    “真的没事?”

    “嗯,不过情姐,我可不可以先走?”

    “好,店门我来关就好,你快回家去。”

    “谢谢你,情姐。”若继续待在这儿,她不知又会干下什么蠢事。

    “同我说什么谢,快走吧!”

    对情姐露出感激的笑靥后,应采绿快速褪去工作服、提着小背包,然后以一种逃命似的速度冲出店内。

    这段期间,她压根儿不敢望向“那个方向”,以至于她没看到“夏之筝”一双俊眸中闪过一抹兴味。

    应采绿离开小情咖啡屋,欲弯进巷道内找寻自己的爱车时,与一道男性身影交错而过。

    如果此时应采绿的思绪不是这么混乱的话,一定可以瞧出那道身影的身份,如此一来,她或许就不会有这么重的失落感急着赶回家。

    叮铃——

    “欢迎光临。”今天是什么日子?都这么晚了,客人还是一个接一个的来。情姐暗叹口气,可表面上还是张着笑脸前去招呼客人。

    哟!这男人长得还真酷。

    才要走上前的她,看见冷面酷男直往那名气走应采绿的俊美男子走去,而且,他不知低头和俊美男子说些什么,就见俊美男子莞尔一笑,随后起身往外走去。

    情姐一愣,才知冷面酷男原来是来找人的。

    忽然,冷面酷男走向她。

    她吓一跳,以为自己干了什么坏事。

    当然,她是多虑了,因为男子只是要付给她咖啡钱罢了。

    “先、先生,还没找钱!”望着手中的千元大钞,情姐忙着回到柜台要找他零钱。

    然而,男子头也不回地就大步离开。

    啧,真阔嘛!

    不过,走了也好,这下她终于可以打烊了。

    “二少爷。”钟澈犹豫好久才先打破沉默。

    “嗯?”夏之筝回道。

    正开着跑车的钟澈没有立即回应。

    “澈,你看见谁了,是吗?”充满兴味的笑意瞬间浮现在夏之筝的脸上。

    好久没回台湾,想不到一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