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第1/2页)
    “哼,你还是先担心你自己吧!”冷消寒在她还没反应过来时,瞬间将她的双手擒往,并利落地拿走她的粉红背包。

    “把背包还我。”小美有丝紧张地欲拿回她的百宝袋,可是任凭她怎么勾、怎么夺,就是无法从他的手中抢回。

    “消寒哥,还给人家啦!”小美撇起小嘴,一副快哭出来的可怜模样。

    “小美,你这次做得太过分,所以消寒哥要处罚你。”小美的哀兵政策虽让冷消寒的心头闪掠一丝心软,但他仍敛凝了一张已然乖戾冷残的俊容。

    小美在得不到应有的效果后,猛然察觉自己的处境十分危险。

    “消寒哥,你要处罚小美之前,先要告诉小美到底犯了什么罪。”

    “还需要我明讲吗?”冷消寒的诡眼闪跳着火焰。

    “要。”小美视若无睹地点头。

    仗着冷消寒压根不会伤害她的自信,小美很有胆识地迎视他凌厉却无杀气的炯眸。

    哼!他的天使似乎对他毫无忌惮。

    消寒嗤哼一声,倏地将她的纤手一扣,冷冷地拖着她走。

    “消寒哥,有话在这里讲就行了。”小美硬是立在原地,可惜仍旧被他拖行了好几步。

    “怎么,你不是什么都不怕吗?”冷消寒冷笑一声,旋即将挣扎不休的小美给扛在肩上。

    “消寒哥,我是淑女那,你不可以这样对我啦!”小美的娇嫩嗓音霎时拔高,双手急忙往冷消寒的背上槌去。

    她是否太有自信?

    “现在会怕了?”冷消寒冷傲的脸庞不禁流露出一股晦黯不明的诡笑。

    “我、我才不是怕呢,而是……啊——”忽尔抬头的小美蓦地轻呼一声,因为她总算明白那个混蛋的死因。

    在从密室退出的一瞬间,她瞥见鲜血从混蛋的胸口汨汨流出,方知是冷消寒放的冷箭;那么在他开枪的同时,她不就正好站在他前面?

    “消寒哥,你就不怕子弹会先贯穿我?”小美突然光火地冒出话,显然忘却以目前的状况来说,她实在不宜再惹恼冷面煞星。

    不疾不徐的脚步乍然停住,扣在小美腰间上的五指诡谲的拢紧。

    被扛在肩上的小美这才感受到一股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危险,不禁气焰消,甚至有些怯懦地说:“消寒哥,小美知道你不可能会打中我的,我只是在跟你开开玩笑,你不要当真喔!”

    “我会依你之意。”冷消寒继续迈步往前行,神情沉着地扛着天使往他的房间走去。

    是天使逼迫他把时间提前的,所以她没有资格说——不。

    小美乖乖地被冷消寒丢在一张色调抢眼的大床上,毫无反抗地如小小孩般坐在被褥上,灵活的双眼眨巴眨巴地与冷消寒如子夜般的漆黑星眸对峙着。

    呃,老天爷,请你看在小美时常做好事的份上,让消寒哥那双带有邪恶淫思的眼神速速消退,要不,最好叫岑心怡赶紧赶回来也行,就是不要、不要让她成为小红帽。

    知道大事不妙的小美,暗自祈求上天能有奇迹出现。

    老天爷仿佛听到小美的祈祷,因为他那双既邪魅又隐含浓烈情欲的眸子突然移开了视线。

    啧,他差点就要饶过强装成可怜模样的无邪天使。

    就在小美庆幸眨累的眼睛终于有机会能停下来休息时,冷消寒妖邪的黑眸又瞬间睇向了她。

    而这一眼,足足让小美的小嘴可以大到塞一颗鸡蛋。

    消寒哥眼底所蕴涵的讯息,就跟其他三位哥哥看向嫂子的眼神一模一样,充满着强烈的独占欲。

    这下子,小美的眼睛也不眨了,甚至整个脑袋都乱轰轰的,心也跟着剧烈的跳动,似乎有要蹦出来的迹象,好难受喔!

    她的双肩慢慢垮下来,就连螓首也不由自主地愈垂愈低,小巧圆润的下巴简直就要抵在胸口上。

    “小美,抬起头来看着我。”他的天使怕到无地自容了吗?

    “消寒哥,我、我下次不敢了!”冷消寒带给她的震撼大到令她无法一时消化,以致她悚然地退缩、求饶。

    “把头给我抬起来。”他迸出凌厉的语调。

    小美浑身一抖,更加不安。

    “小美!”冷然的声调意外地加入浓烈的情丝。

    小美虽然没有再颤抖,但依然没敢抬起徘红的蟀首。

    “小美,消寒哥不会伤害你的,只是要你认清一件既定的事实。”他虽然暂时妥协,但仍继续做他该做的事——脱衣服。

    “消寒哥,你……你在脱衣服!?”在臆测他有软化的迹象后,小美忙不迭地抬起头,却被一条丢过来的领带给打中。

    “你要帮我脱吗?”在深凝了眼小美惊骇的小脸后,他诡异地笑了。

    “那是不是我帮你脱掉衣服后,你