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第1/3页)
    小美一再的拒绝,让冷消寒已黯沉的脸色更为张狂、骇人。

    他终于不愿再忍耐,双手重新托起她的身子后,他准备要滑入……

    砰的一声,门被外力给开启了。

    冷消寒动作神速地以被子盖住赤裸的小美,随即慢慢地偏过头,冷眼娣向那名该死之人。

    结果,除了岑心怡外,他的贴身护卫居然也在那该死之列。

    当听鸣撞见屋内的情景后,马上跪下身领罪,但岑心怡可不认为她破坏了什么好事。

    “消寒,你怎么可以对你的妹妹做出这……这种……”虽然她被冷消寒的锐眸给吓得直打哆嗦,不过她仍吃惊地尖声喊道。

    “住口!”冷消寒喑哑的嗓音冷到最低点。

    “消寒,我只是觉得你……不该……”岑心怡恐慌地猛然退后数步,原本应该理直气壮的声音在他冰冷的盯视下,益加颤抖。

    “再多说一字,我就杀了你。”冷消寒利落地翻身下床,赤裸健美的男性身躯笼罩着勃发的烈火,直直地走向脚软的岑心怡。

    岑心怡惊骇地瘫跪在地,一张涂满艳红色口红的双唇更因他的威胁而吓得大张。“滚出去。”冷消寒压抑着满腔怒火,对着跪在地上的二人狂嘶。

    听鸣旋即应声,并一把抓起身瘫软的岑心怡,赶紧要退出去。

    “等等,你们别走。”已乘机穿好衣服的小美突然出声。

    “怎么,你喜欢有人在旁参观我们的好事?”冷消寒倏地回身,凌厉的双眸冷冷地射向另一名敢频频与他作对的人儿。

    “消寒哥,就如同心怡表姐所说的,你绝对不能强迫我做这种事。”小美的小拳头握得死紧,借以安定自个儿傍徨的心。

    就差那么一步!幸亏有他们及时闯入,他们才能避免铸成大错。

    “你再说一次!”冷消寒眯起犀利的诡眸,寒声地说。

    “你要我再说几次都一样,我是你的妹妹,不是你的女人,你不能强迫我做任何我不喜欢做的事,我讨厌这样子的消寒哥,讨厌!”豁出去的小美根本不怕冷消寒所散发出的冷厉之气,她不经大脑、一鼓作气地把所有该讲的、不该讲的话部摊开来说。

    “小美你……”一阵阵的刺骨冰霜突袭冷消寒的神智,他抿紧薄唇,目光如炬地死盯着她。

    小美讨厌他?不,天使怎么可以讨厌他!

    “消寒哥,我要回去了。”忽略内心的异样感受,小美坚决说道。

    “我不准。”

    “不管你准不准,我都要走,然后离你远远的。”小美起了反抗之心,朝背包的方向走去。

    她不顾快要气疯的冷消寒就站在沙发前,执拗地要拿走沙发上的救命背包;但他当然不允许,伸手紧揪住她的衣领,将她拎至眼前。

    她可以深刻感受到他所散发出的狂怒气息,但她毫不畏惧地面对着那张邪戾的俊颜,不怕死地说:“若消寒哥执意要关住小美,那小美不仅要离你远远的,还要一辈子都不要见到你。”

    “你敢!”

    “小美没有什么好不敢的。”她气呼呼地嘟着嘴,一点都不担心他在盛怒之下会一手捏死她。“你——好,你走、你走!走得越远越好,最好不要让我捉到你,不然,我绝对不会像这次一样轻易地放过你。”恶魔被天使逼急了。

    为什么她依然不愿意落脚,是他给的自由还不够多吗?

    为什么消寒哥说要让她走时,她会有一股失落与不舍的感觉,难道她有了自由还不欣喜吗?

    来不及理清心中的感觉,小美拿了她最心爱的粉红背包后,就匆匆地夺门而出。而冷消寒也真的让她走。

    突地,他一拳槌打在坚硬的墙壁上,将积压已久的满腔怨气,借由这拳部宣泄出来。“可恶!”

    “四少,是否要属下去追小姐回来?”一直留在现场的听鸣仍跪在地上,冷汗直流地说道。

    “不用了,她该死的就不要给我回来。”冷消寒使劲地再击出一拳。

    “四少,是属下该死。”他不该不经通报就跟着岑心怡一起冲进来,他以为四少会对小姐擅闯密室及打伤部属之事而对她施以严惩,但他怎么会没想到,不管小姐做错什么事,对小姐疼之入骨的四少是绝对不会伤害她的。

    “你是该死。”冷消寒深沉地瞪向不敢看他的听鸣。

    “消……消寒,这不关我的事,我只是想……”怕被冷消寒点到名的岑心怡赶紧为自己辩驳,却也不禁吓白了一张脸。

    “你最好不要让我再听见你的声音,否则我就教你永远都出不了声。”冷消寒冰寒的目光扫向勉强站起来又突然颓倒掩嘴的女人。

    “出去。”冷消寒死盯着岑心怡,一脸寒冽地沉喝。

    “是。”听鸣迅速退下,且关上门。

    “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