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第1/3页)
    第三章

    “对不起,采绿小姐,二少爷不在。”

    终于能干净清爽地站在夏家大门外的应采绿,在听到夏之筝不在家的消息之后,一张原本甜得腻死人的小脸蛋登时垮了下来。

    “喔!没关系,那我下次再来好了。”

    三天后。

    “对不起,采绿小姐,二少爷不在。”冷漠的声音又再度响起。

    “什么,又不在!那大哥哥究竟跑去哪里玩了?”抓住栏杆,应采绿不禁仰高小脸,逸出清脆却又饱含失望的嗓音。

    “二少爷没交代。”

    “怎么这样嘛!大哥哥是不是故意不见我?”应采绿暗自嘀咕好几声。

    啊!对了,她可以从那里偷偷溜进去。

    “采绿小姐,您常常出入的那处栏杆已经重新整修过,为了您的安,请您别再冒险。”

    应采绿登时将眼睛瞠得老大。

    讨厌!他们怎么会知道那条秘密捷径?

    “我知道了。”咬了咬下唇,应采绿沮丧地松开放在门上的手,准备回家。

    “采绿小姐。”

    应采绿紧急止步,满脸希冀地重新趴在门上,以为守门的人好心地想告诉她夏之筝的下落。

    “采绿小姐,请您以后别再来了。”

    “为什么?”应釆绿哭丧着一张脸问。

    “因为二少爷已经出外去,短期之内(奇*书*网.整*理*提*供)是不会回来了。”

    不知经过多少年,小女孩终于长大了。

    在这段漫长的时光里,应采绿完没有夏之筝的消息。

    至于她,则在历经许多事后终于与应家脱离关系。

    她在母亲满含愧疚与不舍的注视,以及应夫人母女的冷眼笑睇下,兴奋无比的搬离自她小时候就带给她无穷痛苦的“家”。

    然后,她租了间小公寓,再分期买辆小绵羊机车,幸运的,在一间肯雇用她的咖啡店工作,开始过着属于她应采绿的生活。

    当然,一旦离开应家,就表示她与应又麟已正式划清界线。呵,虽说八成是她的个性让她父亲察觉到她难以掌控,所以干脆将她扫地出门,不过,她可是乐得与应家切断关系呢!

    只是,她既然与应家再无瓜葛,她父亲自然不可能再帮她负担高额的大学学费,所以为了支付自身的开销,她不得已只好休学。

    她决定只要存够钱,就设法将母亲接过来和她一块儿住,以免她母亲成天都要被应家那对母女糟蹋。

    “采绿,二号桌。”情姐对着发呆的应采绿喊道。

    “呃,来了。”猛一回神的应采绿将抹布丢回吧台后,连忙将情姐递来的冰咖啡送至二号桌。

    小情咖啡屋,位在巷口,周遭办公大楼林立,店面虽然窄小,仍旧吸引不少客人上门光顾。

    服务完二号桌的客人后,应采绿瞄了眼腕表;此刻正好是下午两点,客人不多,所以她才会一时恍神,回忆起以往的点点滴滴;想来,除了与夏之筝相处的愉快回忆外,其余的过往,还真让她有种不堪回首的感触呢!

    时间过得飞快,眼看就要打烊了。

    “采绿,你辛苦了,这个月的薪资我已经算好,下班前记得要拿喔!”

    小情咖啡屋的老板情姐是位三十多岁,独立又自主的现代女性、而且也是应采绿羡慕以及学习的对象。

    “嗯,谢谢情姐。”应采绿很感谢情姐适时伸出援手,给她了这份待遇不错的工作;没错,虽说是端盘子的服务生,可是只要收入有盈余,情姐都会多给她一些额外的加班费,让她的生活不会过于拮据。

    “傻瓜,谢什么谢,其实是情姐要感谢你才对。自从你来我这间店后,店里的客人明显增多,这大概是因为我的眼光好,雇用了位漂亮的小朋友呢!”情姐得意地笑说。

    “情姐,你就别开我玩笑了,我看那些客人八成都是来看情姐的。”

    “采绿,你才别开我……”

    叮铃——突如其来的铃铛声让两人下意识地同时转身。

    情姐对着进门消费的客人喊出:“欢迎光临。”

    “欢迎光……”应采绿好像被口水给哽到般,陡然没了声音。

    应采绿不敢置信地瞠着一双大眼,直勾勾地盯住那名从容走入店里、动静之间皆有某种神秘感的俊美男子。

    是他!

    不,不是他!

    他虽然像极了夏之筝,但是、但是……

    应采绿,镇定一点。

    算算看,她已经有多少年没“亲眼”见过他,所以,她会认不出他也是理所当然的呀!

    更何况,他绝不可能是夏之筝的!!

    先甭提她从未在报章杂志上得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