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第1/2页)
    “不可以、不可以!如果你取消的话,那我不就没饭吃了!”小美激动地要跳起来与他理论,但她的腰肢被他紧紧箍住,在快失去理智的情况下,她忽地伸手掐住冷消寒的颈项。

    臭消寒哥,说什么会爱她、守她、娶她,都是骗人的!他就只会抓住她的要害,然后借以威胁她而已。

    然而当小美的双手一碰到他粗犷的颈项时,她的理智就纷纷回笼,并在察觉到自己的行为后,她猛地倒抽一口气。

    天哪!不用等消寒哥下手,她干脆直接把自己的手砍断算了。

    小美根本不敢看他的表情,她眼泛愧色与小小的不满赶紧松开十指,悄然地从他的颈项慢慢滑落至他的胸前,假意地想掩饰她的恶行。

    “你不会饿死的,因为我会负责养你一辈子。”冷消寒喑哑的嗓音在她头顶上诡异地响起。

    而尚在担心冷消寒不知会如何对付自己的小美,被他突如其来的承诺吓得抬起眼,然后就望进一双写满深情的乌亮眸子中。

    她的眼睛瞬也不瞬地盯着那对神秘的黑眸发呆,而微张的惊讶小口更是快淌出口水来。

    “我不是说过要娶你?”冷消寒失笑地啄了下她的唇,他根本对她生不了气。呃,消寒哥没生气,害她吓个半死!

    小美赶紧咽回口水,但对他多变的性格仍旧不敢太过大意。“消寒哥,你答应过结婚的事要等我满二十岁以后再说喔!”

    “我没有忘。”

    “没忘就好,那我们就暂时不谈这件事,我们来睡觉。”

    “好,我们睡觉。”

    “啊!消寒哥,零用金——”在被冷消寒压下之前,小美依然脸红心跳地嗫嚅着她最在意的事。

    “再吵,我就把大哥跟妈要给你的钱部扣下。”

    “……”

    嘻嘻!万岁!二十岁了,今天是她毕生之中最……最最高兴的日子。

    在她把义父、义母要给她的金矿山转移到自己另外开立的名下后,她就不必再担心金矿山会被“有心人”挖走,更不需要跟哥哥们伸手要钱了。

    哼!既然她现在已经是名副其实的大富婆,就可以随心所欲地捐钱给一般的孤儿慈善机构,而且想去哪儿就飞去哪儿,任何人都不能再以金钱来控制她的行动;譬如像帮消寒哥寻妻,或是被消寒哥威胁取消零用金之事。

    有很多钱的感觉让她整个人飘飘然的,她快乐地在屋内转过来又晃过去,娇俏的脸蛋洋溢着无比兴奋的光芒。

    “小美,别转了,妈咪看了头都晕了。”

    正高兴地快飞上天的小美,哪理会得了冷夫人的话。

    “小美,该去试礼服了,寒一大早就让人送来你结婚时要穿的雪白婚纱,去穿穿看合不合身。”冷夫人就不信这句话还让她能跳得起来。

    “穿礼服?!”正跎起脚尖、双手大张,一副迎向美好世界的小美瞬间僵住。“是‘裴皇’特地替亲爱的小妹设计的,很美喔!”冷夫人对垮着脸的小美挤眉弄眼。

    “妈,你不是在开我玩笑吧!”小美过度惊愕地看着义母。

    这……这未免也太快了,而且毫无半点征兆。

    “这能开玩笑吗?不信,你就上楼去看看。”

    “可我还没有准备好要……”逃出虎口呀!

    她没想到消寒哥连一天的时间都不留给她。

    “你干嘛要准备,你只要穿着美美的礼服,然后说个话、盖个章不就好了。”“可是我还没……”急慌的小美很想夺门而逃。

    “小美,夫妻间该做的事,你不是都跟寒做过了,那你还在害怕什么?”冷夫人暧昧地对她笑了笑。

    “妈!”小美的耳根子瞬间窜红。

    她才不是害怕,而是由兄妹变成夫妻的感觉好奇怪!

    “别怪妈咪没事先提醒你,寒可是没耐心再等下去的。”她当然知道小美恐怕会因适应不来而打算来个逃婚什么的,到时寒若是忍无可忍地爆发出来,他们夫妻俩可也保不住她。

    “我知道啦!”小美嘟嚷着。

    “知道就好,乖,上去试衣服,然后要去挑选婚戒,寒会在那里等你。”冷夫人边笑边推着她上楼。

    唉!坐在床畔的小美,对着眼前一袭美丽的新娘礼服发愣。

    三少哥哥设计的礼服当然好看,也绝对合身,不过她却没胆把它套在身上。小美原本有丝犹豫的心在看见这袭礼服后,转而更形退却。

    她还是逃吧!等过一阵子,消寒哥理清他心目中所要的新娘,其实是他那些众多情妇的其中之一后,她再来跟爸妈陪罪。

    一会儿后。

    “逃走了。”富有磁性的低嗓,吐露出足以冻结人心的寒冰。

    “是的,在被司机送来的途中,小美小姐因谎称肚子痛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