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第1/3页)
    她羡慕地说。

    “喔,为什么?”

    “因为可以每天穿漂亮的衣服啊!而且大哥哥也不会打妹妹。”不过话才一说完,她陡地想起什么而猛摇头。“不行不行,我不能当大哥哥的妹妹,我要当大哥哥的新娘子。”

    “新娘子?啧,真不要脸,才多大年纪就想嫁人。”

    一开始,应采绿真的以为夏之筝在嘲笑她,难过得眼泪、鼻涕差点流出来,但是,他的嘴巴好像没动过耶。

    蓦地,她别过脸去——

    登时,另一名“夏之筝”出现,让她惊愕得张大小嘴。

    喝!竟然会有两个大哥哥!

    “筝,她是谁?”夏之殿眯起迷人的双眸,冷漠的瞅着快要流下口水的应采绿。

    “大哥,她叫应采绿,是应家的二小姐。”夏之筝对着孪生哥哥解释。

    “应家的人。”夏之殿难掩厌恶,“你还有事要做,叫她马上走。”下达逐客令后,他立即转身离开。

    “大哥哥,那个跟你长得一模一样的人是谁呀?他、他看起来好凶喔!”应采绿有点被吓到。

    “采绿,他不是长得跟我一模一样吗?那么,我看起来也很凶喽?”夏之筝的唇角挂着笑,显然逗她的意味浓厚。

    “才不呢!那个人虽然跟大哥哥长得一模一样,但是、但是……哎呀!反正采绿知道大哥哥绝不会凶我就是了。”

    “那么下次,当我们两个人站在一块时,你能认出谁才是大哥哥吗?”他突然有股冲动,想测试一下有时连管家都会认错他们俩的戏码,会不会发生在应采绿身上。

    “嘿,大哥哥想考我吗?好,没问题。”应采绿露出一副小大人的嘴脸,对着夏之筝比出OK的手势。

    夏之筝笑开了。老实说,他真的愈来愈欣赏应采绿了。

    隔天同一时间。

    应采绿再度出现在夏氏大宅,而这一次,她可是规规矩矩地从大门口走进来。

    当然,守门的人会对她放行,是因为夏之筝先前已交代过。

    不过,令人不解的是,她身上所穿的衣服仍旧沾满不少泥泞,让夏家佣人见了着实不敢苟同。

    “大哥哥究竟跑到哪儿去了?”跟着女佣走了许久的应采绿,气喘吁吁地扬声问道。

    “二少爷正在玫瑰园等候您。”虽然身后的小女孩一点儿也不似有教养的名门千金,但训练有素的夏家佣人仍客客气气地回道。

    “那你告诉我怎么走就好,我口渴,你可不可以去倒杯水来给我喝?”他们虽然是邻居,但事实上,从应家到夏家可是有好长一段路要走,所以她才会跑得上气不接下气。

    “这……好吧!小姐,你只要穿过那道拱门,再往右走就可以看到玫瑰园了。”佣人指完路,随即回头去备茶水。

    待佣人一走,应采绿便开始拍打衣服上的灰尘;其实她知道自己看起来很脏、很不干净,但为了来见夏之筝,她可是连钻了好几个狗洞才得以跑出来,所以真的不能怪她啦!

    不过,有些地方她怎么拍也拍不干净。

    啊——对了,大不了再叫大哥哥送她一件衣服不就好了。

    如此一想,应采绿旋即蹦蹦跳跳地往玫瑰园走去。

    “大哥哥,我来找你了!”应采绿见夏之筝就站在玫瑰花园一角,立刻漾起笑容叫道,然而,当另一道同样的身影出现在她眼前时,她霍然转首瞪向伫立在另一端的美少年。

    大哥哥的考验那么快就来了!

    嘿,没关系,像这种“我猜、我猜、我猜猜猜”的游戏是考不倒她的。

    她煞有其事的将小手反背于后,然后慢慢地走向她第一个见到的“夏之筝”。

    他没看向眼前清秀又机伶的小女孩,一双没有情绪、笑意、温度的黑色瞳眸直望着含苞待放的花朵。

    应采绿嘻皮笑脸的望着“夏之筝”好一会儿,才又走向另外一个“夏之筝”。

    同样的,她也是瞧了他老半天;最后,她捂住小嘴,鬼祟地一笑。

    她知道谁是大哥哥了。“大哥哥!”

    就在应采绿对着第二个“夏之筝”高喊的刹那,两个“夏之筝”的脸上同时出现细微变化。

    不过,原本要扑向“夏之筝”的应采绿却突然改变方向,朝第一个“夏之筝”飞奔过去。“呵!你才是采绿的大哥哥对不对?”

    低望着将他抱牢的应采绿,夏之筝眼中闪着温柔的光芒。

    她真的认得出他。

    光凭这点……好吧!等她长大之后,她若还执意想嫁给他,他会考虑的。

    “啐,真无聊!筝,你给我记住,以后少给我玩这种烂把戏。”觉得有点被小女孩耍弄的夏之殿低咒数声后忿然离去。

    “大哥哥,他生气了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