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第1/2页)
    只要能给她几秒的空档,她就有把握能逃过一劫。

    可惜天不从人愿,虽然她成功地让冷消寒为闪避她的突袭而稍稍退离数步,但在她逃窜至门前时,她依然被他困锁住而动弹不得。

    “小美,留在消寒哥的身边好吗?”冷消寒的双臂紧紧从后环住她纤细的腰肢,他将头搁在她轻颤的肩颈上,性感的喃语足以唤醒女性蛰伏豹情嗉。

    “好……不好,不好!”

    “小美,你不好也不行,因为消寒哥已经无法再等你了。”他轻易地再度将她丢上大床。

    “消寒哥,我是你的妹子那!如果你真的对你妹子下手,对向来以‘除暴安良、铲奸除恶’为宗旨的皇门怎么交代?何况你还身为主事者,怎么能够以身试法?所以……呃——”小美对他晓以大义的言词突然中断,“消寒哥,你真的把裤子给脱了!?”她的一口气差点提不上来。

    怎么办?她也许在劫难逃了。

    小美对着面前的健美男体猛吞口水,尤其当他一步步朝她走来之时,她只能张着小口,圆瞪杏眸,无法做出反应地瘫成一团。

    “你不是我妹子,你是我的女人。”他希望这句话能够让她明了他的心意。然而她仍无法意会到他的情、他的爱。

    对小美而言,她认为自己只是一个连情妇都不如的替代品,一个为满足他淫欲的身下物,更是一个被迫依附的可怜虫。

    “我才不是你的女人!”思及此,小美的十指不禁牢牢绞住压在她身下的丝被,扬声嘶喊着,“如果你真的欺负我,我就躲起来,让你一辈子都找不到你可怜无辜的妹子。”

    她的回答对冷消寒而言,不啻是个残忍的打击。

    只见他忽然流露出恶魔似的佞笑,原本带有一丝温柔的双眸已不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股野性的邪魅,让小美深深感觉到她像只待宰的无助羔羊般,就等着主人无情地将她撕裂。

    “消寒哥,我是说真的,不是在诓骗你的!”冷消寒突如其来的转变,让小美醒悟到自己已难身而退。

    在她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之际,如恶魔般的他已然将她扑倒,并罔顾身形上的差距,硬是用他阳刚的体魄将她箝制得死紧。

    “天使是我的。”冷消寒话一说完,即不顾小美脸上的惊恐,恶狠狠地吻上她轻颤的朱唇,且一点都不温柔地撬开她咬紧的牙关,辗转蹂躏她的丁香小舌,野蛮地纠缠着。

    “唔……”小美频频摇摆着头,想甩掉冷消寒疯狂的纠缠,但她无论怎么挣扎、摇晃,都难逃他存心的掌握。

    莫非真如消寒哥所料,她这只无辜羔羊最终只能成为恶魔嘴里的猎物?

    第六章

    “小美,愿意跟四少哥哥走吗?”

    树荫下,冷消寒微抬起头,犀利的邪眸穿透过因阳光照射而灿烂夺目的叶影,直视坐在树枝上跟鸟儿玩耍、如天使般的小美。

    “四少哥哥要去哪里?”她急忙拨开眼前浓密的树叶,露出一张兴致勃勃的娇俏红颜。

    “不管去哪儿,四少哥哥都要你跟在我身边。”冷消寒的犀眸不离小美璀璨的容颜。

    “为什么?”小美头一缩,跟着在一阵署牵声响之后,一道纤细灵巧的身影瞬间从树上滑了下来。

    “不为什么。”冷消寒轻柔地拍掉她身上所沾黏到的绿叶,并顺手松开她的马尾,让她的长发在微风中飘散着。

    “哪有这样子回人家话的!”小美拂掉脸上一络垂落的秀发,不满意地微皱小脸。

    “你愿不愿意?”冷消寒别具深意地间。

    “你又没要去哪儿,小美怎么答应!”

    “难道你不喜欢四少哥哥?”

    “怎么会!小美爱死四少哥哥了,嘻!”小美心无城府地笑开了怀。

    她的话柔和了冷消寒脸上原本带有某种强悍的邪恶,而后,他目光一闪,执起她的小手,低沉而柔情地对她说:“好,那你就跟四少哥哥走。”

    “嘻,四少哥哥的说法好像要小美跟你私奔似的。”她咯咯直笑,一点都不明白冷消寒隐忍的情意。

    “如果是呢?”他的嗓音突然沙哑。

    “四少哥哥,你别开玩笑,我们又不是情侣,干嘛要私奔?”小美还愣愣地咧开小嘴取笑他。

    “我没有在开玩笑,我的确要你当我的女人,而且我还要你一生一世都不准离开我……”

    凝视着天使一副不敢置信的呆滞模样,冷消寒最后是以一记至深、至热、至情的吻,封缄住她惊诧的小口。

    那是她的初吻,也就在那一次后,她有二年时间不曾与他见面。

    小美记起二年前最后一次与消寒哥见面的情景,当时她真的吓坏了,因为他的表情与语气都真实得教她害怕。

    所以她只能窝囊地选择潜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