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第1/2页)
    真的无所谓。

    对于这样子的结果,她老早就有心理准备;坦白说,这样她反倒轻松、自在许多,除了不必战战兢兢地看人脸色外,更不必面对她老爸以及应采荷她妈那种讨人厌的眼神。

    “怎么,我有说错吗?从头到尾,都是你不要脸的勾引之筝哥,之筝哥完是迫于无奈才答应跟你玩这场游戏的。”为了抢回心爱的夏之筝,应采荷誓必竭尽所能的破坏掉这场不被夏、应两家祝福的婚礼。

    “应采荷,你现在说什么都没用,我与之筝现在就只差互换戒指这个过程而已,你若是识相点,就给我闪到一边去,要不,立刻给我滚出去,别碍着我与之筝的婚礼。”要比骂人的功夫,应采绿可不会输给应采荷。

    “哼.果真有什么样的母亲就会生出什么样的女儿,应采绿,想不到你跟你妈同一副德行,都喜欢勾……”

    “你有完没完,再啰唆,我就叫之筝把你给赶出去!”应采绿冷不防巴住始终漾着温柔微笑、半声也没吭过的夏之筝。

    像极了观礼者的新郎倌,一双始终低敛着的无波俊眸,在应采绿突如其来挨近时,迅速掠过一抹高深莫测的兴味。

    “之筝哥若想赶我走,他早就赶了,还用得着你来说吗?”应采荷有些玩味地笑说。

    应采绿并非没注意到夏之筝异常缄默,不过,她把他的沉默视为他不想介入她们俩之间,以免夏、应两家再掀起不必要的纷争。所以,他这么做是对的,她不介意;真的,她一点儿也不介意夏之筝没站在她的立场帮她说话。

    “那是之筝不想跟你这种女人一般见识。”说完,应采绿侧过身,对着俊雅非凡、一直噙着温柔笑意的夏之筝柔声且坚定地说:“之筝,我们该互换戒指了。”

    然而,望着他一贯无害的温柔笑容,应采绿在此时却陡然有一种很怪异的感觉。

    没错,就是这种不带任何轻蔑意味的温柔笑靥,让她难以自持地倒追他,甚至还在她生日那一天,要他实现对她的承诺。

    终于,她如愿了。

    但,不知怎么回事,她总觉得他答应得太爽快,爽快到让她以为自己是在做梦;不讳言地,她必须承认她给他的爱,比他给她的还要多出许多,但这并不表示他就对她不好喔!

    其实,夏之筝犹如她的避风港,在她最需要安慰的时候,他总是适时出现,然后对她敞开双臂让她得以依靠。

    冲着这一点,她深信他是喜欢她的,所以一旦他们俩结婚,她会努力地让他早点爱上她;总有一天,她要他心甘情愿地对她说出“我爱你”这三个字。

    “好。”夏之筝开口说话了。

    再简短不过的一句话,却令她整个人为之振奋。

    “之筝哥。”应采荷着实不敢相信,她最心爱的夏之筝竟然毫不犹豫地从西装口袋里掏出一枚闪亮夺目的结婚钻戒。

    应采绿急忙伸出手,想让那只钻戒尽快套入自己的手指。

    “我不准,我不准。”应采荷脸色一变,尖叫声连连;紧接着,她不计后果,猝然冲上前将预备套到应采绿手指上的那枚钻戒给用力打掉。

    哐啷一声,闪烁着耀眼光芒的钻戒硬生生掉落在地上,而且还不断滚动着。

    “应采荷,你在做什么?”应采绿惊叫,急忙弯身寻找那枚不知滚落何处的钻戒。

    “应采绿,你给我听清楚,之筝哥不可能娶你的。”应采荷趁着她忙于找钻戒的同时,霸占原本应采绿站立的位置;应采荷没抬眼去看夏之筝眸中不寻常的光芒,执意攀附住他的臂膀。

    被鸠占鹊巢的应采绿,当场气红眼。“应采荷,放开你的手!”没心思再去找婚戒的她,愤怒地一把拽住应采荷的手,忍不住大吼。

    她懂了,她终于懂了,其实不用她老爸出面,只要一个应采荷,就足以搞垮她的婚礼,破坏她多年来苦心编织的美梦。

    “不要,我偏不要。应采绿,若不是爸可怜你,让你冠上他的姓,你根本连之筝哥的裤脚都摸不上。况且,你恐怕还不知道吧!”

    应釆荷所扬起的笑,让应采绿首度有种不好的预感。

    “我不知道什么?”讨厌,夏之筝为什么不大力甩开应采荷?为什么要让应采荷黏他黏这么紧?

    “呵——那天,你耍诡计意图勾引之筝哥时……”

    “你到底想说什么?”像是被人偷窥到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般,应采绿清丽的俏颜瞬间有愤怒表情,却又夹杂几丝难堪之色。

    “总归一句话,那天躺在之筝哥身旁的人是我,这样你听明白了吗?”想她堂堂的应家大小姐,怎么有可能败给应采绿这个不要脸的私生女。

    更何况,她确信这个底牌一掀,应采绿铁定会羞愧得夹着尾巴逃走。

    喝!原来、原来……若不是脸上扑了层淡淡的腮红,应采绿此刻的脸色定是十分难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