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第1/3页)
    “之筝哥,我们快走,别理她!”

    “采绿,我并没有要……”

    “走!走!”应采绿真的无法接受这个打击。

    “好吧!我走就是。不过,采绿,你千万别离开这儿,等你心情好转些,我会再来接你,嗯?”经过一场混乱,夏之筝的声调依旧没有高低起伏,就好像这场婚礼的主角不是他。

    应采绿下意识地捂住双耳。

    就这样,夏之筝摇摇头,踏着不疾不徐的步伐离开了。

    而应采荷,亦是兴高采烈的跟着离开。

    至于那名证婚人,早就跑得不见踪影。

    不知经过多久……

    “啊——”应采绿突然大吼一声,随后像发了狂似的将礼堂上所有的摆设给破坏掉。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老天爷为什么非跟她作对不可?

    她讨厌这一切,更厌恶自己为了这场婚礼所付出的心血与代价。

    到底要等到何时,她才可以脱离这场恶梦,迎接属于自己的幸福呢?

    夏之筝啊夏之筝,是你,都是你,是你带给我幸福的憧憬,却也是你将我毁得最为彻底,枉费我对你……呵呵,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应采绿抹去眼泪,慢慢地踱步离开这座已然失色的结婚礼堂。

    第二章

    她又顺利溜进来了。

    不过,这回她可不像上次幸运。

    “这里不许随便进来,快出去!”夏家的园丁发现小女孩闯入,立即出声制止她。

    本来嘛,能住在这一带的住户不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便是像夏家这种既尊贵又颇富神秘色彩的大家族。

    所以,当园丁第一次见到小女孩时,便直觉认定她是某户人家的小小姐;不过,当他发现这名小女孩除了脸蛋好看外,她的模样就如同在沙坑上打过滚似的之后,其态度明显有了转变。

    她是打哪儿来的野孩子?

    “不要,我要见大哥哥,没见到他,我就不回去。”好不容易才偷溜出来的小女孩毫不畏惧地叉腰嚷嚷着。

    “这里没有什么大哥哥,你快回家去。”

    “骗人,我上次来就有见到大哥哥呀!”

    “我说过,这里没有你要见的大哥哥,你若是再不乖乖回家,叔叔我可是要打人喔!”园丁作势吓阻小女孩。

    “你打呀,我才不怕你呢!来,快来追我呀!”小女孩似乎已经很习惯被人追打,于是一溜烟地四处乱窜,还对园丁做出鬼脸。

    “你……”园丁气急败坏地拿起竹扫帚,就要追上去。

    “嘻嘻,龟叔叔,你跑太慢了啦!”小女孩身手灵活地东逃西窜,教园丁恨不得自个儿多生出一双脚来。

    “啊!是哪个可恶的大混蛋抓住我?快放我下来,放我下来!”小女孩尖叫一声,整个人被一只大掌给拎了起来。

    “钟、钟先生。”满头大汗的园丁一见到站在小女孩身后面无表情的少年,立即恭敬地对他喊了声。

    “她是谁?”少年老成的钟澈瞪着不断挣扎、嘶吼的小孩。

    “我是你祖奶奶,我告诉你喔!快放我下来,否则要是被大哥哥看见,你们这些人肯定会完蛋,到时候,我就叫大哥哥不给你们饭吃,让你们活活饿死。”不停地蹬踢着小脚丫、还努力想用小手抓花钟澈脸庞的小女孩,极有勇气地撂下狠话。

    小女孩说的一长串鬼话教园了听了差点吐血,不过钟澈倒是连眉都不挑一下。

    “呵呵——”不期然响起的优美笑声,让小女孩顿时停止挣扎的动作。“是你,大哥哥!”小女孩兴奋不已的放声大叫。

    “二少爷。”园丁及钟澈同时颔首喊道。

    “喂,大哥哥来了,你还不快点放我下来,难道你真的想饿肚子吗?”原本想再度撒野的她,却突然放弃挣扎,不过她的小嘴倒是没闲着。

    “澈,放她下来。”夏之筝一开口,钟澈立刻松开手;接着,他又对有点看傻眼的园丁说:“去忙你的吧!”

    “是。”园丁连忙离开。

    “大哥哥,我好想你喔!”小脚一接触到地面,小女孩便迫不及待地冲上去,一把抱住夏之筝;不过依她的身高,她顶多是搂住他的腰腹间罢了。

    夏之筝任由她抱住他,并未因她身脏乱不堪而拒绝她接近。“采绿,你怎么把自己弄成……”

    “哇!大哥哥还记得我叫采绿,我好高兴,好高兴喔!”应采绿抬起漂亮粉嫩的小脸蛋,好不兴奋地搂紧他。

    “采绿,你又不知道大哥哥是谁,怎么会说大哥哥不给人家饭吃?说不定,是人家不给大哥哥饭吃才对。”他状似在宠溺她,可动作极不明显。

    “才不呢!我一看见大哥哥,就知道大哥哥跟我最讨厌的姐姐一样,都是家里头最、最……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